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他要睡了江沉寒的心头肉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98章 他要睡了江沉寒的心头肉

江文远低头,又轻轻亲了亲宓儿光洁的侧脸,今夜,他会将这里变成他和宋宓儿的洞房,他终将彻底的得到她,占有她。 哪怕为此,他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又如何? 他如今早已没了翻身的可能,江家已经是江沉寒的天下。 可他江文远却睡了江沉寒的心头肉,这一辈子,江沉寒想到这件事,就会像吃了苍蝇一般犯恶心,真是想想,就让人觉得痛快! 江文远抱着宓儿一路走上楼,收拾干净的主卧里,倒添置了一些喜庆的东西,瞧着好像真是新婚夫妇住的一般。 江文远将宓儿放在主卧大床上,又在她左右脸颊上各亲了亲,细细端详了片刻宓儿这张漂亮的脸蛋和妖娆的身段,江文远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始脱衣服。 而此时,随着药效的逐渐褪去,宓儿也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江文远有意将药的分量下的轻了一些,目的就是想让今夜‘洞房花烛’的时候,宓儿还残存着一些清醒。 毕竟活色生香的大美人,重点还是在那个‘活’字上,如果自始至终宓儿都昏迷不醒,他又能有什么乐子呢。 江文远终究还是上了年纪,他也自知,自己大约会力不从心。 但这一夜,是他盼了数年的一刻,他又怎肯虚度。 江文远特意准备了两颗药,待会儿服下,定然要一展雄风,这一辈子,就算到此时戛然而止,也不枉此生了。 卧室内的灯光并不怎样刺眼,十分的柔和,可宓儿却仍是适应了好一会儿,方才看清楚了床边所站着的那个男人的模样。 实则她早已记不清楚江文远的样子了,毕竟,宓儿自来都是那样的性子,喜欢的,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去付出去投入,可不喜欢的,她大约根本不会对那人有丁点印象留存心间。 “宓儿……” 江文远见她醒来,不免心情大好,他走到床边,忽又将解开的衣襟拢上,面上不由带了赧然之色。 不管男女,在自己倾慕之人跟前,总会有些莫名的自惭形秽。 尤其此时,宓儿依旧是如日中天的美貌,可他却已经老的不像样子了。 江文远自己也觉得自己脱下衣服松松垮垮的皮肉和肚腩看起来实在有些让人作呕。 更何况,宓儿在他心中,一直都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宓儿努力想要撑起身子,可残存的药效,却还是让她有些体力不支,只是,宓儿却看清楚了面前男人的脸,也渐渐的,想起来了他是谁…… “宓儿……”江文远目光贪婪的从她脸上一路掠过,到最后,复又定格在宓儿的脸上:“是不是还有些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 “是你……” 宓儿的瞳孔倏然张大,她下意识的身体往后缩了缩,却因为周身绵软,不过只是小小的动了一下。 “你还记得我?”江文远有些激动,那一双满布皱纹的眼瞳里,有着癫狂的光。 宓儿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剧烈的收缩了一下,然后,渐渐跳动到飞快。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要做什么!” “我怎么会在这里?宓儿……我当然是为了你啊……” “江文远你还发疯!” “是啊,世人都觉得我是发了疯,可我不过是太爱你而已……宓儿,我这辈子仅剩的心愿就是得到你,如今,我总算要得偿所愿了……” “你休想!” 宓儿嘶声大喊,拼尽全力从床上翻滚下来,卧室里虽然铺着柔软的地毯,可从这样的高度摔下去,却仍是疼的宓儿倒抽了一口冷气。 “宓儿……” 江文远一步上前,心疼无比的想要伸手把她抱起来,宓儿却抬脚胡乱踹了出去:“江文远,你离我远一点……你不要碰我!” “宓儿……这世上,我才是对你最真心的人……这么多年了,我为了你,落魄至此,你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江文远,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和你说过无数次了,我不喜欢你,让你不要再缠着我,不要再做无用功了,可你非不听……” “我对你这样好……我甚至愿意把我的命都给你,可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那江沉寒有什么好?他这样欺负你,辜负你,他身边那么多的女人……你为什么偏偏就对他死心塌地?” “我和他早就分开了,江文远,我和你们江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想再扯上关系,你放我离开,你现在放我走,我不会报警,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赶紧回国外去,只要没人知道,你以后就还能安安生生的在国外过你的好日子……” “宓儿,你是在担心我,你心里也是惦念着我的对不对?你怕江沉寒会杀了我,所以才说这样的话……” 江文远目光癫狂,他枯瘦十指紧紧攥着宓儿的手臂,那一张苍老的脸上,却全是和他年纪不符的炙热和疯魔。 宓儿拼命想要挣开,江文远却一把将宓儿紧紧抱在了怀中:“我就知道的,我就知道我喜欢的女人是天底下最善良最美丽的女人……宓儿,宓儿,我不会伤害你,我也舍不得伤害你,我只是太想要得到你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可怜可怜我如今一无所有……” 江文远一边说着,一边又胡乱往宓儿脸上嘴上亲去,宓儿厌恶的拼命躲闪,可他力气大的惊人,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只有乖乖任人宰割的份儿…… 宓儿强逼着自己镇定下来,她必须要冷静,要自救,毕竟,就算现在有人发现她不见了,可要找到她,却还需要时间…… 但她此时已经落在江文远的手中,若是江文远真的兽性大发要玷污她,也不过分分钟的事,根本撑不到救她的人赶来…… “江文远,江文远……” 宓儿拼命躲闪,用尽全力撑着他的身子,总算堪堪躲开了江文远的亲吻,宓儿强压了心头浓烈的厌恶和恶心,尽力用平静的声调道:“江文远,你别这样逼我,你越是这样逼我,我就越是抗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