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生死相随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44章 生死相随

戚长烆没想到他会在这山中寺庙再次见到冷雪色。 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之时,冷雪色正坐在床前,轻柔的给他额上换了一条微凉的帕子。 渐渐清晰的视线里,映出冷雪色苍白尖瘦的一张小脸,似是看到他醒了,她的眼底骤然璀璨一片,眼泪跟着缓缓淌了下来:“长烆你醒了。” “你怎么在这里?” 戚长烆觉得喉咙里像是有把火在烧,他艰难的开口,发出的声音沙哑而又干涩。 冷雪色赶紧将手帕放下,端了温水过来喂给他,戚长烆一气喝完了一杯,这才觉得火烧火燎的嗓子好受了许多。 “还要不要?” 戚长烆轻轻摇摇头。 冷雪色放下杯子,强忍着泪意哽咽了一声:“我会想办法送你离开南疆” “你怎么来的这里?” 冷雪色知道他在担忧什么,忙道:“我一路都很小心,确定没有人跟踪我,我才找来这里的,我并不知道你在哪,只是找到这里时,想到少时我们都曾在这里小住过,就起了念头来看看,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你和戚长庆要成婚,戚仲威怎么会放你出来?” 戚长烆脸上神色渐渐变的凝重:“雪色,你立刻就下山,离开这里,不要牵累我,也不要牵累了你自己” “我买通了下人,自己偷偷出来的,这一路也乔装打扮,戚仲威的人根本就没有跟上来” 冷雪色急急解释,戚长烆却轻笑了一声:“雪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依着我对戚仲威的了解,他不是这样好糊弄的人,怕是一开始,你就被人算计了” 冷雪色脸色不由大变,她原本就苍白的脸容上,此时更是白的摄人,全然失了血色。 她紧紧攥着手指,几分钟后,她忽地站了起来,面上的仓惶被决绝取代:“长烆,我不会连累你的,如果戚仲威真的利用我找来这里,他的人要是想要带走你,就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戚长烆定定望着冷雪色,一个女人这样情真意切的爱着自己,说不动容,亦是假的。 只是,他真的没有办法回报一二。 唯一能说的,只是一声抱歉。 “雪色,是我对不住你,你现在离开,回去吧,有冷家做靠山,你会过的很好,以后,也不要再惦念着我了,不值得。” 冷雪色眼中的泪倏然就滚落了下来:“长烆,我打小就知道我将来是要嫁给你的,我的心里,自始至终也都装着你一个人,这一辈子,我的梦想也不过就是嫁给你做你的妻子,除此之外,我不知我还该有什么期盼。” “但是雪色,我很早就对你说过,我不可能爱上你,确切的说,这世上的任何一个女人,我都不可能爱上。” 冷雪色轻笑了一笑:“没关系啊,我就等着你,这辈子我也等着你,我想总有一天,我是可以等到你的。” “你何必这样,不过是白白耽误了自己一生。” “我觉得值得就足够了。” “雪色,这些事以后再说,现在,你还是先走吧,离开这是非之地。” 冷雪色抬手抹去眼泪:“长烆,如果因为我的缘故给你招来祸事,我冷雪色一力承担!” “不是谁承担的问题,雪色,事已至此,没必要将你再卷入其中,生死由天,如果我戚长烆的气数真的尽了,那我也无话可说。” “军长山下不对劲儿” 戚长烆的副官忽然推门冲了进来,他目光掠过冷雪色,声色里已经带了不虞:“应该是戚仲威的人一路跟踪着冷小姐,找来了这里” 戚长烆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神色淡漠平静望着窗外不远处的山门:“戚仲威的目标是我,你们,,还有这寺庙里的师傅们,都是无辜的,戚仲威该不会牵累到无辜之人。” “军长” “事已至此,就凭我们几个人,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你们也不用为了我白白丢掉这条性命。” 戚长烆忍着肩部和小腿剧痛,强撑着下了床。 冷雪色怔怔上前一步,想要扶住他,戚长烆却摆了摆手:“把我的军服军帽拿过来。” 副官眼底一片狰狞赤红:“军长,要生咱们一起生,要死咱们一起死” “胡话!” 戚长烆定定看了副官一眼:“你们家中都有妻儿父母,难道都弃之不顾?” “军长” “我心意已定,戚仲威所顾虑的,不过是我一人而已,我身边生死兄弟,因为我丧命的已经不知凡几,你们都要好好活着。” “长烆,我不会让你死的,就算拼了这条性命,我也不会让你死的。” 冷雪色飞快的抹去眼泪说道:“长烆,无论戚仲威那些人怎样造谣污蔑于你,但你都罪不至死,南疆军民心里都清楚,所以,事儿要闹大,要闹出去,闹到整个南疆,还有帝都来的徐军长都知道你落入了戚仲威之手,他反而不敢杀你” “冷小姐这会儿倒是机智了,若非冷小姐一路找到这里来,戚仲威那老狐狸怕也没这么轻易找到军长的藏身之处,咱们军长说不定已经逃出了南疆!” 副官直接了当的一席话,怼的冷雪色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心中本就愧疚无比,但一个娇滴滴养在闺中的大小姐,玩手段论心机,又怎么可能玩的过戚仲威这样的老狐狸? 冷雪色实在太担心戚长烆的安危,毕竟当初人人都在传,说戚长烆身中几枪已经不治丧命了,冷雪色当时整个人完全处于濒临崩溃状态,思虑不周全,亦是情有可原。 戚长烆见冷雪色一张脸涨到通红,眼泪珠子连绵滚落,也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也许一切都是天意罢了。 “好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雪色也是担心我才会这样千里迢迢一路找来,不怪她。” 冷雪色最初还是无声落泪,戚长烆话一出口,她就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来。 副官见她哭成这样,倒也不好再说什么,扭头出了房间。 “你别放在心上,我知道你是惦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