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你们要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67章 你们要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来?

几个警察对望了一眼,都有些面面相觑,陈芬将佣人的头打破,是实证,警察当然不能不作为。 “那就走吧。” 陈芬如愿以偿上了警车,留下了宅子里一堆目瞪口呆的佣人。 他们家夫人,看来是真的吓破了胆了,竟然会做出这样疯癫的举止来。 只是不知道等到江沉寒回来帝都之后,又该掀起怎样的风浪来…… …… “咱们南疆堂堂的戚军长不是喜欢男人吗?” “说的是什么,咱们戚军长口味另类,和咱们凡人可不一样……” “戚军长?您觉得外面这几个男人怎么样?和您的口味吗?” “别装死啊,您憋了这么多天了,这会儿兄弟们让您也开开荤……” 戚长烆自始至终都坐在牢房角落里不言不语。 戚长庆带人把戚长烆抓回来的事情闹的整个南疆人人皆知。 不日戚长烆就要上南疆军事法庭,虽然只是走个过场,但也不好把他折磨的太狠,平白落人话柄。 更何况如今徐慕舟还在南疆,戚仲威挖空了心思想要讨好这位帝都来的总统先生身边的大红人,可徐慕舟却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油盐不进。 徐慕舟的态度自然代表了帝都总统府的态度,戚仲威这段时间都为了这事儿焦头烂额。 眼睁睁瞧着戚长烆就落在他手掌心里,却偏生杀也不能杀,打也不能打。 一口恶气出不来,身子底下的位子又坐不稳,戚仲威自然对戚长烆越发恨之入骨。 因此,这些日子,在他暗里授意之下,虽然折磨毒打免了,但这些羞辱,却渐渐的变本加厉起来。 为的就是要让戚长烆自己扛不住,心里防线彻底崩塌,干脆熬不住这羞辱自己了断才万事大吉。 而戚仲威让人将赵承巽暗中请到南疆,为的也不过是让赵承巽,成为彻底压死戚长烆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他在狱中被这些男人凌辱的画面,正好被赵承巽看在眼中,依着戚长烆对赵承巽的这份情意,这样的羞辱,他怎么受得住? 不死也得半疯。 戚仲威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戚军长……怎么,还要兄弟们伺候您宽衣解带啊?” 牢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戚长烆终是缓缓抬起了头来。 他看到了牢房外面站着五六个衣衫褴褛模样让人作呕的中年男人。 他心里隐隐猜到了什么,这大约是戚仲威用来故意恶心他的下作招数。 戚仲威是他的亲伯父,他一直惦念着他是父亲唯一的兄弟,对他十分优待忍让。 身边人曾数次说过,戚仲威有不臣之心,但戚长烆一直都想着,伯父的年纪大了,这份心思早晚都会消停,他也愿意给他老人家和堂兄弟们在南疆一口饭吃,不愿太过深究。 可没想到,他如父亲一样心怀仁慈,但戚仲威等人,却抓到机会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这几日戚长烆一直都在想,为了这权势地位,一家子骨肉都要杀红眼,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但对于戚仲威那些人来说,只要能手握权柄,就算是亲生父子也能反目成仇的吧。 “戚军长,怎么样,来吧?” 打开牢门进来的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架着戚长烆的手臂将他托了起来:“您瞧瞧这些人您满意不?要是不够的话,外面还有呢,保管您三天三夜都不消停……” 戚长烆眸中一片死灰之色,他知道,自己苟延残喘活着,这条命,戚仲威等人要顾忌外面的舆论,会给他留着,可各种磋磨折辱,却是绝不会少的。 只是,戚仲威等人的这种手段,实在太过下作了,而他戚长烆,又怎会忍着这些屈辱只求活命? 跨出牢门的时候,戚长烆带着镣铐伤痕累累的双手忽然死死攥住了牢门,声音嘶哑:“你们去告诉戚仲威,有种现在就杀了我!” “戚军长……您看看您,又不识时务了不是?这咱们都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啊,您要是死了,那可就一了百了了,您得活着啊……” 戚长烆一双眼如充了血一般渐渐赤红一片,攥住牢门的手指被人一根一根掰开来:“请吧戚军长……” 牢门外一字排开的六个男人,如见到了猎物的雄狮一般,眼睛里似乎都要冒出了绿光来。 这些人是戚仲威的二少爷和三少爷专程精心挑选出来的,都是民间底层那些出了名的会玩男人的变态。 他们向来遭人唾骂被人诟病,活的连老鼠都不如,可现在却有机会‘蹂躏’昔日南疆的掌权者,又是这样一等一的清俊人物,怎会不让他们一个个激动的快要发疯呢。 “小哥儿,您确定……这,这真是让咱们随便玩的?” “是啊是啊,不会是哄我们的,玩过了您不会让人毙了我们吧?” “怎么会哄你们?你们要是不乐意,外面那一二十个人可翘首盼着呢……” “得得得,我们当然乐意,小哥儿,现在能开始了吗?咱们这辈子都没玩过这样漂亮的大人物……” “等着,马上就开始,你们是要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啊?”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猥琐的笑着露出满嘴的黄牙来:“当然是一起上啊,一起玩才有意思啊……” “那你们也提防着点,别把人给玩死了,只要玩不死,随便你们玩……” “放心吧小哥儿,咱们有分寸……” 戚长烆手上脚上都带着镣铐,这镣铐直接被固定在了一块放平的床板上,他整个人呈大字型被绑缚在床板上,丝毫都不能再动弹。 只有头还能勉强的晃动,戚长烆死死咬着牙关,想要挣开那捆缚住他的镣铐,可却只是徒劳。 他将牙关都咬出了血来,口中不停发出困兽一般的嘶吼。 那几个正在宽衣解带的男人看他这模样倒是吓了一跳,但很快,却又嘻嘻哈哈的脱起衣服来。 “杀了我,杀了我!” 戚长烆嘶哑的吼声不断的传到牢房外去,赵承巽沉默的站在那里,垂在身侧的双手,却是不由自主的一点一点紧紧攥了起来。

上一篇   第866章 吓破了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