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整个人都垮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39章 整个人都垮了

<>公寓那边此时也传了消息回来,保姆和球球没有回公寓。.org 宓儿的最后一线希望,也彻底的破灭了。 她其实之前心里一直都存着一点希冀,也许是老师听错了,是保姆有事,所以不等家长会结束就带了球球先回去了…… 可是现在,保姆和球球都不曾回公寓,最坏的一种可能,终究还是发生了。 “您平日和保姆之间有没有什么不愉快或者过节?” 警察开始例行的询问。 宓儿机械的摇头:“没有,我这段时间工作忙,几乎都不在家,她又是通过朋友介绍来的,所以我给她的待遇很优厚,平日也从不曾有过任何不愉快……” 警察一一记录了下来。 与此同时,保姆的所有个人信息也都调查清楚了。 保姆的履历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业界口碑也极好,出身很清白,土生土长的帝都人,上有老下有小,只是一点,家庭不是十分和睦。 但这看起来实则也不算是什么问题,毕竟这个年纪的男女之间,家庭和睦的,真论起来,也没几个。 “那宋小姐,近期你有没有发现保姆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比如神思恍惚,精神不济……” 宓儿摇摇头:“我和她几乎很少碰面,见面时,我也没发现她有哪里不对,我私底下问过球球,球球说保姆阿姨挺好的,很用心,我也就很放心了……” “宋小姐,我们这边一有任何消息,都会立时通知您的……” 宓儿忍不住哽咽出声:“多谢。.org雅文吧” 如今只能等监控查出线索,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找,也毫无任何作用。 回公寓的路上,宓儿先给静微打了电话,静微闻讯自然大吃一惊,这个保姆她二嫂当初用了三年,十分可靠,那保姆又老实本分,静微也让周从调查过的,这才介绍给了宓儿用。 可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静微心中自然也自责无比。 “微微,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事情牵扯到球球,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所以想要拜托你,可不可以让总统先生发句话,我心里怕的很,我怕球球会出事,他还那么小,他才六岁啊……” “宓儿你放心,我这就告诉含璋,一定会把球球安然无恙的找回来的,你先等我消息。” 静微那边挂了电话,宓儿靠在车座上,整个人似全都垮了一般,连身子都无力支撑,手机屏保还是球球的照片,宓儿根本就不敢看,一眼都不敢。 车子到公寓楼下,宓儿一眼看到房子里黑漆漆的,一丁点的灯光都没有。 保姆仍没有回来,她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去,终是整个人彻底的崩溃了,再也支撑不住。 江沉寒接到宓儿电话的时候,他刚从江氏集团大楼离开。 和董事会的那些倚老卖老的老头子们费了一番的口舌功夫,最终还是没个定论。 事到如今,董老竟还想让他松口,让江文远回来做江氏的副董? 董老不是老糊涂了,而是压根从来都没把他江沉寒放在眼里。 他年纪轻轻接手江氏,不服气的人多了去了,但那又如何,江氏在他手里也没垮,离了那些老头子,江氏仍是运转良好,不服气也得兜着! 江沉寒这边正憋了一肚子的气,刚接了宓儿的电话就听到宓儿哭的泣不成声说球球被保姆带走了…… 江沉寒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事儿和江文远脱不开关系。 他就知道,江文远绝不会老老实实龟缩在西北老家,当初他吩咐手下人帝都这边不能松懈,可到底还是出了事…… 江沉寒让司机一路疾驰,赶到了宓儿住的公寓。 静微把事情告诉了厉慎珩,因着事情牵扯到静微和虞家,厉慎珩自然十分重视,立刻让周从亲自去警局那边打招呼,务必要用最短的时间,把球球安然无恙的找回来。 更甚至,帝都今晚所有机场车站统统戒严,保姆就算带走球球,但是也别想离开帝都一步。 只要人在帝都,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能挖出来。 有了总统府出面,宓儿的心这才算稍稍的平复了一些。 静微接了宓儿电话就赶了过来,江沉寒到的时候,静微正在陪着宓儿。 宓儿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整个人已经全然失了主心骨。 静微对江沉寒点点头,“二哥来了。” “我来陪着宓儿就好,你那边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 静微心里难过又自责:“都是我的过错,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保姆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这怎么能怪你,人都是会变的,她从前是个好人,不代表现在不会变化,你也是一片好意,宓儿懂的。” “只希望她没有完全泯灭良心,不会伤害球球……” 江沉寒想到球球,想到球球此时下落无踪,不知有没有受委屈,不知害不害怕,哭没哭,只觉得整颗心像是被人蓦地从胸膛里扯了出来一般,疼的人无法自持。 眼眶跟着刺痛,可他终究是男人,是父亲,宓儿此时已经六神无主,他却不能再乱了阵脚。 “不会的,球球那么聪明,就算遇到危险,遇到坏人,他也不会吃亏的。” 静微哽咽点了点头,可心里却还是没有半点安慰。 纵然球球再怎样的聪明,再怎样的机灵,可到底也只有六岁啊,六岁的小孩子,随便一个大人都能伤了他…… “先回去把,孩子们也离不开你。” 江沉寒劝了静微离开,龙凤胎都是母乳的,现在还这么小,母亲自然离不开。 静微放心不下宓儿,叮嘱江沉寒一定要好好守着宓儿,有任何事都要第一时间告诉她,这才离开了宓儿的公寓。 江沉寒关上门,走到沙发边,宓儿窝在沙发上,手里抓着球球的小毯子,眼底一片空洞,只是怔怔望着某一处,不停的掉着泪。 “不会有事的,球球会平安回来的。” 江沉寒轻轻将她拥入了怀中。 宓儿麻木的没有任何回应,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了无数遍了,所有人都这样安慰她,可她却知道,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