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一个一个清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62章 一个一个清算

陶太太哭的泣不成声,几乎站立不住,陶菲面色惨白,怔怔然失神的靠在墙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妈你让我去见江先生,我去求他……” 陶菲卧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一脚踹开,陶父怒冲冲一耳光搧在了陶菲脸上:“你这个丧门星,事到如今还说这样的蠢话,你去求江先生?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有多大的脸面?就是因为你得罪了江沉寒,江家才会整我们陶家!” 陶父气的直喘粗气:“你现在,立刻跟我去江家,去找江太太请罪,若是江家肯放你一马,咱们陶家就还有救!” 陶菲连连摇头:“我不要,我不去……我不能去!” 她怎么能去江家请罪,她根本不能认罪,她去请罪认罪,今后在帝都她还怎么能抬起头来? 她岂不是要比宋宓儿那贱人还要声名狼藉? “你凭什么不去?咱们一家子都被你连累死了,你不想着赎罪,难不成还要我们因为你的过错受累?” 嫂子拔高的声调蓦地在门外响起,陶菲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赎什么罪?我犯了什么罪了?是哥哥坐咱家的飞机去的蓉城,与我有什么关系?江家要怪罪,也怪不到我的头上来!” “你!陶菲!你这个丧门星!我现在就撕了你的嘴!” 嫂子气的又哭又叫,扑过来就要打陶菲,陶太太赶紧拦住了,陶父看着家里闹成一团,想到自己打拼多年,如今陶家却成了这个局面,陶菲不想着弥补赎罪,却把罪责推到哥哥的头上去…… “我再问一次,你去不去江家?” 陶父的声音骤然微沉,陶菲看着父亲脸上不虞阴鹫的神色,心里到底还是害怕的。 只是,她若是去了,就成了整个帝都的笑柄了,她向来心高气傲,她怎么能容许自己落到这样的境地? “我没有错,我不去……” “菲菲,你就去认个错,江家太太心善,你就说你是一时糊涂,咱们好好认错,这事儿就还有和缓的余地……” 陶太太觉得不太对劲儿,赶紧劝女儿。 “我不会去的……”陶菲却固执不已。 “好,你不去。” 陶父怒极反笑,连连指着陶菲的鼻子怒骂:“你把陶家害成这样,却还想让你哥嫂顶罪,我看你这个女儿我们陶家白养了……你今天不去,也就永远不用去了,大不了,就当陶家从没生养过你这个女儿!” “菲菲,快给你爸爸认错啊,你就去江家一趟吧……” 陶太太哭求,陶菲咬紧了嘴唇不肯低头。 “她不肯去就算了,你何必还要和她说好话,等到江家拿住实证警察登门的时候,她后悔也来不及了!” “警察?” “菲菲,你知不知道江家正在搜罗你涉嫌拐卖儿童的罪证,如果这个罪名落实,你要坐牢的啊!” “坐牢……” 陶菲怔怔跌坐在了沙发上,比起坐牢,当然还是名声扫地更好接受一些。 她不想去坐牢,她怎么能去坐牢! “我去,我去江家,我去向江太太请罪……” 陶菲终究还是做了决定。 陶父冷哼了一声,甩手出了门,陶菲面如死灰的跟着陶父下楼,乘车往江家而去。 此时的江家老宅。 在江文远被抓,宋宓儿中枪生死不知,江沉寒震怒誓要为宋宓儿报仇的一系列消息传回帝都之后,整个江家三房就乱成了一团。 陈芬心中有鬼,那对宋宓儿开枪的保镖,是她花重金收买的。 听说那开枪的保镖已经被抓到了,那么,他会不会供出来她? 陈芬这几日都吃睡不宁,让两个儿子在外打探消息。 当听说那开枪的保镖已经在西北被活活凌虐死了,陈芬当即就吓的手脚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 依着江沉寒的性子,他不会放过她的,更有可能,她会比那个保镖死的更惨。 陈芬终于还是怕了,左思右想,她还是决定去见江夫人一面,自己这个妯娌向来爱心软,如果那宋宓儿没有死,她好好哭一哭求一求,说不定江夫人还能护着她,留她一条性命。 可陈芬却没想到,她的车子到了老宅外,老宅的佣人却根本连门都没有开。 陈芬哭哭啼啼的下车,看门的佣人也只说,太太吩咐了,这几日不见客,并且还告诉陈芬,太太已经交代了,江家的所有事情她已经不再插手,都是江沉寒和未来的江家少夫人来打理,她已经不问内宅的事了。 陈芬整个人都懵了,闻言就要下跪,又拿出从前的那些伎俩来,开始软硬兼施。 毕竟她向来都知道,自己这个妯娌,最要面子又心软,实在耳根子软又好说话。 可陈芬还没跪下,江家老宅的佣人就冷笑了一声说道:“咱们太太吩咐了,您要是再像从前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太太那边,可就丁点脸面都不顾了,让我们报警了!” 陈芬听得报警两个字心头就发颤,她雇凶杀人,这罪名捅出去,她怕是要去坐牢…… 可是……坐牢,坐牢也比被江沉寒报复好了太多啊。 陈芬不敢去想那保镖在西北是怎么被活活折磨死的,如果江沉寒也要这样报复她,她宁愿去坐牢。 她去坐牢了,江沉寒总能消气了吧,再等等,等他气消了一点,她再让儿子们偷偷活动,让她保外就医,就还能安安闲闲的过日子…… 陈芬打定了主意,立刻转身上了车,她得回去好好想想这件事该怎么办,怎么办才能办的妥当。 即让江沉寒出了气,又让自己不受罪,把这一劫给躲过去…… 陈芬刚走没多久,陶家的车子就到了。 江家老宅看门的佣人进去回禀,片刻后出来,江夫人依旧是不见客。 陶父立刻就急了,拉下脸来对佣人赔笑道:“还请再进去告知夫人一声,就说咱们是真心来认错请罪的……” “陶先生,我们夫人说了,家中万事都等我们家公子回来在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