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他当初就不该一时心软娶了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14章 他当初就不该一时心软娶了她!

“二哥……那姓赵的可是你的情敌,你怎么还护着他啊?咱们不是该让天底下的人都知道,他赵承巽现在要靠卖.屁股谋生……” “够了!” “高斌你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 陈景然也觉得高斌说的有些过了,说句难听点的话,当日裴家要是当真成了事,他们这些世家就是赵家和裴家如今的下场,指不定还要更惨几分。 赵承巽从一个纨绔公子哥儿到家破人亡人人都能踩一脚的落魄如泥,今日凭借一己之力在帝都站稳脚跟撑起赵家门户,已经很艰难了。 高斌刚才那话也说的太难听了。 赵承巽但凡有个其他的门路,也不会被戚长烆给得逞。 毕竟,戚长烆实在手中权柄太盛,赵承巽如今一介白丁,又怎么和强权抗衡? “你想想,要是当初裴家成了事,赵家和赵承巽今日的处境,就是咱们的下场,再说了,含璋都说了给赵承巽个机会,这些挤兑人的话,就别再说了。” “我知道了,我一定把我这张破嘴管好,绝不拿出去乱说。” “你最好给我记清楚,别又在哪里灌了几两黄汤,就又嘴上没个把门儿的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记清楚……” “你们先喝,我就先走了。” 一直在闷头喝酒没说话徐慕舟,拿了军帽站起身就向包厢外走去。 他喝的着实不少,纵然酒量好,这会儿整个人也有些摇晃。 江沉寒忙叫住他:“醒醒酒再走,慕舟,你有些醉了……” 徐慕舟摆了摆手,执意要离开。 江沉寒见他走路都有些虚浮,却又知道他的脾性劝不住,就亲自送了他出去。 “是不是和嫂子怄气了?” 等电梯的时候,江沉寒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徐慕舟却自嘲的笑了笑:“怄气?周念可从来不会和我怄气。” 果然还是给他猜中了,徐慕舟跑来酗酒,还是因为周念的事儿。 “女人还是要多哄一哄的,嫂子到底年纪小,你就多包涵点。” 徐慕舟摇了摇头,摸了支烟出来点上:“女人真他妈的麻烦,老子宁愿以后每天住在部队和新兵蛋子打交道,都不愿和她们再多说半个字。” 江沉寒不知想到了什么,面上神色恍惚了一阵,方才道:“其实女人很好哄的,你有什么事什么话也都不要憋在心里头,再者说,你和嫂子这样长年累月的两地分居,也不是事儿……” 徐慕舟听到‘两地分居’四个字,像是骤然被什么给刺中了,当下一张脸都铁青了下来。 两地分居不是他徐慕舟提出来的,是她周念心心念念要的结果。 他成全她,可她做了什么好事? 徐慕舟攥紧十指,攥的手指关节都在咯吱作响。 他似又想起他盛怒之下拿出配枪指着她时,她眼底的震惊和惶恐之色。 她还知道害怕,她还有脸害怕? 他当初就不该一时心软把她从滇南的乱葬岗子上给救回来。 他当初也不该被她的花言巧语给蒙蔽了再一次心软娶了她回来。 他就该冷眼看着周家把她磋磨死,也不至于今日,他被她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沉寒,今后咱们兄弟一起喝酒,就痛痛快快的喝酒,别提那些女人的破事。” 徐慕舟掐了手中的烟,电梯门开,他迈步进去,江沉寒看着徐慕舟又恢复了如常那种带着些面谈的冷凝和不苟言笑的模样,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他们这些人,终究还是没有含璋活的通透。 也是因此,如今只得了圆满的人,也就含璋一个儿。 哦对了,要说还有一个,就是林婷婷和戚长沣。 谁能想到呢,曾爱着霍沛东爱到甘愿为他折下双翼心甘情愿降落的林婷婷,却也能在看透生死之后,彻底的转身,再也不回头。 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走不出来,看不透彻? 他江沉寒自己,又何尝不是。 …… 江夫人坐在宋宓儿床边椅子上,一时之间,却有些不知如何开口是好。 宓儿此时,却心中坦然,波澜平静。 一则她不亏欠江家任何人,二则,江沉寒已经和她中止了合约,再无什么东西束缚着她,她也不用顾及什么。 若是江夫人出言不逊,她也不会忍气吞声,若是江夫人只是好心来看她,这份好意她也坦然接受。 “宋小姐……”江夫人到底还是有些尴尬。 说句实在话,曾经在江沉寒和宋宓儿刚在一起的时候,江夫人对宋宓儿是十分看不上的。 她是大家闺秀出身,一辈子顺风顺水养尊处优,她所希冀的儿媳妇,也和自己一样,出身清白大家,温柔宽厚知进退,担当得起一家主母的重任来。 而宋宓儿,她的出身实在太差了,单亲,高中肄业就进了娱乐圈,然后一夜爆红绯闻不断,花边新闻满天飞,几乎被视为豪门公敌…… 换做任何一个夫人太太,大约都不会喜欢自己儿子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江夫人曾很不喜宋宓儿,也斩钉截铁说过绝不会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但若仔细论起来,实则她并未做过什么针对宓儿的事,也未曾暗地里动过什么下作的手脚。 也是因此,宓儿对江夫人并无太多的成见,也肯见她这一面。 “你的伤好些了吧?这次的事……是我们江家对不起你……” 宓儿倒是没想到这样的豪门贵妇来见她,竟是给她道歉的。 这些年,她被慢待过,讥讽过,被人看不起过,她早已习惯了,她就算再怎么样大红大紫,在豪门世家眼里,依旧是上不得台面的戏子而已。 江夫人今日带了这么多的补品过来,宓儿也没有想过她会开口道歉。 只是最初的一点错愕之后,宓儿已经很快平静了下来。 江家确实对不起她,她受这一句对不起也是应该的。 若是江老爷子还活着,她还想亲自问一问他老人家,江文远从国外偷偷跑回来劫持她并意图强暴她,是不是还是她宋宓儿的过错?她宋宓儿给江家招来的祸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遇总统定终身》,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