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她想知道上辈子球球的结局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93章 她想知道上辈子球球的结局

“你一个堂堂大小姐,家世出身这样好,怎么就纡尊降贵和我这样的女明星做闺蜜呢?你不要说什么你喜欢我的电影电视综艺唱歌什么的,你知道我不相信。『→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宓儿,可是我就是喜欢你想跟你做好闺蜜啊,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们对彼此的喜好几乎都了如指掌,你有什么心事都只肯和我说,我也一样……宓儿,我们从前那么好,我们现在真的就回不到过去了吗?” “是啊,你对我的一切喜好,想法,都了如指掌,所以你才知道说什么我会喜欢听,怎么劝才能让我去做傻事,可是陶菲,你的心思,为什么就不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呢,我们不是好闺蜜吗?你为什么对我隐瞒你的心思呢……” “我没有,宓儿,我对你从来没有任何隐瞒,也没有任何秘密……” “可是陶菲,你喜欢江沉寒啊,你疯狂的迷恋他爱着他,可当初为什么不肯告诉正和江沉寒交往的我呢?” 宓儿纤细的手指撑着眉梢,她轻轻蹙了蹙眉心:“喔,不如让我好好想一想时间线,你忽然找上门来要和我当好闺蜜,大约就是在我和江沉寒刚传出绯闻的时候……” 陶菲整个人整张脸色忽然变了,她目光躲闪,尴尬的不敢看宓儿一眼,却又硬撑着否认:“不是的宓儿,我没有喜欢江沉寒,他是我最好朋友的男朋友,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卑鄙无耻的事呢……” “原来你还记得他是你好闺蜜的男人啊。” 宓儿托着下巴,有些娇懒的望着陶菲:“陶菲,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好闺蜜的话,你当初为什么一直怂恿我想办法怀孕然后再偷偷生下孩子去逼婚呢……你明知道江沉寒最厌恶这样的手段,你也明知道,我这样做,只会彻底的失去他,可你为什么要一遍一遍在我耳边说这些给我洗脑呢……” “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以为,你有了他的孩子,他一定会娶你的……” 陶菲连连摆手:“宓儿,我一直把你当作最好的朋友看待,我怎么会对你存着坏心眼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啊,毕竟你肚子里揣的什么怀心思,也只有你自个儿知道了。” 宓儿实在懒得再看她继续演戏了:“陶菲,我今日见你,就是想要告诉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和你没有可能再做朋友,闺蜜,你如果喜欢江沉寒,那就光明正大的去追求他呗,反正依着你的出身,你们也算门当户对,说不定江夫人喜欢你,你就成功上位了……” 陶菲又羞又气,一张脸涨的通红,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宋宓儿,我极力想要挽回和你之间的友情,可你却说出这样让人伤心的话……” “哎你别在我这里哭啊,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陶菲气的将保温桶直接砸在了地上,鸡汤的香气在房间里扩散开来,宓儿吸了吸鼻子:“还真是有点饿了。” 她站起身,袅袅娜娜风情万种的直接出了化妆间,叫助理拿了手机过来给她,打电话给赵承巽,约他一起吃午餐。 陶菲脸色煞白,到最后,竟是气的隐隐浮出了铁青色,她望着宓儿娇媚的背影,心头的嫉恨和怒意犹如毒蛇一般窜了出来。 她就不相信了,凭借着宋宓儿这样没头脑的一个草包,她就能风光得意一辈子! 陶菲拿了自己的包包,转身出了化妆间。 宓儿望着陶菲的背影,只觉得齿冷心寒,也许当初,在她和江沉寒的绯闻刚刚传出来的时候,陶菲就已经想好了该怎样解决掉她这个碍眼的拦路石,又怎样在江沉寒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为自己将来的成功上位,铺好了路吧。 如今想来,上辈子她死了之后,江沉寒到底有没有娶陶菲,她的球球,又是什么结局? 只是可惜,上辈子她和静微都早早死去了,这些事,又有谁知道呢…… “宓儿,我今天有点事,大概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赵承巽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长腿跷在他书桌上,正在惬意的翻看着他书房里的书的戚长烆,就觉得心头火气一个劲儿的往外冒。 “那好吧,那改天再约。” 宓儿挂了电话,又不想一个人待着,干脆又给静微打电话。 婚后怕打扰静微和厉慎珩的甜蜜生活,宓儿好久都没有和静微约饭了。 再加上她现在怀着身孕,双胞胎多辛苦啊,宓儿更是舍不得打扰她休息。 只是她这些日子心里乱糟糟的,而静微又是唯一一个知晓她重生秘密的人,有些话,也只能和静微说。 因着宓儿要来,静微专门将厉慎珩赶到了官邸去吃午饭,没让他回来打扰小姐妹俩说话。 宓儿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总统先生不会生气吧?” 毕竟厉慎珩每天无论再忙,都是要陪静微吃饭的。 “生什么气呀,我一个人在家闷,你来陪我说话,他还要感谢你呢。” 宓儿望着静微脸色红润气色极好的样子,心里也不由得为她高兴,静微如今这样,真是和从前判若两人,不管是谁见了她,都能一眼看出来她的日子过的多顺心,多幸福。 “你怎么今天想起来我了?”静微和宓儿都窝在露台上的大躺椅上,自自在在的说着体己话儿。 佣人送了茶点和水果就在楼下准备午餐,也没人打扰她们。 宓儿剥了个橘子递给静微:“就是心里乱七八糟的,也没旁人能说话,只能来找你说一说。” “江沉寒和程曼退婚了……是为了你吧?” 宓儿自嘲笑了笑:“什么为了我不为了我,他那个人,向来都自私的很,退婚更重要的原因,不过是他不喜欢程曼罢了。” “宓儿……你是不是还在想着上辈子的事?” 宓儿轻轻点了点头:“静微,我这些天一直都在想,我上辈子死了之后,江沉寒是不是和那个害了我的陶菲在一起了,白彤那贱人最后又是什么结果?还有最重要的,我的球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