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坐牢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65章 坐牢

<>而那个男人…… 宓儿又想到他转过身去,一瘸一瘸的背影,心里微微有些发酸。.org 那样一个大男人,却成了残废,还要自己带着孩子,说起来,也真是可怜。 算了算了,谁让她从来都最是心软呢…… 就当添爽筷子添个碗好了。 宓儿翻了个身,沉沉的睡去。 江沉寒与憾生隔着一张桌子对坐。 “您还没死心吗?” 若是还有更好的法子,少主也不用就那样默默死去了。 这些年,憾生也曾不甘心的四处搜寻过,甚至连周家那边世代养着的巫医都私下拷问过,却仍是无解。 “这十年间,总还是要试一试吧。” “十年啊,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你小小年纪,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 江沉寒翻着破旧的医书,抬眸看了憾生一眼。 这少年有着一张十分好看俊俏的脸,这样的男孩子,从来都是极讨女生喜欢的。 将来,不用想也知道,又要祸害多少少女的芳心。 “听说你从前对她挺不好的。” 憾生忽然问了一句,江沉寒翻着医书的手指蓦地顿了一下,他没有再抬头,灯下英挺的一张脸上,有着深浓的几分落寞:“是,我从前对她不够好。” “那又是什么时候觉得不能没有她的?” 江沉寒将医书翻到了最后一页,缓缓合上:“憾生,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从哪一刻开始,我觉得我不能失去她的。雅文言情.org” 憾生沉默的看着桌案上的木质纹路,少主也曾这样说。 也许真的爱一个人,就如润物无声的春雨一般,你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就动了心,再无法自拔。 憾生以为,他将来大约也会如此吧。 毕竟,他身边的两位长辈,都是这样的感情经历。 可他却不曾想到,十年后,他经历了人生中的一眼万年,他经历了一瞬间的心跳加速,他后来才明白,还有很多种感情,是一眼,就定了终身的。 他像是朝圣着太阳的向日葵一般,用尽他全部的力量追随着那个人,可那个人,她却从不曾回头看一眼身后的他。 憾生曾爱到无望,以为这一生都将深陷深渊绝境再走不出来。 憾生到那时方才明白,少主为什么心甘情愿赴死。 因为活着,对于求而不得的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了。 甚至死亡于他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 他甚至也想过死这个字眼。 但他肩上有少主的期许,他与少主又不同,少主可以放心的毫无牵绊的走,可他若是这样走了,九泉之下,他又怎会有脸再见少主。 那是憾生一生中最无望的一段岁月,那时他已经手握权柄,整个滇南都在他掌心之中,他是人人闻之色变的金三角少主,可他却更是,一个求而不得的可怜虫。 “早点睡吧,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 江沉寒抬起手,轻轻拍了拍憾生的肩:“你年纪还这么小,玄凌那家伙也真是放心……” “所以我更得去努力,让少主放心。” “玄凌真是没看错人。” 江沉寒笑了笑:“球球将来如你一般,我就能去的放心了。” 憾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生死面前,什么安慰的话,都是苍白无力的。 江沉寒离开后,憾生又拿出了手机。 手机相册里,有一个锁起来的分类,憾生输入密码打开。 里面满满,全都是无双的照片。 是小白发给他的,每一张,他都存了下来。 其实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的举止很可笑,幼稚,存一个尚在襁褓的孩子的照片做什么呢。 可有的时候,看着她的一颦一笑,看着她渐渐的长大,有了尖尖的小下巴,和漂亮的大眼睛,笑起来嘴角还有酒窝,那么的可爱又天真,他又会觉得,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孤独了…… 十年啊。 十年后江沉寒和宋宓儿要面对生死分离。 十年后他要去帝都赴一场十年之约。 十年后的无双,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是会长成一个文静秀美的小姑娘,如她母亲一般娴静温柔,还是会,活泼又可爱俏皮,如少主口中所说的玄薇那样呢? 憾生最后看了一眼无双的照片,轻轻的关掉了手机。 他站起来走到窗前,滇南的这一轮月,小小少年的他,竟也希望能有一个人陪着他赏。 他生来无父丧母,棺材中母腹里剖生出的棺材子,人人都能上前来踩一脚他。 可偏偏少主将他捧入了青云端。 没有人知道憾生心底有多么的难过和失落,他宁愿不是人人敬仰惧怕的少主,他宁愿少主陪着他,带着他,再慢慢的走上几年…… 可这一生,这个心愿也不可能完满了。 …… 陶菲睡梦中被惊醒,她一身冷汗的从床上坐起来,却清晰的听到了窗外传来的警笛声。 她以为自己是梦魇了,立时又躺下去,拉了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盖了起来。 只是做噩梦了而已,只是一场噩梦啊,没有警察,没有什么警笛声。 可警笛声却仍是此起彼伏的响着,陶菲抓了枕头死死压在自己的脸上,却仍是挡不住那刺耳的声响。 纷沓上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卧室的门被人从外踹开,陶菲失神的睁大眼望着头顶天花板。 “陶菲,你涉嫌拐卖儿童,现在跟我们回警局走一趟吧……” “菲菲,菲菲啊……” 母亲凄厉的哭声在外响起,夹杂着父亲无力的安慰:“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犯了错,就得受到法律的制裁,哭也没用……” “我的菲菲啊……” 陶太太哭的晕厥过去,陶父赶紧让佣人扶她回房间去。 警察走到床边,将手铐拷在陶菲手腕上:“陶菲,跟我们走吧。” 陶菲这一刻终是开始颤栗起来,她身子发软,腿也是软的,根本无法站立,警察将她从床上拖下来,像是拖死狗一样架着她向外走。 她眼神涣散,双手徒劳的胡乱伸着,想要去抓住什么:“我知道错了,我认罪,求求你们放了我……我不要去坐牢,我去给江夫人磕头,我去给宓儿磕头,我去给江先生磕头……”

下一篇   第866章 吓破了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