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霸气宓姐再次上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11章 霸气宓姐再次上线

周从是含璋最得用的下属之一,而但凡是周从挑选或者亲手带出来的人,都十分得用又忠心耿耿。 他如今将身边的人都大清洗了一番,很缺人手,就想从周从那边先借些人手过来,一则追查江文远下落,二则也要暗中保护着宓儿。 毕竟,江文远其人,留着终究是个祸端。 周从自然很快应了下来。 如今总统府不缺人手,他手底下的夜肆陆远等人也都能独当一面了,周从将人手重新调配了一番,送到了江沉寒身边去。 江沉寒就将人分成两拨,一拨去追查江文远下落,另一拨,暗中守着宓儿。 那江文远贼心不死,说不得什么时候又会对宓儿暗中动手。 这两日,江沉寒将这一切准备妥当,果然,外界的舆论风向渐渐就变了。 有人传言说当年江文远疯魔一般抛家弃子要娶宋宓儿,实则都是江沉寒和宋宓儿布的一个局,为的就是将江家家主的位子拿到手而已。 更有传言说,江文远这些年虽然被困在国外,但江沉寒还没放过他,江文远这次惦念妻儿偷偷回国了一趟,江沉寒竟然吩咐手下人将他‘剁碎了喂狗’!实在是行事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而江文远昔年的那些下属心腹也在造势,说江沉寒这样阴狠狭隘睚眦必报的人,是不配做江氏集团的掌舵者的,而江文远当年,才是老爷子属意的继承人,江家家主的位子根本就轮不到江沉寒的头上去! 更有人指责江沉寒过河拆桥,利用完宋宓儿却翻脸不认账,抛弃了这一对可怜可恨的母子。 江氏集团开始动荡,股民都不安起来,虽然江沉寒手段雷厉风行,股价暂时并无太大波动,但人心不稳,早晚还是要生出祸端。 而舆论渐渐沸沸扬扬,毫无消停的迹象,连总统府那边都有所耳闻。 厉慎珩得空给江沉寒打了电话,询问他这几日传言之事。 事情渐渐波及开来,董事会几个元老也对他十分不满,尤其是董老,当日会议上江沉寒撇下众人匆匆离开,董老心里就不乐意,如今传言尘嚣日上,以董老为首的几个,素日就不服江沉寒的老人,更是指责不断。 江沉寒接手江氏集团之后,就大刀阔斧的进行了一番改革,他素来行事随心所欲,又专横强势,集团内部很多仗着资历万事都要乱插一手不将他放在眼里的老人,被清退了不少,自然怀恨在心。 如今抓到机会,一个一个都跳了出来,话里话外竟都是要拨乱反正,迎江文远回来掌权江氏的意思。 江夫人此时才真的开始慌乱害怕起来,她原本以为江文远再无翻身的可能了,却没想到,她自个儿亲手给人家江文远制造了这个可能。 江夫人悔不当初,早知道,就该听沉寒的,当日直接杀了江文远,一了百了。 也不用今日看着三房又开始蹦达起来,而那陈芬,更是拉拢了一大批对江沉寒心怀不满,有心依附江文远之人,眼见的,就要上演一场逼宫大戏了。 事情闹到这样大,江沉寒也不再遮掩,直接对厉慎珩说了当日江文远劫走宓儿意图强.暴之事。 “我确实说了剁碎了喂狗这句话,而这话也并非气头上说的,如果他现在再落入我手中,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你这三叔,还真是鬼迷了心窍了,依我看来,如今多半是有心之人利用他生事而已,而他此时,大约也是顺水推舟的想法更多,这样吧,让周从带人去找江文远,找到人了再说。” “含璋,多谢了。” “谢什么,你那边事情平定了,也能安心帮我做事,我也不是全为了你。” 江沉寒知道他这样说不过是不想自己有什么负担罢了。 兄弟这么多年,这些默契自然是有的。 “还有宓儿那边,你怎么打算?” 江沉寒垂眸,轻轻笑了笑:“我已经放手了。” 厉慎珩倒没想到他这次竟是想通了,不由得有些讶异:“二哥,你可要想清楚了,宓儿这样的女孩子,喜欢她的人多了去了,若是她当真嫁人……” “那我就送她一副嫁妆吧。” “二哥……” “含璋,我已经决定了,强留着她,不过是让她难过,也让我自个儿不痛快罢了。” “你自己要想明白。” “嗯,宓儿的事,还是先瞒着静微那边。” “我知道,你放心吧。” 江沉寒刚挂了电话,林菱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什么事。” “江总,有记者找到了医院宋小姐的病房,原本我们的人拦住了,但是宋小姐却开口要见那些人……我怕记者们问出什么不好的话来,您看您要不要来一趟……” “我知道了。” 江沉寒挂了电话,记者会找到宓儿,不外乎是想从她口中求证,当年江文远的事,是不是江沉寒利用她做的局。 他们想的倒是周全,宓儿与他现在关系不睦,降至冰点,说不得就怀恨在心说出什么话来,他们正好利用她的话来大动干戈,再给他算计自己亲叔叔添上一道有力的证据来。 江沉寒调转了车头,车子往医院驶去的途中,采访画面已经播出了。 宓儿的状态看起来不错,颈上的伤口也遮挡了起来,瞧着像是只生了一场小病已经痊愈了似的。 “宋小姐,外界都在传,江沉寒利用你给江文远下套,事后又过河拆桥抛弃你们母子,是不是有此事?” “宋小姐,当初江文远认识你,是不是江公子搭的桥……” “江家三爷当初为了你抛妻弃子,大好前程都不要,而江公子却在继承江家之后决绝与你分手,宋小姐,请问你是否后悔过当初的选择?” 宓儿淡淡笑了笑,看向面前几人:“你们问完了吗?问完的话,我统一回复。” 几个记者对望了一眼,都点点头:“问完了。” 宓儿望向镜头,声音有些微沉却清晰有力:“我只会澄清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再提这些事,而接下来我所说的这些话,你们,还有电视机前诸位,爱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