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他在她的墓前,从黄昏站到了深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02章 他在她的墓前,从黄昏站到了深夜

<>可她却又好像并没有彻底的死去,因为,她看到了她的尸体被那些警察拖出去,法医有些粗鲁的检查她的尸体,下了死亡判断。雅文言情.org 她看到有很多记者闻讯而来,将戒毒所外围的水泄不通。 这也并不让人意外,怎么说她曾是娱乐圈红的发紫的大明星,可后来,却落魄到这般地步,吸毒,拍三级片,孩子意外摔伤痴傻,任何一件事拎出来,都是爆炸性的新闻,更何况这些事都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她就那样冷眼看着,看着自己死去后所发生的一切。 非但戒毒所外被人围的水泄不通,所有媒体都想第一时间拍到她死去的照片,好吸引眼球和流量。 江家的宅邸外,还有江氏集团的大楼外,到处都围满了记者狗仔和媒体。 只是江沉寒一直没有露面。 宓儿看到了很多人,有她一辈子的死对头白彤。 这个时候,她已经手握两个影后桂冠,笑傲娱乐圈了。 只是,这时她的金主已经不再是赵承巽。 白彤倒是善于伪装成白莲花,在记者的镜头面前掉了几滴鳄鱼泪,说了很多假惺惺虚伪的话。 “我和宓儿也算是相识一场……当日,也曾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情分,谁能想到她会走上这样的歧途,以至于今日这般结局……” “对不起,我这会儿心情很不好,就算我和她曾有过竞争,一些过节,可我们总算是旧相识,我会去参加她的葬礼,送她最后一程……” 白彤又擦了擦微红的眼角,一副强忍悲痛的模样,倒是博得了很多的赞赏。 媒体记者的通告都在夸赞白彤,说她有情有义,心胸宽广,不计前嫌,怨不得如今在娱乐圈发展的越来越好。雅文言情.org 一直到晚上,江沉寒仍是没有露面。 但他的绯闻女友陶菲却出现在了媒体的视线里。 “抱歉诸位,沉寒在国外出差还没有回来,关于宋小姐的事,我们不方便回应……” “那么请问陶小姐,江总会出席宋小姐的葬礼吗?” 陶菲似乎轻轻笑了一笑:“这是沉寒的私事,当然由他来决定,但不管怎样,我都尊重并支持沉寒的决定。” “陶小姐,陶小姐,请问前些日子您曾和江总传出婚讯,是有此事吗?” 陶菲依旧优雅的笑了笑:“不如你们改天见到沉寒,亲自去问他吧。” 陶菲在保镖的护送下,乘车离开。 鬼使神差的,宓儿跟上了陶菲的车子。 她以为江沉寒在国外出差不过是托词罢了。 毕竟如今风口浪尖上,江沉寒出面的话,实在要面对数不胜数的麻烦。 可她很快就发现了实情,陶菲没有说谎,她死的时候,江沉寒确实恰好在国外。 而陶菲,一路都在不停的打电话。 她没有办法靠的太近,所以她并不知道陶菲在给谁打电话,而电话里,又说了什么。 她唯一知道的是,她死的时候大约是晚上八点钟,可是当夜凌晨四点,她的尸骨就被人推入了火化炉,草草的烧掉了。 宓儿看到了江家的人,上辈子的这个时候,江老爷子还活着,没有被江家三老爷子给活活气死,所以江家主持大局的,仍旧是江老爷子。 宓儿看到了自己被烧成了一捧灰,装殓入一个廉价的骨灰盒中,那些人倒也没把事情做的太绝,在乱葬岗上把她的骨灰埋了,甚至还烧了纸钱,上了香。 江沉寒是第二日的中午回来的帝都。 可宓儿,却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她只能留在那个乱葬岗子上,许是因为她的骨灰在那里的缘故,她再不能随意走远。 她一直等到黄昏,她终于见到了江沉寒。 他一个人来的,没有陶菲,也没有江家的人。 他的车子远远停在山脚下,他一个人徒步上山来。 他拿了一支红色的玫瑰花,那是上辈子她最喜欢的花。 因为江沉寒曾说,她就像是红玫瑰一样,美的外放而又热烈,毫不收敛,浓艳逼人,寻常男人,根本无法降服她,唯有他,才能将她据为己有。 她就坐在自己的墓前,安静的望着他。 她无法否认,她真的是有些好奇的。 她跌入深渊苦苦挣扎的时候,他冷漠的从不肯伸手拉她一把。 现在她死了,他身上唯一的污点,终于要彻底的洗清了。 那么他此时来,是想和她说什么呢。 还是,只是因为她死了,他出于道义,来送她最后一程,仅此而已。 她就那样望着他,他看不到她,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的看他脸上的每一寸表情。 可她却看不懂了。 没有如释重负的释然,也没有什么虚伪浮夸的悲痛或者是愧疚忏悔,相反的,他平静的让她有些捉摸不透。 她想要从他的脸容上搜寻到一丝他情绪的裂缝,仰或是细微的松动,可她都失败了。 江沉寒自始至终,都没有表情。 他望着她的坟墓,一个小小的土包,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就那样站着,从黄昏一直站到了夜幕深沉。 而最后,他把那一枝红色的玫瑰,轻轻放在了她的墓前。 他终究还是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说,就这样沉默的离开了。 宓儿很想追上去,一路跟着他,去看看后续会发生什么,可她无法离开这方寸之地,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影走远,消失不见了。 她很想告诉他一句,无论如何,求求他一定要照看着球球,让他可以活下去,至少,健康平安的活下去。 可是天人殊途,他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当清晨的阳光穿破云层的时候,宓儿觉得自己最后一缕意识也消散无踪了。 墓前的红玫瑰已经快要枯萎了,花瓣边缘隐隐的泛出黑色。 她如烈烈燃烧的红玫瑰一般美艳逼人,又如何,她终究还是被自己太过炙热的爱给烧成了一团漆黑的灰烬。 她最后看了一眼那一枝玫瑰,她想,如果有来生,如果有下辈子,江沉寒,我再也不要遇上你,爱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