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你怎么罗里吧嗦像个唐僧似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63章 你怎么罗里吧嗦像个唐僧似的

陶父再次拉下脸说好话,佣人却直接走了不再理会。 陶父望着面前这扇紧闭的大门,江夫人不肯见他们,江家的怒气正盛,他们必须要做些什么让江家平息怒火,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陶家就这样败了…… “你给我跪下!” 陶父转身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将陶菲拽了下来:“你给我跪在大门口,什么时候江夫人肯见你,你什么时候再起来!” “爸爸!” 陶菲打小娇生惯养,陶父从来对这个聪明漂亮的女儿都很宠溺,没打过一指头不说,连大声说话都没有。 可今天却打了她耳光,又这样恶声恶气的训斥她,陶菲委屈的不行:“我跪在这里江夫人也不会知道……再说了,我这样做,会丢脸死的!” “你不跪,是想让整个陶家都给你陪葬?” “江家不是没有证据吗?再说了,就算咱们家的私人飞机那天晚上离开了帝都,又能证明什么?” “死到临头你还不肯认错?江沉寒这样的人是好糊弄的?陶菲,他盯上了你,那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挖出证据来,你觉得你抵死不承认就能逃得过?不如老老实实认罪认错,求人家大发慈悲饶了咱们陶家一次……” 陶父兢兢业业干了半辈子,原想着顺利让儿子继承家业,他就能退下来享清福了,却没想到家中出了这样的孽子,他半辈子的辛苦全都付诸东流了! 陶菲委委屈屈的被陶父拽到江家的大门口跪了下来。 陶家的动作,自然很快传到了江夫人耳中。 江夫人闻言,不由得嗤之以鼻:“还想着下跪让我心软?也不看看自己女儿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是啊,连小孩子都能下手……听说她从前和宋小姐还是好闺蜜,啧啧,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陶菲觊觎沉寒,一心想取而代之,竟然生出这样恶毒的心思来,沉寒说在让人取证,你们也去催催,警方那边动作快点,有了实证就让她去坐牢,该坐多少年就坐多少年!” “夫人,那就让她这样跪着?” “她想跪,就让她跪好了,只是她若是以为跪一跪就能让江家放过她……那就是在做春秋大梦了!” “是,夫人……” 陶菲一直跪到了天色擦黑。 江家自始至终大门紧闭,没有一个人出来。 陶菲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膝盖早就麻木生疼没有知觉了,陶父却还是不肯让她起来。 直到天色全黑了下来,陶父心知江夫人今日是绝不会见他们父女的面了。 他方才让陶菲起身,乘车离开。 陶菲站都站不起来了,陶父却扶都没有扶她一下,径自上了车子。 陶菲咬了咬牙关,强忍着膝上的剧痛上了车,陶父吩咐司机开车,陶菲靠在车座上,怔怔的望着车窗外的夜色。 到了身价利益前程跟前,她这个亲女儿又算得了什么? 可现在,该怎么办呢,难不成,真的要去坐牢? 陶菲听过不少的传闻,牢里的日子不是那么好熬的,她得罪了江家和江沉寒,如果真的进去,日子定然更煎熬…… 可是,江文远和他的人都被抓到了,他们为了脱罪,很快就会把她供出来,她没有时间再去周旋了…… 陶菲绝望的闭上了眼,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出了疏漏,她也不明白,是不是宋宓儿得了什么高人的指点,要不然,怎么会前后判若两人…… 她竟然会栽在这个草包女人的手里! 如果宋宓儿真的命大活下来,和江沉寒修成正果,一家三口团聚,她这些年的努力,绸缪,岂不就成了一场笑话? …… 宓儿坐在秋千架子上,滇南的阳光暖融融的照着她,让她像只慵懒的猫儿一样,昏昏欲睡。 那小东西就躲在不远处,时不时的偷偷瞄她一眼,像是怕她会不见一样。 宓儿双脚蹬住地面,轻轻的晃起秋千,阳光在枝叶花瓣里轻轻的闪。 然后她看到那个面容英俊的男人,穿花佛柳的向她走来。 宓儿眨了眨眼,偏过脸去,当作没有看到他。 江沉寒也并不在意,走到她身后,轻轻推着她。 荡了两下,宓儿就叫停:“好了好了,没意思,不玩了……” 江沉寒扶着秋千绳索让秋千停下来,宓儿从秋千椅上跳下来,背着手往花园里走去。 这宅子是真的布置的很漂亮,应该每一个年轻的女孩儿看到这样的院子都会喜欢。 宓儿的身子还有点虚,在花园里走了一会儿,江沉寒就柔声劝她:“去坐下休息一会儿,喝点水吧。” “你怎么罗里吧嗦的像个唐僧似的。” 宓儿瞪他一眼:“你不要整天都跟着我啊,我真的不认识你……还有你那个儿子,也别让他叫我妈咪了,我真不是。” 江沉寒笑了笑没说话,拉着她走到廊檐下坐下来:“喝点水吧。” 宓儿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忍不住对着天翻了个大白眼。 江沉寒看着她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一样,俏皮又灵动,心头不由得欢喜又有些微涩。 是不是,她没进娱乐圈之前,就是这个样子的? 而这,才是她本来的性子,就像个小孩子,有点任性,又有点小狡黠,却没有丝毫的坏心眼。 她从前上学的时候,偷偷喜欢她的男生一定很多吧。 “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四处逛逛啊?” 宓儿喝了水,托着腮长叹一声:“我都快发霉了,长毛了……” “再等两天吧。” 江沉寒给她的杯子里再一次续上温水。 “妈咪……” 球球忽然抱着一捧花跑了过来。 宓儿看到他就头疼,转过身去想要装作没看到他不想搭理他。 小包子却已经颠颠跑到她面前,将怀中还带着清露的花束一股脑都塞在了她怀里去:“送给妈咪的,球球亲自采的……” 宓儿不想拿,可一转脸,就对上了小包子殷切的一双眼,她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伸手接住了这一大捧花。 球球立刻高兴起来:“妈咪你喜不喜欢?你要是不喜欢,我再去摘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