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是她的错,是她瞎了眼瞎了心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20章 是她的错,是她瞎了眼瞎了心

顾太太此时倒敢冲了上来,嚎叫着一巴掌搧在赵承巽脸上,又在他脸上抓出了几道血道子,警察象征性的拦了拦,赵承巽依旧是毫无反应,直到警察一左一右扣着他,将他带到警车边。 而闻讯赶来的戚长烆,车驾正好停下,戚长烆匆匆下车,与赵承巽刚好打了照面。 赵承巽缓缓停了脚步,警察拽了他一下,他没有动,另一个警察抬脚踹在了他膝弯上,他身子趔趄了一下,戚长烆倏然咬紧了牙关。 “戚长烆,你满意了吗?” 赵承巽咧开嘴,对戚长烆笑了一笑,他脸上沾着血,阳光下越发显得他牙齿白**人,戚长烆看着他惨白的笑,他缓缓上前了一步,双脚却又似被定住了一般,再不能动。 “承巽……” 戚长烆只觉得自己的嗓子好像被黏住了,他只喊了一声赵承巽的名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戚军长,公务在身,抱歉了。” 警察说完,就推了赵承巽上车。 赵承巽垂下视线,任由警察将他推上警车,他没有再看戚长烆一眼,也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 戚长烆看着警车的门关上,他知道他此时什么都不能做不能说。 众目睽睽之下赵承巽捅伤顾昭,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这罪责没那么容易逃过去,这也不是在南疆。 所以他不能阻止警察带走赵承巽,再给他添一项罪名。 戚长烆看着警车远去,他紧咬牙关,吩咐身侧下属:“盯着警局那边,还有顾昭那,是生是死第一时间告诉我,备车,我要去总统府。” …… 因着事情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的,根本遮掩不住,很快传遍整个帝都。 宓儿自然也第一时间在手机上看到了这条新闻。 她简直震惊的无以复加,此时再想起来那天赵承巽又愤怒又尴尬的样子,她方才明白,为何那日他会如此失态。 赵承巽曾是不折不扣的天之骄子,可后来,赵家败落,他从云端跌落,却也一路咬牙撑过来了。 顾昭和顾家对他的妹妹赵彤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他对顾昭对顾家恨之入骨,却也未曾失控成这般。 可见戚长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给他带来的伤害,又有多深。 宓儿心里很难受,她亦是真心将赵承巽当作好朋友看待。 发生这样的事情,赵承巽这辈子岂不是全都毁了? 若是那顾昭当真死了,赵承巽就算不被判死刑,也要坐几十年的牢…… 宓儿第一时间联络了她认识的律师朋友,咨询赵承巽的案子。 结果却很不乐观。 赵承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凶杀人的,在刺中顾昭颈部,顾昭失去反抗能力之后,他又捅了顾昭一次,那就不是过失伤人,而是蓄意谋杀了。 若是顾昭没死,他一个蓄意杀人未遂的罪名也是逃不掉的。 不管怎样,这牢,赵承巽是坐定了。 宓儿失魂落魄的挂了电话,微博上此时却又闹出一桩大新闻来。 有人匿名发了帖子,言说之前江氏集团总裁江沉寒曾在去南疆之时私下拜访了戚长烆,因着赵承巽与宋宓儿私交过甚,江沉寒怀恨在心,在知道了戚长烆对赵承巽有意之后,从中撺掇,所以才有了戚长烆去帝都述职,然后借机软硬兼施将赵承巽弄到手一事…… 那发帖人还说,罪魁祸首实则就是江沉寒,若是没有江沉寒小人之心行出这样龌龊之事,赵承巽今日也不会被人羞辱盛怒失控之下做出行凶之事来…… 发帖人在爆料最后还说,江沉寒本就是个薄情寡义的小人,跟在他身边十来年的下属,他都能不留丝毫情面和退路,做出这样的事也不让人意外,毕竟当年,自己的枕边人和亲生骨肉,都能弃之不顾,不管不问,本就是冷血恶毒之人,对于情敌,当然更不会心慈手软。 这个帖子虽然很快就被删除了,但是手快的网友早就截图保存了下来。 宓儿一字一句看完,只觉得心头一阵一阵发凉。 江沉寒去南疆,她是知道的,他走之前,还曾来过她的公寓找她,告诉她,让她等他回来。 她想过他会对赵承巽不利,也想过他可能会做出什么阴毒的事来。 所以她拒绝了赵承巽,与赵承巽只是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为的就是不牵连到他。 可没想到,江沉寒竟是这般睚眦必报,生生将赵承巽逼到这般境地…… 而她却被蒙在鼓中,一无所知! 根本就是她害了赵承巽,如果当初她没有招惹赵承巽,江沉寒也不会这般恨他,以至于用这样恶毒的手段来报复他…… 宓儿攥着手机,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是她的错,是她瞎了眼瞎了心。 竟会以为江沉寒这个人并没有坏透,还有几分良善之心。 她根本就不该帮他说话,她根本就该在记者面前说,就是他江沉寒用她宋宓儿算计了江文远,她就该彻底的毁了他! 省得留着他这样的人渣,恶棍,再去祸害别人。 她甚至还对他存着几分的希冀,甚至还想要找秦月问上辈子的事…… 问上辈子的事做什么? 问出来他最后善待球球,照顾了球球,所以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给他一个机会,然后重新开始? 宓儿忽然抬起手,一巴掌搧在了自己的脸上。 宋宓儿,你这一辈子,根本也是白活了。 老天爷让你重活一辈子,是想让你看清楚有些人的真面目再也不要重蹈覆辙的,而不是让你自己骗自己,再一次傻乎乎的走上同一条绝路去的。 宋宓儿,你辜负了上天的好意,你也辜负了你这多活的一辈子。 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你就不该眼睁睁的看着你的朋友身陷囹圄却什么都不做…… 宓儿吸了吸鼻子,将夺眶的眼泪尽数逼了回去,她掀被下床,换了衣服,拿了手机和包就向病房外走去。 这会儿正是下午三点钟左右,球球刚才吃了午饭陪了她一会儿,就按习惯去睡午觉了。 宓儿交代了护士小姐,若是球球醒了,就让他乖乖在病房等着她,她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但她实在不能就这样安生的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赵承巽真的去吃牢饭。 宓儿刚下楼,就看到了迎面过来步伐匆匆的江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