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她不能坐以待毙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82章 她不能坐以待毙

天亮,杜保国全家都被部队拿枪端平的消息,一阵风似的席卷了全城。 阮思雨紧闭了卧室的门,又用被子将自己全身上下都蒙了起来,饶是如此,她仍是颤抖不停。 昨夜的枪声像是依旧在耳边回荡,她不敢睡觉,闭上眼就是被人用枪顶着后背的场景。 她开始后悔了,她是真的后悔。 只是,她后悔的却是为什么自己不做的再缜密一些,为什么,就让那阮静微逃过了这一劫呢。 她更后悔,自己不该傻到亲自出面做这件,就该让田小芬去做。 这样等到事发,她也是干干净净的,厉慎珩也不会报复她。 一夜未合眼到天亮,直到客厅外面传来细微的声响,阮思雨只觉得心跳都快停止了,直到田小芬的声音有些虚弱的响起,阮思雨方才舒出一口气,整个人虚脱了一般软软瘫在了床上。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像个办法逃过这一劫。 对,田小芬,就把一切都推到田小芬的身上,不管怎么说田小芬是阮静微的亲妈,厉慎珩就算是再要报复,也要顾忌母女关系。 大不了也就是吃一点苦头,等将来她出人头地嫁个高干子弟,再好好孝敬她补偿她不就行了? 如果这一次被厉慎珩知道是她在背后搞的鬼,她敢保证,依着厉慎珩的性子,她绝对玩完了。 她完蛋对田小芬有什么好处?她想,她将这些利害关系给田小芬掰开揉碎说明白,她一定会帮她担下所有罪名。 阮思雨下定决心,翻身下床,对着镜子将自己的眼睛揉的更红了一些,又把头发抓乱,这才开了门,委屈的哭出声来喊了一声:“妈……” …… 厉慎珩听着周从回禀。 事情说起来并不复杂,田小芬因为穷怕了,向来十分贪钱,之前阮正泽忽然查家里的存折,田小芬无可奈何之下,收了杜保国的钱,过了这一关。 这也就有了后来,她让杜保国出二十万,想把自己小女儿阮静微嫁给杜保国做续弦的打算。 只是阮正泽去南方打工之前发了话,静微还小,不能嫁人。 所以田小芬方才想出了这样的毒计,让杜保国得了静微的身子,然后再告诉阮正泽,是静微不要脸爬到男人床上去,现在发生了关系,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嫁过去。 阮正泽是个封建老古董,女儿做了这样败坏门风的事,肯定只能听从田小芬的意见让静微嫁人。 还真是算计的滴水不漏。 如果那天晚上静微和他没有约,如果不是他之前已经知晓了田小芬和阮思雨做过的那些事,从而对两人心存戒心,如果他出现的再迟一点,静微怕是已经着了二人的道儿。 “阮思雨没有掺合进去?” 厉慎珩有些不信,周从道:“那田小芬是个贪生怕死的,不敢说谎,杜保国吓的半疯,现在还神志不清,问什么都问不出来,还待商榷。” “盯着阮思雨。” “少爷放心,我都安排妥当了。” 周从这边话音刚落,就听到隔壁卧室传来低低一声惊呼,那声音婉转迤逦,让人联想浮翩,周从不敢多逗留,赶紧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