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他终于要彻底摆脱那个他厌恶而又痛恨的人了吧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24章 他终于要彻底摆脱那个他厌恶而又痛恨的人了吧

“赵公子,您还不知道,如今外面发生了什么吧” 这声音很陌生,赵承巽可以确定他不认识这个人,也从没有听过这把声音。 他终是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 “赵公子果然相貌不凡,怨不得我们军长大人这般执念难舍。” 赵承巽带着手铐的双手,蓦地捏紧了。 那人的目光落在他青筋毕现的手背上,眼底微微笑意闪了闪。 果然他们的消息没有误,这个赵承巽非但对戚长烆无意,甚至还因为和戚长烆的这一层关系,深感羞辱,对戚长烆恨之入骨。 “只是可惜了” 来人轻轻叹了一声“赵公子想必还不知道吧,您杀人未遂入狱,戚军长为了洗脱身上的污点,已经登报宣布与你素昧平生根本不相识,帝都流言全是有心之人捏造污蔑的,而且” “而且,戚军长不日就要回南疆与冷家千金冷雪色,成婚了” 来人说完这一句,目光定定看向赵承巽。 赵承巽却自始至终面色平静,甚至,在听到最后一句时,他还淡淡的笑了笑。 “唉,我们这些外人,听了这消息都为赵公子难过赵公子这一身的污名和牢狱之灾,都是因戚军长而起,可如今戚军长却甩脸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将您置于这水深火热之中不管不顾” “你究竟想要与我说什么你费尽心思来这里见我,为的不是与我说这些吧。” “赵公子真是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真是舒服。” 来人笑意更深了几分“赵公子,戚长烆逼你,辱你,将你害成这般,你就不想报复吗” “他是南疆高高在上的掌权者,我一介白丁,怎么斗得过他。” “如果他以后再也做不了南疆的掌权者呢” 赵承巽忽然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赵公子不用管这些,只要知道,戚长烆是你的仇人,也是我们的死敌,咱们是一条战线的人,就足够了。” “一条战线” 赵承巽轻笑了一声,他心里其实已经隐约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在南疆五年,他不是不知道权掌戚家的一些传闻和内幕。 戚长烆铁血上位,他的伯父戚仲威铩羽而归,这些年来,一直心中不服,千方百计想要将戚长烆从那个位子上拉下来,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来人该是戚仲威留在帝都的眼线和心腹。 抓了这次机会,想要兴风作浪将戚长烆拽下来。 他当然乐见于此。 戚长烆将他害到这般万劫不复的地位,他恨不得生啖其肉生饮其血,有这样一个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又怎会不抓住。 “是啊,赵公子遭受这样奇耻大辱,难道不想报仇如今赵公子只要按我所说去做,外面有我们来周全,戚长烆这一次,这一关,是绝对过不去了” “你们要我做什么。” 赵承巽漠漠开口,眼底一片血色弥漫。 这世上每一个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都受不得这样的羞辱。 戚长烆如果真有那万劫不复的一天,也怪不得他赵承巽此时的心狠。 当初他若是从不曾招惹过他,他今日,又怎会与人同流合污,要将他置于死地 “赵公子,您只要在这牢里,亲笔写一封血书,将戚长烆如何逼你就范的来龙去脉写的清清楚楚余下的事,自有我们来周全” 赵承巽抬头看向窗子外,烈日已经穿破了云层,万条金光如针刺一般射向大地,却好似怎么都没有办法让这些见不得光的污浊和晦暗消散 他轻轻闭上眼,喉头微微滚动,苍白的脸渐渐又成了死一样的平静。 他慢慢的说了一个字“好。” 他说完这个字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眼前竟是浮现了戚长烆那一张让人生厌的脸。 他的桃花眼细长,薄唇里噙着笑看着他,伸手捏住他的下颌,他叫他承巽,他没有动怒发脾气的时候,会很温柔的吻他,虽然他很厌恶他的一切碰触和亲吻 赵承巽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刻他为什么会想起戚长烆。 也许,他是知道,他终于要彻底的摆脱这个他厌恶而又痛恨的人了吧 “赵公子,您就等着好消息吧。” “总统先生,如果能让承巽从牢里出来,洗脱身上的这些罪名和污点,我戚长烆愿意立誓,交出南疆军权,自此以后,与滇南一般,隶属中央军控管” 厉慎珩闻言不免有些讶异“长烆,你们南疆戚家劳苦功高,咱们a国建国之时就曾立下规矩,南疆自治,戚家掌控南疆,代代相传,中央军不会插手,总统府也不会插手,类同自治。” “是,祖辈的功勋,让我们这些晚辈坐享其成已经数载,如今早已国泰民安海晏河清,南疆军权归从中央军,也是合情合理之事” 厉慎珩定定看了戚长烆一眼,这个南疆的掌权者还真是让他有些意外。 怨不得人人都说,南疆戚家出情圣,之前一个戚长沣已经让人刮目相看,如今这戚长烆,倒是比他的弟弟还要疯魔。 多少人眼红艳羡南疆戚家,可他却轻飘飘一句话就甘愿把南疆军权让出来。 要知道如今的戚家,在南疆就让土皇帝一般,做惯了皇帝,谁又肯去做臣子呢。 “你都是为了赵承巽吧。” 戚长烆沉默不语。 “这件事,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真的免了赵承巽的罪责,不免让人不服,还是要从顾家那边解决,若是顾家肯和解,赵承巽出来,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厉慎珩对顾家没有好感,全是因为静微将顾家和顾昭从前的所作所为都和他说了。 他才知道顾昭当年是捏着鼻子娶的赵彤,娶了之后却磋磨折辱不断,赵彤连着落了三胎,顾昭又不肯离婚,还是赵承巽回来帝都之后,在宓儿的帮助下,赵彤才得以和顾昭离婚,回了赵家。 那顾昭自此就怀恨在心,而这次的事端,也是他先挑起来的,说的话语污秽不堪,这般羞辱,也难怪赵承巽会忍不住要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