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变故还是发生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94章 变故还是发生了

宓儿的眼泪终是落了下来:“他摔坏了头,变成了傻子,他余下的日子又是怎么过的我虽然知道,那是上辈子的事了,可我还是放不下,静微,我看到球球,就觉得对不起他,如果上辈子我死了之后,没人管他呵护他,他一个傻孩子,又怎么活下去啊” “不会的,宓儿,绝不会的,江沉寒就算再薄凉,可球球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怎么会置之不理呢?” 宓儿摇了摇头:“静微,江沉寒和总统先生不一样,他自来都是薄凉决绝的人,我问过他了,我换了方式问过他上辈子的事了,他说了,他不会对那样的我出手相帮,他又怎会去管他本就不喜欢的球球呢?” “也许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球球被送入孤儿院,在那里凄凄惨惨的死去” “宓儿,那你现在想要怎么办?” “微微,我怎么才能知道上辈子的事呢?我只要知道球球最后怎么样了我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宓儿,你想过没有,如果球球上辈子真的结局很不好,你只会更难受更痛心啊” “可是做父母的,哪个不惦记自己的孩子,这辈子的球球健康聪明,上辈子的傻球球就不管了吗?” “那,我带去你拜访一下慧慈大师吧,他佛法高深莫测,当年他老人家还在江城寒山寺的时候,曾帮过我度过几次劫难,不如我们去见一见他老人家,也许他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 “微微,你怀着孕这么辛苦,我还来给你添麻烦” “我和你一样啊宓儿,上辈子,咱们都对不起自个儿的孩子,你还好,至少还有几年的母子缘分,可是我,造的孽更深,连那可怜的孩子的面,都没有见到” “是我不好,又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不怪你,宓儿,上辈子的我太傻太愚笨,所以才会害人害己,落得那样一个下场,还牵连了含璋” 静微轻轻攥住宓儿的手:“宓儿,你想一想,若并非我重生回来,而是含璋重活一次,他又会怎样抉择?” “他待你感情极深,又是这般用心,就算是他重生回来知晓上辈子的一切,我想他还是会不遗余力的爱你,护着你。” “所以宓儿,若能确定江沉寒今生待你是真心的,你是否也可以试着给他一个机会?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无非是上辈子最后发生的那些事,让你实在太过心冷但我总觉得,江沉寒既然与含璋打小一起长大,又关系这般好,若他当真是那样狠毒无情无义之人,含璋他们,与他也不会这般的关系亲厚,毕竟人以类聚是不是?” “可是上辈子我那么惨,他是真的从来都没有过问过一句,也没有帮过我一次。” 这也许就是宓儿最解不开的一个心结,曾经那样亲密无间的伴侣,就算是分开了,也不该对对方这般心狠,可以老死不相往来,却也不该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被人害成那样,却不肯伸手拉一把。 “也许其中有什么误会呢?” “微微你是不知道,他对于已经没有任何感情的女人,向来都是这样绝情”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毕竟上辈子最后的事,我们都不知道,也许连江沉寒都不知道呢” “他这样的大人物,又有什么事能瞒住他呢。” 宓儿自嘲的笑了笑:“算了,不说他了,我肚子都饿了,我要在你这里蹭一顿大餐吃。” 静微白她一眼:“你天天来蹭都没问题好嘛。” “反正我就知道,两辈子加起来,你才是对我最好的人。” 宓儿挽住静微的手臂摇晃撒娇,静微心里不由得有些难过,再没什么比看着宓儿幸福更让她开心的事了。 只是她和江沉寒之间,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 在静微这里吃了午饭,两人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