第870章 我才不稀罕呢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70章 我才不稀罕呢

她已经完全的忘却了,昔日在帝都锦绣的过往,所有种种,都成为一片空白的前尘往事。 江沉寒轻轻抚了抚宓儿的头发:“帝都不比滇南,春日也风冷天寒,你待会儿把围巾系好。” “要穿这么厚呀?” 宓儿眨了眨眼,却还是乖乖的把围巾系好,戴上了帽子和口罩。 虽然宓儿全副武装,但一行人还是走的贵宾通道。 静微早早就到了机场,远远看到宓儿的身影出现,她按捺不住,将无双递给身侧保姆,匆匆迎了过去。 宓儿也看到了静微。 甚至在看到静微的第一眼,她立时就相信了江沉寒对她说的那些话。 就算她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可是,当她见到静微的时候,她还是会立刻喜欢上她,和她成为好闺蜜。 “宓儿……” 静微上上下下的看着宓儿,见她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不由得喜极而泣。 “微微?”宓儿试探着轻轻唤了一声。 江沉寒说,她和静微的关系很好,私底下,她都是这样喊她的。 “嗯,我是微微……” 静微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宓儿,“宓儿,欢迎回来……” 宓儿没有说话,只是在静微抱住她之后,莫名的,她的眼泪就跟着掉了下来…… “你也抱抱无双,你看看她……” 静微忍了泪,转身将无双抱过来递给宓儿:“你是她干妈,都没抱过她几次呢……” 宓儿小心翼翼的接过无双,无双一点都不认生,瞪大了眼,目不转睛的望着宓儿。 静微忍不住笑道:“无双是觉得你好看,所以才会这样一个劲儿看你……” 宓儿摸了摸无双的小脸,爱怜的笑了:“无双长的真漂亮,将来啊,还不知道多少男孩子要为她争风吃醋呢……” 静微故意夸张的说:“这话可不敢给含璋听到了,你是不知道,他多偏心自个儿的小棉袄,我都吃醋了……” 两个人叽叽咕咕说笑成一团,很快宓儿就和静微熟络起来,两人一路挽着胳膊,说不完的话。 江沉寒和球球跟在后面,彼此都无奈的对望一眼,叹了一口气。 如果静微现在还未婚无子的话,宓儿今日一定就跟着静微去住了。 还好她现在已为人妻为人母,含璋又爱妻如命,要不然江沉寒和球球,也只能大眼瞪小眼了。 “我明日还要去找无双,微微你在家等着我……” 宓儿恋恋不舍的和静微告别,车子走出去好远了,还在扒着车窗往外看。 “行了,以后见面的时间多着呢,你们有的是机会说话聊天喝茶。” “早知道我有这样好的好朋友,我就早点来帝都了……” “现在也不迟,你要是想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也可以的。” “真的吗?” “当然,你高兴怎样就怎样。” 宓儿点头,冲江沉寒笑了笑:“其实你真的挺好的。” 嗯,尤其是对我,特别好。 “你现在才知道?” 江沉寒微微将身子靠过去了一点:“你可要快点抓牢我,要不然我这么好的男人,可是很多漂亮姑娘盯着的。” “呸,谁爱盯着谁盯着,我才不稀罕呢。” “真的不稀罕?” 江沉寒的声音清浅的在宓儿耳边拂过,他身上好闻清冽的须后水味道,还有淡淡的烟草气息,就这样席卷而来,将她整个人都吞噬淹没了…… 宓儿忽然有些莫名的心慌意乱,她慌忙别过脸去:“才不稀罕,就是不稀罕,你别离我那么近,我不喜欢烟味儿……” 这样熟悉的话语,一瞬间将江沉寒又拉回到那久远的回忆中去。 他神思瞬间飞远,整个人都怔怔的沉默了下来。 宓儿好一会儿没听到他说话,不由得回过头看向他,“你怎么了?” 难不成她刚才那句话伤到他的自尊了? 江沉寒忽然轻轻笑了笑:“没什么,你不喜欢闻烟味儿,那我把烟戒掉好不好?” 宓儿想到他平日烟不离手的样子,忍不住蹙眉狐疑看着他:“你戒得掉?你烟瘾那么大呢……” “你不喜欢,我就能戒得掉。” 从前她说不喜欢他身上的烟味儿,他顶多也就是不在她的面前抽烟而已。 可现在,他却愿意心甘情愿的为她戒掉烟。 宓儿抿了抿嘴唇,目光忽然有些慌乱不敢和他的碰触,她转过脸去看着窗外,车窗外的街景一闪而过,有巨幅的广告牌正好掠过,宓儿忽然大叫了一声:“那上面的女明星和我长的好像啊!” 江沉寒不由得低低笑了一声,傻宓儿。 宓儿趴在车窗上,又忍不住感叹:“帝都真大呀,真的比滇南繁华了好多好多……” “那你喜欢哪里?” 宓儿想了想,忽然有些怅惘:“我想念我住的那个小院子,也不知道那些花儿,他们给我照顾的好不好……” “放心吧,他们会好好照顾那些花儿的,等你回去时,一定是满园子的鲜花都在等着你。” ……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中午时分。 宓儿和球球吃了一点东西,都上楼午睡去了。 江沉寒让佣人退出去,叫了早就在外等着的心腹,一起去了书房。 “陶菲已经判刑入狱了,陈芬那边,倒是出了一点事。” “什么事。” “您吩咐了要自己解决陈芬,因此警察那边一直都没有动作,但后来那陈芬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要打死宅子里的一个佣人,那佣人报了警,警察只能把陈芬抓了起来。” “行啊,她想去坐牢,那就让她好好儿的坐几天牢,去打声招呼,让人在牢里好好伺候伺候陈芬。” 江沉寒冷笑了一声,像陈芬这样养尊处优惯了的人,牢里花样百出折腾人的苦头她可没受过,到时候,说不定自己哭着闹着也要出来。 “是,江总,那陶菲那边呢?陶菲的父亲一直都在四处托关系想要请人在您跟前说上话,好放陶家一马。” “陶菲的父亲名声倒是还不错,如果陶菲的事,陶家其他人是无辜的,我当然也不会迁怒他们身上,陶菲坐牢这件事,陶家什么态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