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一身斑斑驳驳的痕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83章 一身斑斑驳驳的痕迹……

厉慎珩推门进去,晨曦微光里,静微拥着被子坐起来,乌发散乱,雪肤黛眉,眸中带着讶色,正盯着推门进来的他。 晨起在家中的缘故,他只穿了烟灰色休闲家居服,头发未曾怎样打理,服帖的散在额上,倒褪去了几分的桀骜不逊,颇有几分温煦俊秀的味道。 “醒了?饿不饿。”他淡声询问,眉眼间含着软软笑意,静微一时之间,竟是有些辨不出,这是前世还是今生。 上辈子,几乎每一个清晨都是这样,他总会比她起的早一些,她睁开眼,却又总能第一时间看到他。 静微没有胃口,轻轻摇头。 药效褪去了,身上不再难受,腕上的伤却开始疼起来。 他走到床边,看到薄薄一层纱布上有隐约沁出的血渍,长眉顿蹙,转身又拿了药箱过来。 重又清理了伤口,上药,裹上纱布。 她瞧着他认真却又轻柔的动作,渐渐有些回不过神。 “怎么了?” 厉慎珩收好药箱,看着她发愣的样子,不由得伸手抚了抚她鬓发:“在想什么。” 静微缓缓的摇头,“我有点渴。” 他眉宇间柔色更深:“是我疏忽了,我去给你拿氺。” 静微看着他转过身的背影,眼圈蓦地红了。 昨夜发生一切她已经逐渐清晰想起,最可怕的梦已经过去了,真好。 而更好的却是,她再不会对那些所谓亲人,有任何的幻想了。 亲生母女又如何,有些人,是天生没有父母缘分的。 既然如此,她也不用再强求。 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之后,她已经彻底醒悟了。 厉慎珩端了温水过来,喂静微一口一口喝下。 “好点了吗?想吃什么东西,我让厨房做。”厉慎珩放下水杯,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热度已经完全降了下来。 “昨晚……” 静微有些欲言又止,方才睡醒,她看到了自己身上斑斑的痕迹。 她并非十六岁的无知少女,她已然知晓身上这些痕迹是怎么来的了。 只是…… 好像身体又没有那种异样的疼痛,毕竟上辈子,第一次和厉慎珩发生关系之后,她三天都没能下床。 静微到现在还记得,自己那一夜疼成了什么样,厉慎珩那里实在太吓人了,当时的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她会不会被撑裂,会不会活不过这一夜…… 可后来,她非但适应了不说,还常常懊悔羞恼自己每一次都被他撩的无法自持,明明是抗拒的,可到最后在他身下眼波含水,一副被狠狠疼爱过的娇羞模样的人,也是她…… 静微一张脸都红透了。 但她除了手腕上的伤有些疼之外,其他并没有异样,所以她现在,根本不确定昨夜厉慎珩到底碰了她没有。 听她说起昨夜,厉慎珩不由得有些微微不自在,年轻英俊的男人耳际浮起可疑的一抹红色,“昨夜是医生给你打了镇定剂,你才睡着的……”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