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为了钱,球总是可以折腰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25章 为了钱,球总是可以折腰的!

这样的小人,死一百次也不足惜,只是如今,法律总要凌驾人情之上,毕竟社会要靠法治。 “顾家那边,我会让他们松口和解,只是还请总统先生包涵,在帝都惹出这样的事,又要劳烦总统先生善后” “我肯帮这个忙,也是因为这些年你掌管南疆,从没闹过什么幺蛾子,你肯给总统府面子,我自然也会给你这个面子。” 厉慎珩说着一笑“军权变更不是小事,南疆也和其他地域情况不同,南疆民众信服戚家,若再变动,不免民心不稳,长烆啊,南疆我依然还交给你们戚家,你就好好给我守着南疆的门户就行了” 戚长烆不免有些动容“总统先生” “好了,好好做事,多做好事,就算是你为国为我分忧了,去吧,先把赵承巽的事解决了,我看他的事一日不解决,你也不能安心。” “总统先生放心,有我戚长烆一日在,南疆就不会乱,我定会为总统先生守好南疆门户,不让总统先生费心” 戚长烆离开总统府,直接吩咐司机驱车去医院。 小小一个顾家和顾昭,他戚长烆根本不会放在眼里,更不需要他亲自来出面。 而他之所以会纡尊降贵亲自见顾昭,也不过是因为事涉赵承巽而已。 “军长,总统先生对您还是很满意的,有总统府的支持,南疆那些人也得收敛一点了” “与冷家的事,以后不许再提起。” 副官怔了一下,却还是道“军长,冷小姐等了您那么多年,冷家对您也是忠心耿耿” “我知道冷家的忠心,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了冷家,只是与冷家的婚事,是绝无可能的。” “那若是南疆那边的元老们再问起您子嗣的事” “这些事容后再谈。” 戚长烆听到这些也不免有些心浮气躁,他这样骄傲的性子,又怎肯和自己不喜的人行那颠鸾倒凤的事。 就算他可以随便找个女人生个孩子搪塞住那些风言风语,可他却也不愿这样去做。 “军长,暂时还是不要先把话说死吧,以免伤了冷家的脸面,伤了彼此的情分。” 那冷家千金冷雪色极得冷家老爷子的喜爱,为了这个孙女,不知伤心了多少次。 军长从前顾念着冷家的脸面,只是婉转的拒绝过几次,那冷小姐就不肯死心,一直痴痴等着军长。 现下若是军长斩钉截铁说了不会和冷家联姻,依着那冷家千金的痴心,还不要伤心死 风口浪尖上,还是求稳的好。 戚长烆也知道此时关键时期,有些事只得退让一步,也就点头应了“待我回南疆后,亲自去见冷家老爷子一面吧。” “那就再好不过了。” “警局那边怎么样,没人难为他吧” “您放心吧,都交代过了,没人会难为赵公子的。” 戚长烆这才微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这次,是太委屈他了。” 江夫人落座之后,见江沉寒选的这餐厅还有儿童主题,不免好奇起来“你这是要请咱们交好的哪家小少爷小小姐不成” “您待会儿就知道了。” 江沉寒越是这般神神秘秘的,江夫人就越是好奇的不行。 直到江沉寒的车子驶到餐厅外,司机下车恭恭敬敬的开了后座车门,江夫人眼尖的看到那个跳下车的小身影,竟是激动的一下站了起来“哎呀,这不是球球吗” “对,就是球球。” “沉寒,你认识这孩子”江夫人心里一个压不住的念头直往上冒,却又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江沉寒。 “我自然认识,您难道没觉得他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 江沉寒望着球球轻笑了笑,眼底的骄傲,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 江夫人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欢喜的不知如何是好,江沉寒已经站起身迎了过去,球球背着小手上了台阶,侍应生帮他拉开门,他还不忘绅士的道谢,那小模样别提多好笑多可爱了。 江夫人直恨不得将他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上一通,这鬼灵精,怨不得沉寒会说这孩子将来怕是比他还要厉害,这般小小年纪,将她这个老婆子也唬的团团转。 “来了” 江沉寒伸手,揉了揉球总梳的油光发亮的小油头。 球球皱了皱包子脸“江总,你不要破坏我的发型” 江夫人也狠狠瞪江沉寒“就是,你弄他头发干什么,手怎么这么贱” 江沉寒“” 球球看向江夫人,微微抿紧了小嘴,有些欲言又止。 江夫人脸上堆满了笑“球球咱们见过面的,是不是” 球球到底还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点了点头“奶奶好。” “哎,哎,球球你也好”江夫人欢喜不已,眼眶却又不免有些泛酸了,明明是自己的亲孙子,却被他们江家自个儿作的,见面都不相识,连亲香亲香的勇气都没有。 球球看向江沉寒,眼底的质问很明显,之前谈好的出场费是只陪你江总一个人用餐的费用,现在你又带了哥人来,难道出场费不要再加一些吗 江沉寒关好包厢的门,很淡定的看向江夫人,“我不是让您准备了二百万吗” 江夫人一怔,旋即又回过神来,慌忙从包里拿了支票出来,正要递过去,忽地又明白了什么,又收了回去,并拿了支笔出来,嘴里念念有词的添了个0“这可是给咱们球球的见面礼,二百万也太寒碜了,哪有奶奶给孙子见面礼这样少的,不行,我得再添个0” 江沉寒“” 此刻想起来,当初球球来江氏集团找他谈判,说的压根就不是大话,瞧着江夫人此时这样儿,球球要真是回来江家和他争家产,江夫人一定胳膊肘子往球球身上拐,江家哪里还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球球乌黑的眼珠骨碌碌转了转,立刻上前一步,甜甜笑着轻轻拽住了江夫人的衣袖“奶奶” 江夫人看着他白嫩白嫩的小手指头拽着自己衣袖摇晃,只觉心都要化掉了,“哎乖宝贝,你想和奶奶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