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男色专治大姨妈迟迟不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84章 男色专治大姨妈迟迟不来

“我都怀疑她成天像个爷们儿一样,大姨妈还光顾不光顾啊?” 秦好也在忧虑这个问题,不知是不是她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太多了的缘故,姨妈隔三差五的闹罢工。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月又是过了七八天,还是丝毫没动静。 可是,她也想让自己有女人味儿一点啊,只是,她要是有女人味一点,能管得住这几百号人,管的他们服服帖帖的吗。 路过花店,秦好垂头丧气的去买花,直接把花店的红玫瑰买空了才把后备箱填满。 秦好开着车,心里忍不住的在想,会是谁呢,让陆邵北这样从来对男女之事都没有任何兴趣,只知道买古董买字画的人,忽然间都知道买玫瑰花了…… 难不成是那位宋小姐…… 秦好的心瞬间跌到了谷底,宋宓儿的姿色,哪个直男抵挡得住啊。 陆邵北再怎样清心寡欲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啊。 也许以后,她连偷偷暗恋他的资格都没有了。 秦好失魂落魄将车子开到烧烤摊时,陆邵北已经唾沫四溅的和邻桌的人聊的热火朝天了。 有人瞧着他眼熟,但也不敢相信只在银幕上见过的大人物会来这里吃烧烤,还吃的满嘴油光发亮的,因此就当他是有些像陆邵北而已。 秦好到的时候,陆邵北正对众人道:“你们想吃狗粮吗?” 众人哄笑起来,陆邵北刚刚大手笔的帮这几桌都买了单,大家都乐呵的给他面子:“想吃想吃。” “那现在就让你们吃个够!” 陆邵北回头,看到秦好从悍马上跳下来,啧,身手真利落,动作真好看,女人也能这么酷,啧,瞧瞧他的眼光。 秦好走过来,众人不由得都看直了眼,毕竟,能让娱乐圈第一大佬看上的女大佬,自然姿色超群。 秦好虽打扮的有些中性,头发也剪得短,可这张小脸真是没挑的。 陆邵北得意洋洋的欣赏了一会儿,眯着眼问秦好:“花儿准备好了?” 秦好点点头:“嗯,都在后备箱了。” “快打开。” 秦好按了车锁,后备箱缓缓打开,灯光笼罩在满满当当的一后备箱玫瑰花上,空气里都是孜然烤羊肉小龙虾的麻辣香气,这浪漫也带着真真切切的烟火气息。 陆邵北瞧着很满意,垂眸,把自己手上套着的戒指撸下来一枚塞在秦好手心里,压低了声音道:“求婚啊,快点,单膝下跪求婚……” 秦好傻了眼:“求,求,求什么婚?给谁求婚?” 陆邵北看智障一样看着她:“戒指是谁的?” “你,你的。” “那你说给谁求婚?” 女大佬完全懵了,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犹如白痴一般,脑袋都不会转圈了。 陆邵北看她还傻乎乎站着,差点急的蹦起来:“秦好,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啊……” 秦好觉得自己脑子里像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蓦地一声,一片空白之后,渐渐的理智归了位,陆邵北话音刚落,她噗通一声单膝跪了下来,举了戒指到陆邵北面前:“陆邵北,你愿意娶我吗?” 陆邵北傲娇的看着她:“哪有人求一次婚就能得手的?” 秦好扑哧一声笑了,眼圈却一点一点的红了起来:“陆邵北,你愿意娶我吗?陆邵北,你愿意娶我吗?陆邵北,你愿意娶我吗……” 身后烧烤摊边坐着的众人,叽里呱啦的欢呼起来。 陆邵北得意洋洋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得瑟无比。 “好了好了,起来吧,这么有诚意,我就勉为其难的娶了吧。” 陆邵北把手伸到秦好面前,秦好哭着把戒指给他套了上去,陆邵北正要扶她起来,秦好脸色却倏然变了…… “怎么了?” 陆邵北吓了一跳,赶紧要拉她起来,秦好却直接蹲在了地上死都不肯起来了。 “你怎么了啊?快说啊,你要急死我啊……” 陆邵北急的团团转,秦好脸都涨的通红了,记得以前听人讲了一个段子,说某个女孩儿是干物女,结果去看爱豆演唱会时,肾上腺激素疯涨,竟然当场来了大姨妈…… 她一直都以为是段子,可刚才陆邵北忽然给她来了这一招,幸福实在太突然了,她的肾上腺激素也在飙涨,大姨妈,大姨妈好像真的来了…… “秦好,你再不说我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陆邵北,我大姨妈来了……” “你大姨妈来了咱们招待啊,看你这模样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天大的事。” 陆邵北天真无邪的又要拽秦好起来,秦好脸更红了,这个呆子。 “陆邵北,我是来例假了,你现在能不能去帮我买包卫生棉……” 陆邵北的俊脸‘呱唧’一下就沉了下来。 “那你先给我个口罩……”身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直男,又不是ga那样的妇女之友,买卫生棉这样的事当然要遮遮掩掩一点了…… 秦好抿着嘴轻轻笑了:“陆邵北,谢谢你……” …… 宓儿喝了醒酒汤睡着了。 江沉寒坐在床边守了一会儿,见她没有再闹腾,方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方才说的那些乱七八糟奇怪无比的话,江沉寒却莫名的总是回想起来。 算了算时差,这会儿球球那边应该正是下午五六点的样子。 江沉寒拨了球球的电话。 上次送他去机场,父子俩还是交换了电话,只是,这还是第一次联络。 球球很快接了起来:“江总?” “球球,你以前有没有摔倒伤到头?” “没有啊,像我这样聪明睿智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会摔倒伤到头,你怎么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可能是你妈喝醉了酒,在说一些傻话吧。” “宋女士喝醉了酒?”球球话语里不免有些担心:“那就不奇怪了,她之前也喝醉过一次,也抱着我哭,说对不起我,没看好我,把我摔成了傻子……” “她以前也说过这样的话?”江沉寒只觉得心口里有一根弦,骤然的绷了起来。 如果只是这一次,他可以理解成她或者是看了一部电影,或者纯粹是酒醉在说胡话,可她对球球也说过这样的话,还是几乎一模一样的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