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在儿子跟前,都是演戏高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22章 在儿子跟前,都是演戏高手

<>“还债?” 江沉寒轻轻笑了笑,他上前一步,定定望着宓儿的眼:“只是宓儿,我从来不信这些,我也从来不信命。” “你又想怎样?江沉寒你已经亲口说了要放手了,我们之间连合约上的关系都没有了……” “是,我是说过,并且,不会更改,但是,在你出院之前,这些承诺,不会生效。” “无耻!” “你就当我无耻好了。” 江沉寒直接强势将宓儿打横抱了起来,任她怎样踢腾,挣扎,反抗,他都不为所动,直到走出电梯,走到病房外,江沉寒一脚踹开房门,将宓儿放在床上:“你最好乖乖在医院养伤,不然,我也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球球已经回来了,不是么。” “你——”宓儿整个身体都绷紧僵硬了起来,她死死盯着江沉寒,恨意弥漫席卷全身,她真恨不得能将面前这个男人给一刀捅死,再也不用看见他这张脸了! “你们在干什么?” 穿着小睡袍的球球睡眼惺忪的推开房门,有些讶异的望着床上呈剑拔弩张之态的二人。 江沉寒一怔,旋即手上已经下意识的将被子拉起来,又仔细给宓儿掖了掖被角,顺便在宓儿脸上亲了一口,这才一副温柔好男人的样子开口道:“你妈妈刚才出去散了散步,回来时体力不支,所以我就抱了她上楼……” 宓儿气的死死咬紧了牙关,但却也深知,大人之间所有恩怨都不该在孩子面前表露出来,因此,强挤了笑出来:“嗯……我刚才忽然有点头晕。” 球球了然的‘哦……’了一声,目光在两人暧昧姿势上转了转,干脆利落的转身回房间;“那你们继续,我戴上耳塞了,不怕吵。雅文言情.org” 房门关上了,宓儿脸上的假笑立时垮了下来,抬脚就去踹江沉寒:“你给我滚下去!” 江沉寒淡淡看了她一眼:“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宓儿翻身就要下床,江沉寒一边垂眸慢条斯理整理着自己微有些凌乱的衬衫和领带,一边沉声道:“别忘了我的话,如今不是你一个儿,球球也在呢。” 宓儿气的银牙紧咬,抓了枕头往他身上砸去,江沉寒闪身躲开,淡淡笑了笑:“我走了。” “滚!” 宓儿气的低吼,江沉寒眼底的光芒微微暗了暗,他看了她一会儿,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了病房。 宓儿躺在床上,好一会儿还觉得心头发堵的厉害。 赵承巽也不知现在处境怎么样了,还有顾昭,是生是死? 宓儿心里乱七八糟的一团,翻出手机打开微博刷消息。 微博上各种爆料不断,有在医院工作的八卦群众匿名爆料说顾昭现在还在抢救,最重的伤还是脖子上挨的那一下。 现在事情不明朗,各种说法都有,有人站赵承巽,也有人站顾昭这边,毕竟大庭广众之下就蓄意杀人,也实在拉不了什么好感。 而那顾昭,在帝都的名声算不上好也不算差,所以,舆论现在对赵承巽还是极其不利的。 宓儿心事重重的关上手机,旁边的门却又开了,球总已经换掉了睡衣,小西装穿的很板正,头发也梳的油光发亮,一副要去约会的架势。 宓儿看了一眼儿子,不免好奇:“你干什么?打扮的像是拆白党一样……” 球球:“……” 拆白党是专门骗大姑娘小媳妇的,他是这种人吗? “我出去一下,有个饭局,吃完晚饭就回来。” “饭局?你有什么饭局?你在国内谁都不认识……” “宋女士,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现在我都可以照顾你了,所以,请你给你儿子留一点自由的空间可以吗?” “我就是问问你参加什么饭局,和谁一起而已……” 球球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如果参加这个饭局之后,我回来就可以给你一百万,你还问不问?” “快走不送,如果叫不到车我可以让我司机送你过去……” 球球:“……” 他就知道,宋女士钻到了钱眼里,为了钱,儿子都能卖掉。 “不用了,下面有车接我。” 球球理了理西装,就要出门。 宓儿到底还是担心:“儿子,你这神神秘秘的,到底是干什么啊?你不会被人骗了吧?谁这么傻啊邀请你吃饭还倒给一百万……” “那个人人傻钱多不行吗?” “你确定没事儿?”宓儿对球球还是很放心的,毕竟球球比她智商高多了,她与其担心儿子会被人骗,还不如担心自己呢。 “确定,放心吧。” “那我让我助理跟着你行不行?” “你要是不放心,让人偷偷跟着我也行。” 球总现在还没告诉宋女士,他已经从江总那里骗了几百万了,除去刚才忍痛割爱给宋女士的一百万,他现在定的小目标是,先骗他个一千万再说。 “那好吧,那你记得和我随时保持联络,吃过晚饭就回来,不能超过九点。” “好,记住了。” 宓儿看着球球有模有样的去赴约了,心里到底还是有点担心的。 干脆掀被下床走到窗子边偷偷往楼下瞄着。 过了大约三分钟的样子,球球从楼里出来了。 不远处确实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而且那车子看起来还有点眼熟。 宓儿不由得睁大了眼,想要看清车牌,可车子里已经走下来了一个人…… 那是江沉寒的司机! 宓儿差点失控的尖叫了一声从楼上蹦下去,可球球却已经笑眯眯的和那司机大叔说说笑笑的上车离开了…… 这架势,一看就不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这臭小子,他什么时候背着她和江沉寒混到一起了? 是了,江沉寒肯定是用钱笼络球球的,这臭小子,就被几百万骗的团团转,她又不是抠门少了他的零花钱! 宓儿气的团团转,要是球球当真被江沉寒那人渣给哄住了,要是球球再被江沉寒这老谋深算的老狐狸骗的当真要和他一条心…… 宓儿只觉得心口都憋的生疼,怔怔坐在床上发了半天的呆。 不会的,她生的养的儿子,是绝不会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