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只要你跟了我,你妹妹就无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91章 只要你跟了我,你妹妹就无事

“我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动她,只要承巽你乖乖听我的,你妹妹自然会毫发无伤的回来。” 戚长烆本不愿走这一步,只是在南疆五年,软刀子硬刀子都用了,这赵承巽的钢骨仍是敲不断。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赵承巽和别的女人成婚生子,他得是他戚长烆的,这辈子都得做他的枕边人。 所以他还是走了这一步棋,他明知道他这样做,只会让赵承巽更恨他更厌弃他,可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他也实在等不下去了…… “你休想!戚长烆,你休想逼我就范!我告诉你,我赵承巽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辈子都没想过卖屁股挣前程!” “啧。” 戚长烆偏过脸,轻笑了一声,他褪下戎装,倒看起来有几分的清俊,如翩翩公子一般,让人无法想象他竟是个镇守一方的铁血军人…… 赵承巽手劲儿极大,衣领勒的越来越紧,戚长烆却依旧面色不变,甚至促狭的望着赵承巽笑了一笑:“我说乖乖,若是你不愿在下边儿,爷让着你也不是不行……” 赵承巽几乎要失控的一耳光搧在他脸上去,可到底,那仅存的一线理智,还是让他克制住了自己满腹的冲动。 “戚长烆,我再问你一次,我妹妹在哪!” “我刚才告诉你了啊,只要你跟了我,你妹妹就无事,你如果不答应,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 “你想动手?”戚长烆复又轻笑了笑:“承巽,过去五年,你赢过我没有?” 赵承巽双眸充血一片赤红,他原本攥着戚长烆衣领的手,一点一点的松开来,他整个人怔怔的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月色如霜,就这般安静无声的俯瞰着世人。 月色下的赵承巽,似是被人抽去了脊梁,整个人都垮了一般。 戚长烆不由得蹙眉:“承巽……” “戚长烆。” 赵承巽忽然抬起头望着他惨淡一笑:“戚长烆,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这张脸,还是这身体?” “承巽……” “你要是看上这张脸……” 赵承巽忽然抬起手,他的手中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把锋利匕首,雪亮刀刃在夜色中衣衫,已经紧贴在了脸侧。 戚长烆只觉得整颗心都吊了起来,他大惊,立时要一步上前,赵承巽手上力道蓦地一重,刀刃割破皮肉,血珠子立刻就落了下来:“戚长烆,你再上前一步,我就不是划一刀子这样简单了……” 戚长烆抿紧了唇望着他,眉峰渐渐紧蹙,长沣告诉他,谁先认真,谁就输了。 那些年,长沣是认真的那一个,也是输的那一个,可如今,长沣等到柳暗花明了,但是他呢? 五年时光,他以为他的用心赵承巽能看到感受到。 可如今看来,在他眼里心里,他戚长烆永远都是个无恶不作逼良为娼的军阀头子罢了。 “你把刀放下吧。” “我妹妹在哪。” 戚长烆唇角似乎微微勾了勾,又似乎,一切只是赵承巽的错觉。 他摆了摆手,下属将赵彤从车厢里扶了出来,赵彤见到赵承巽就哭了出来,“哥……” 赵彤挣开身边两人,踉跄的向赵承巽身边跑来,紧紧抱住了赵承巽的手臂:“哥,哥你没事吧……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赵承巽握着匕首的手放了下来,脸上划开的伤口,血依然在往下淌,可他没有抬手去擦一下,他甚至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他只是轻轻攥住了赵彤的手,温柔开口:“没事了彤彤,没事儿,跟哥哥回家,我们回家去……” “嗯,我们回家,哥哥,我们回家……” 相依为命的兄妹俩个彼此紧紧攥着对方的手,搀扶着彼此向家走去。 戚长烆望着他们兄妹俩的背影,他此时的目光中竟带了羡慕,他自己都没觉察到的羡慕。 如果赵承巽也会这样温柔的看着他对他说话,他想…… 他也许会做出比长沣还要疯狂的事吧。 可惜,赵承巽永远不会这样对他。 戚长烆站着没有动,一直到赵承巽与赵彤走进大门,他依旧还是没有离开。 “哥……那个人是谁……他到底想做什么……我们以后,以后怎么办?” 赵彤惊惧的紧紧攥着赵承巽的手,嫁到顾家被顾家这样磋磨了五年,如今的赵彤犹如惊弓之鸟一般,极其容易受惊。 “那是哥哥的一个故人而已,他对你也没什么恶意,只是哥哥恼了他,这段时间躲着他,所以他才出了下策,以后,就没事儿了……” “真的吗?”赵彤紧紧攥着赵承巽的衣袖,赵家破败之后,赵承巽发配南疆,她曾满心以为顾昭和顾家会是她的依靠,却没想到她会遇到那样如狼似虎的一家人。 她甚至都不敢想象自己还能等到哥哥从南疆回来,把她从顾家这个水深火热的泥沼中给救出来。 如今的赵承巽,就是赵彤心底最安稳的所在,她全身心的依赖着哥哥,也只有在哥哥身边,赵彤才不会害怕。 “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赵承巽轻轻摸了摸赵彤的头发:“你先回房间去洗漱,哥哥和他说几句话就回来。” 赵彤抓着他的衣袖不肯放:“哥哥……他不会为难你吧?” “不会的,以前在南疆,他对哥哥很好,他不会为难我的……” “可是你的脸……” 赵彤还是担忧的不行。 赵承巽笑了笑:“我和他有点误会,今夜说开了,以后就没事了,男人之间没有那么心胸狭窄,他也不会记仇的,放心吧。” 赵彤这才轻轻松开了手。 赵承巽看着她一步一回头的走远了,他方才转了回去。 戚长烆站在那里抽烟,赵承巽重又过来,他却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赵承巽知道,戚长烆这样的天之骄子,就和当初的他一样,心高气傲,哪里肯受半点气。 今日这个茬儿,大约是过不去了。 “戚军长,你我之间的事,能不能别扯到无辜的旁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