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来要清清白白的来,走要干干净净的走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00章 来要清清白白的来,走要干干净净的走

<>“董老您息怒,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沉寒心里着急,才失了态……” “就算是天要塌了,也没他这样的,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目中无人,张狂!” “好了好了,等改天好好问问沉寒再说……” “有什么好说的,如今他刚掌管江氏,就不把我们放在眼中,以后,更没有我们这些老东西的活路了!” 众人纷纷劝着,董老却还是气呼呼的走了。.org 江沉寒坐在车上,车子疾驰往宓儿所住的公寓赶去,孰料刚走了十来分钟,林菱就接到了秦好回过来的电话:“宋小姐不在公寓,公寓保安也说,没见到宋小姐回来。” “去查片场停车场的监控,还有一路上所有监控都去查,人总不会插翅膀飞走了!” 江沉寒面色冷凝,一双手却死死攥紧搁在膝上,林菱坐在他身边,能清晰感觉到他此刻情绪的紧绷和怒意。 但愿宋小姐无事,但愿只是一场虚惊,但愿宋小姐只是手机忘在某处了…… 如果宋小姐真的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林菱心里不由暗暗叫苦,以后,怕是再没有好日子过了。 片刻后下属回了话过来:“片场还没完全建成,停车场那边还是半施工的状态,监控只拍到了宋小姐的车子驶出停车场的画面,具体走的哪个方向,就不知道了……” “那就把每条出口每条路的监控都调出来,最多三十分钟,我要一个满意的答复!” 江沉寒挂了电话,面色越发不虞了几分,林菱小心翼翼唤了一声:“江总,宋小姐没回公寓,现在,我们去哪找?” 江沉寒缓缓闭了眼,靠在车座上。雅文言情.org 司机不知该往什么方向走,只得保持匀速继续向前。 林菱心内更是焦灼万分,宋宓儿若是当真出什么意外,她以后也别想继续留在盛世了。 “调头。” 林菱正心急如焚,江沉寒忽然开了口,司机慌忙减速靠边,依照吩咐调转车头。 江沉寒拨了电话出去:“我让你们一直盯着江文远,有他的消息了没?” “老爷子病逝前,他就溜了,我们一直在找他的行踪,前些日子听说他偷偷回国了,正让人查着……” “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 “江总,因为消息并不确定,所以我们想要在落实之后再告诉您……” “自作主张,任意妄为,我看你们一个个是想骑到我头上去了!” 江沉寒勃然大怒,林菱更是吓的浑身颤栗。 “江总……” “别他吗给我废话,现在,立刻把江文远可能在帝都落脚的地方,全都给我找出来!” “是,是江总,我们现在就去办……” 江沉寒怒的直接摔了电话。 其实他明白下属的想法,毕竟江文远是再也翻不出任何的大浪来了,三房更是分崩离析后继无人,所以,他的人才根本没把江文远给放在眼里,也没及时查清他的行踪和落脚之地。 但是现在,江沉寒将所有的可能和疑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他就确定,唯一最可疑的人,只能是那个几乎变态的江文远。 宓儿在圈子里是有几个对头,但昔日勉强能和她对垒的那个白彤,也早已fiop到十八线了,其余人,和宓儿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过节。 犯不着做出这种违法犯罪的事,断了自己的前程和钱路。 只可能是昔年为了宓儿疯狂无比的江文远。 他只要敢,只要敢碰宓儿一下,他绝不会让江文远那个畜生见到明日的太阳! 林菱望着江沉寒有些狰狞扭曲的脸,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有些敏锐的感觉到,这一次的事情,绝不会草草结束,说不得又要在帝都闹的沸沸扬扬了。 宋小姐,她还真是要一步登天了…… …… 宓儿气喘吁吁的跌坐在地上,她浑身都湿透了,乌黑的头发滴着水,紧贴在她冰凉惨白的脸庞上。 她双手撑地,被碎玻璃片割的血肉模糊的手心还在向外淌着血,可她顾不得疼,紧紧攥着那锋利的碎玻璃,粗喘着,恶狠狠的盯着江文远。 她看起来十分狼狈,江文远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脸上被玻璃划了几道血口子,一只眼的眼角也被扎破了,血水淌了半张脸,看起来越发的可怖摄人。 许是宓儿抵死反抗彻底激怒了江文远,他抬起手,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一步一步有些趔趄的走到宓儿跟前。 “江文远,你再敢过来,我可不保证下一次会捅到你什么地方去!” 宓儿举起手,将那染血的碎玻璃攥紧,挡在自己的身前,她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她到了无法反抗没有力气反抗的地步时,她会毫不犹豫的把这片碎玻璃,捅进自己的颈动脉里去。 “宓儿,你也不要逼我对你动手……” 江文远染着血的半张脸,看起来如鬼似魅一般的阴鹫摄人,可到了这般地步,既然已经报了必死之心,宓儿反倒不再恐惧害怕了。 她虽然名声不好,艳名在外,世人都以为如她这样胸大无脑的草包女明星,为了钱为了向上爬什么恶心事都能做得出来,被人睡了又怎样,睡她的人多了去了,装什么清高立什么牌坊? 她曾经也为了这些事气恼无比,拼命的想要证明她宋宓儿并不是那种没有底线没有廉耻的人。 可后来,她也渐渐学会了接受并且一笑置之。 只是,不理会,不在意,却不代表自己会放任自己成为这样的女人。 今夜,她宁愿死,也不会让江文远碰她。 她做这些,不是为了证明什么,也不是为了谁去守着这个身子。 她为的都是她自个儿,和她所在意的那些人。 母亲把她清清白白的带到这个世上,就算是走,她也要清清白白的走。 更何况,她把球球带到这个肮脏的世界上来,她不能为他做更多,她这个母亲,实则也并不是一个十分合格的母亲,她若是当真今日就要死了,那么她最后能留给球球的,也就是身为一个母亲,她拼力反抗,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将来,球球也不会被人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