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玄凌他葬在何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52章 玄凌他葬在何处?

<>大师已经上了年纪,男女之防也就无谓了,静微将手指摊开放在大师的掌心。雅文言情.org 憾生每个季度都会按时送来苗医调配好的苗药,静微右手上的疤痕已然消弭无踪,除却昔日错位的骨节稍稍让那个指节显得有些粗大之外,几乎看不出这只手曾受过那样的重创,而更让人咂舌的却是,静微的食指和中指,原本光秃秃的指尖,已然长出了浅粉色的指甲…… “慧慈大师,多谢您提点,我这就安排他们动身……” 静微喜极而泣,如今社会发展如此迅猛,医学领域更是日新月异,这次宓儿重伤,帝都最顶尖的外科专家医师都束手无策,已经相当于判了死刑。 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转机。 静微离开寺庙立刻就给陈景然打了电话,专机还在西北,未回帝都,就干脆启程奔赴滇南。 结束了与陈景然的通话,静微又打给了憾生。 小小少年稚嫩肩膀上扛了重担,连声音都褪去了几分的青涩,变的沉稳起来。 静微将宓儿的事情托付给憾生之后,忽然轻轻问了一句:“玄凌他葬在何处?” 憾生原本正站在二层的露台上,他耳侧是滇南的鸟语声,声声不断。 滇南四季如春,繁华似锦,可在少主走后,憾生却觉得这每一个春日都透着彻骨的寒。 少主的丧事办的很简单,甚至,除了他和几个玄凌的心腹之人,滇南无人知晓玄凌已死。 憾生握着手机,远远的望向这宅子的东南角落里,那里有一处池塘,引的活水,十分清澈,终年不断。.org雅文吧 少主生前最喜欢去那里,常常一坐就是大半日。 后来少主,也是在那池塘边离世的。 憾生想,少主喜欢这里,又留下遗言不肯大葬,那不如就将少主葬在池塘边,有终年的鸟语和绿草繁花陪着他,也不孤寂,而他,只要想起少主了,就能去墓前坐一会儿,静静心,也算是是两全其美。 憾生有些不舍的收回目光,低头笑了笑:“您都知道了啊。” 少主还以为,这秘密能守一辈子呢,可她却这么快就知道了。 憾生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难过。 如果她能知道的更早一点,如果在少主离开人世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她能来送少主最后一程…… 那么少主走的时候,会不会高兴一点? 可现在,说什么如果都已经晚了。 “憾生,他走的时候……什么样啊。” “很安静,我找到少主的时候,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坐在池塘边,动也不动。” “池塘?” “是啊,宅子里那个小小的池塘,是少主最喜欢去的地方。” 静微站在高耸的山门下,料峭的台阶上,山风吹来,落日和远山,是残红如血的一片,衰草和枯树,在那冷风中瑟瑟的颤着,有归巢的鸦雀在哀哀的鸣叫,冬日来了,帝都今年,迟迟不曾落雪,却冷的入骨。 静微盯着那一轮红日,看着那红日坠入地平线之下,再也看不到了。 有些人,真的是,一旦分别,就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可她没有哭,她甚至扬起脸,用尽全力,很灿烂的笑了笑。 玄凌啊,慧慈大师说,你已入了轮回,我不知你现在投生何处,但不管你在哪里,这一生,都要平安顺遂啊,不要再遇上让你疼让你难过的女人了,你要遇上一个你很爱,也很爱很爱你的女孩儿,你们一定要,圆圆满满的过完这一辈子…… “憾生,等到明年春日,我去看他。” “少主泉下有知,定会高兴。” “憾生,你是个好孩子,玄凌的眼光极好,滇南在你手里,我们都放心,将来啊,希望你和峥儿也能成为好兄弟。” 憾生轻轻应了一声:“少主临去前,叮嘱我守好滇南,我定会做到。” “憾生,我知道的,你不会辜负他的期许。” 静微轻叹一声,一步一步往阶下走去,远远的暮色里,她看到了厉慎珩的车子驶近山脚,他从车上下来,立时就抬头往山门处张望。 他看到了她,疾步往山上行来,静微觉得她的视线到底还是一点一点的模糊了。 “憾生,再见了。” 她将手机从耳边放下来,她望着他的丈夫快步的向她走来。 何其有幸,上辈子的阮静微惨死在二十二岁的芳华,孩子也跟着凄惨丧命,深爱之人英年早逝,俱不得善终。 可这辈子的虞静微,有至亲家人的爱护,有挚爱丈夫陪在身畔,儿女双全,事事圆满。 但这一切,都是玄凌的成全。 她想,等将来啊,她的孩子们都长大了,她会带着无双啊,厉峥啊,一起去滇南,去看玄凌。 “微微……” 厉慎珩长腿阔步,不过几分钟,就行到山上,到了妻子身畔。 “慢一点,我又不会飞了……一头的汗。” 静微拿了手帕出来,轻轻的给厉慎珩擦去额上的汗。 厉慎珩一把攥住了她的手,细细望着她眼中湿润的红色:“你哭了?是担心宓儿么?慧慈大师这边怎么说……” 静微轻轻摇了摇头:“没事儿了,慧慈大师说,让宓儿去滇南试一试,说她寿数并未尽,还有希望。” 厉慎珩不由长出一口气:“这就好,这几天我担心的不行,你不知道沉寒那边……” 厉慎珩摇摇头,声音中都是唏嘘:“我最能理解他的感受,就如那时候,我以为你也出事了一样……微微,你知不知道直到今日,我心中还在后怕不已,我不敢想象,如果真的失去你……我会不会也像江沉寒这样失控失态,半疯半傻。” 静微抬起手,轻轻拥住了他。 “人人都以为我年少居于高位,这一生已得圆满,再无遗憾,但谁又知道,其实我最怀念,却是昔日在江城和你度过的那些时光,何等的无忧无虑……” 手握权柄的年轻总统先生,在外也是杀伐决断运筹帷幄的大人物,可在自己心爱女人面前,却还是剖析了自己最脆弱柔软的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