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他们一家三口,终是可以长长久久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59章 他们一家三口,终是可以长长久久了

“都听说了什么?” 陶菲轻轻抿了抿嘴唇,头更低了一些:“听说,听说……江先生您有成婚的打算了……” 江沉寒不由得无声冷笑,事到如今,陶菲还在做着嫁给他的美梦,难道她以为,事情到白彤那里,就到此为止了? 还是她当真以为,自己真的手段高明到,将他江沉寒也蒙在鼓中…… 她不过是钻了他和宓儿离心的空子罢了。 而当他醒悟过来之后,她的所有算计和手段,都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怎么我和你听说的不一样呢……” 江沉寒忽然上前一步,俯身,他伸出手,修长有力的手指蓦地紧紧捏住了陶菲的下颌,然后,用力抬起。 陶菲只觉得自己的下颌骨都似要被人捏碎了一样的剧痛,眼泪腾时夺眶,她抬眸,眸子里一片水光楚楚可怜望着江沉寒:“江先生,什么,什么不一样啊……” 江沉寒眼底一片沉漠,他望着陶菲,薄唇含霜,缓缓说道:“白彤让人给宓儿的烟里放了毒品,让她染上毒瘾,实则,是你撺掇的吧……” 陶菲蓦地睁大了眼,眼珠几乎都要脱眶,“江先生……” “你让她染上毒瘾,不人不鬼,你趁着她毒瘾发作神志不清之时,让她形容癫狂做出了自己都不知晓的事,说出了自己都不知晓的话,你算计她,借着她信任你,收买了保姆,虐待球球,以至于球球摔伤痴傻,让我对她心中生恨,厌弃入骨,以至于最后,不闻不问……” 江沉寒手上渐渐用力,陶菲痛的一张脸都扭曲变形了,她用力的掰着江沉寒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指掰开,可却只是徒劳。 “陶菲,你以为这桩桩件件,都没人知道吗?深夜无人的时候,你就不怕宓儿的冤魂去找你?” 江沉寒倏然松开手,陶菲瘫在椅子上,死死的捂着剧痛红肿的下颌,她惊惶至极,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更是让陶菲连辩驳之力都没有。 “陶菲,宓儿因你而死,球球因你而变的痴傻,这一生都毁了,你说……你的所作所为,该受到什么报应?” 陶菲忽然跌跌撞撞的站起身就要向外跑,江沉寒望着她仓惶背影,不由低低冷笑了一声,他摆了摆手,下属很快上前,陶菲被人自后一脚踹倒在地,惨叫一声就被死死捂住了口鼻拖入了房子中去。 这栋别墅,曾是昔日宓儿所住,陶菲想要鸠占鹊巢取而代之,这么些年苦心谋划,却到底还是功败垂成。 但他却会成全她一次,她自后余生,就要困在这别墅里受尽折磨,宓儿在天有灵若是得知,也会有一二分的安慰吧。 陶菲被人绑缚了手脚,大剂量,一次就足以让人成瘾的毒品,注射入她的静脉血管,自此之后,日日夜夜,她都要受尽宓儿昔日受过的苦楚,再别想,有片刻安生。 江沉寒一步一步走出园子,陶菲嘶哑的惨叫在他身后渐渐的消散了。 他走到别墅的大门处,再一次抬头看着这天空,万里无云。 若她去后也变成了云,那么此时,她又在何处? 球球平安健康的长到了十六岁。 江沉寒一直都没有结婚。 江老爷子临终的时候,终于松口要见球球,这一松口,也就是江家要认下这个傻孩子了。 江沉寒却只是让球球来见了老爷子最后一面,却到底还是没有给他改回江姓。 球球如今心智和四五岁稚童差不多,很多事情都能自理,江沉寒倒是省了很多心,闲暇时候,父子两人就四处去旅行,倒也过的逍遥自在。 球球十六岁生日后不久,一次睡梦中忽然无病无痛的去了。 江沉寒早晨去叫他起床的时候,才发现球球已经咽气了。 他的手里抓着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张从报上剪下来的小像,是昔年宓儿最当红时媒体所拍的照片。 还有一样,是球球自己画的一幅画。 画上一家三口手拉着手在一起,一个个都笑的眼睛眯起来,嘴巴咧的很大。 江沉寒望着儿子的遗物,由最初的沉默无声的哭泣到最后渐渐嚎啕出声…… 球球也走了,他们母子,都先后离开了他,余下他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头子,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呢? 江沉寒更是后知后觉的到此时方才知晓,自己这个傻儿子,竟然心里一直都惦念这宓儿,虽然他平日里从不说,可他留着这张小像,就足以说明了一切。 江沉寒将球球葬在了宓儿的身边,他在那里,也给自己留了一块墓地,等到他死去的时候,会让人将他也葬在他们母子的身边。 他们一家三口,活着时没有一日团圆,死后,却终是可以长长久久了。 …… 宓儿的魂魄在世间游荡了很多年,在球球死后十年,江沉寒也去了。 他身边的人,依照他的遗嘱,将他葬在了宓儿和球球的身边。 宓儿看尽了这世上的悲喜,这世上的离合,她以为她的心早已硬了。 可在江沉寒的骨灰下葬的时候,她看着那漫天的白色,她终究还是掉了眼泪。 她似是有些明白,她终于释然了,终于放下了,也终于,再无怨无恨了。 她的孩子离开了,她爱的男人也离开了,她……也该离开了。 当她死去的时候,她想,如果再重活一次,她再也不要遇上江沉寒了。 可当她的魂灵又一次消散的时候,她却在心里悄悄的想,如果人还能重活一次,她还是想要遇上他,再与他相爱一次…… 她啊,想要和他,还有球球,一家三口在一起,圆圆满满的,把新的一生,好好儿的走完。 宓儿含笑望着江沉寒下葬,她觉得自己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模糊了起来,她看不清楚了,那些哭泣的脸,墓碑上的字,她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这一生一世,在这一刻,是真的结束了。 …… 帝都的冬日依旧冷的摄人,房子里有暖融融的暖气,可踏出门去就让人觉得冷风彻骨,恨不得整日都待在这屋子里不要出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