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是我以前对她不够好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18章 是我以前对她不够好

满意归满意,给亲妈撑腰出气这样的事,还是要寸步不让的。 江沉寒虽看不到球球,但却也能想象出来那孩子此刻微微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样子。 他心里,竟是有些莫名的羡慕,羡慕球球这样的护着宓儿,永远都坚定不移的站在她的身边,尽他一切的力量,护着她。 “你在新闻上看到的?” “对。” “你现在在哪?” 江沉寒攥着手机轻笑了笑,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球球现在应该已经回了国内。 “这个不重要,江总,重要的是,宋女士为什么会受伤,还有,外面沸沸扬扬的传闻又是怎么回事?” “球球,你现在年纪还太小,说这些事你也不会明白,你只要记住,以后不会有人伤害你们母子就行了。” “我并不觉得江总的保证有什么用。” 江沉寒沉默了片刻,“我已经解除了和她的合约,今后,不管是在私人生活上,还是工作上,我和她都不再有任何牵连了,她可以随心所欲做她想做的任何事。” “这次的事情,和我们江家有关,是江家对不起她,你放心,我会给她一个交代。” “你确定要放手了?” “嗯,我已经决定了。” “你怎么想清楚的?” “也许就是在她受伤昏迷的时候,我忽然想明白的吧。” “如果她以后爱上别人,或者想要嫁人生子,你都不会再干涉她,对不对?” 江沉寒觉得喉头有些苦涩,但却还是点了头:“对,我答应她了,就不会再反悔了。” “江总……我总觉得你会后悔的。” “那你是建议我再重新追求她一次吗?” 球球很认真的想了想:“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宋女士那样的性格,如果她喜欢你,她会主动追求你的。” “球球,你这话听起来,有点伤人啊。” “宋女士的性子有点倔,她决定的事,大约要她反悔也是很难的。” “是我以前对她不够好。” “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江总,你记得你的承诺就好,宋女士总不能就这样白白被人伤了,这个公道,是一定要为她讨回来的。” “你放心吧,伤了她的人,我绝不会放过的。” “那我先挂了……” “等会儿……” “怎么了江总,还有事儿吗?” “球总现在出场费又涨了没有?我想趁着球总现在的出场费我还能付得起,约球总吃个饭。” 球球忍不住笑了:“好啊,挣钱的事儿我还是乐意的,还是老账户,你打钱定时间。” 江沉寒似看到了那个小孩子有些得意洋洋的样子,眼底也不由含了笑:“好啊,我定好时间再给你打电话。” 球球‘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江沉寒攥着手机站在窗边,也许他如今和宓儿之间唯一的牵连,就是这个他曾经根本不想要的孩子了。 而他也从来不曾想到,有那么一日,他会需要用这个他曾不想要的孩子,来维系着他和宓儿之间最后的一缕牵绊。 江夫人端了一盘水果敲开书房的门,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回来这么久了,心里头还是总想着在医院见到的那个小孩子。 她连一次都没见过球球呢,甚至,连张照片都没有见过…… “我今天去医院看宓儿,见到球球了……” 江夫人将水果盘放下,叹了一声摇摇头:“不是你和宓儿的球球,是她好闺蜜的孩子……也叫球球。” 江夫人这一席话直接把江沉寒给绕晕了,待到问清楚怎么回事,江沉寒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又不好当场拆穿江夫人是被球球这孩子给诳了,只得顺着江夫人的话安慰了她几句。 “沉寒,你给妈说说,球球那孩子到底什么模样儿,是像你还是像宓儿……”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他和我小时候长的很像。” 江夫人不免心头生疑:“我今天在医院遇到那孩子,就和你小时候很像,可他却给宓儿叫阿姨……沉寒,你说咱们球球,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也这样漂亮可爱?” “球球是她的,论起来,和你,我,江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江夫人立时又难受起来:“这是造了什么孽了,我要是早知道有今日,我决不会说不出那样的话来……” “行了,现在说这些,也毫无意义了。” 江夫人心里纵然再怎样难过,可也无济于事,宋宓儿现在不愿意再和江家有任何瓜葛,她也不能逼着她答应,毕竟,江夫人自个儿也没脸做出这样的事来。 “明天您跟我一起去参加个饭局吧,也散散心。” 江沉寒并没有直接对江夫人说出实情,只是看着她如今似是真的后悔了,也是真心想要接纳宋宓儿母子,江沉寒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江夫人渐渐年纪大了,年纪大了,人就爱心软,她现在态度转变,也不让人意外。 “你的饭局,我一个老婆子去参加干什么,不去了不去了。” 江夫人提不起兴趣。 “去吧,难得让您陪我吃个饭,您也就当成全我这片孝心了。” 江沉寒这些年性子越来越沉郁,在家中也甚少说话,江夫人也难得听到儿子说这样的软和话,又怎么舍得再拒绝儿子的好意? 江沉寒又笑着打趣了一句:“不过,我可得把这丑话先说在前头,您老人家明日要参加饭局,可得先从您的小金库里拿出二百万出来……” “这又是什么意思?” “您就准备二百万好了,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江夫人一头雾水,但她自来对江沉寒言听计从惯了,既然是儿子让她准备,她也就准备了。 更何况二百万,对于江家的当家主母来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 陆邵北和秦好在看到新闻后也来了医院看望宓儿。 秦好还神秘兮兮的告诉了宓儿一个秘密。 “宓儿,你让我和邵北提防着秦月,我们这些日子处处小心,确实发现了很多不对劲儿的地方……” “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