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江沉寒,你为什么要见死不救?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83章 江沉寒,你为什么要见死不救?

“宋宓儿!” “怎么,你敢做,不敢让我说了吗?如果不是你始乱终弃……如果不是你被我所谓的好朋友陶菲给勾引了要和我分手,我也不会气的失去理智,连球球都没有心思照顾,以至于他从楼上摔下来摔成了傻子……” “宋宓儿你说什么!你给我好好说清楚,球球怎么了……” 江沉寒抓了她,声音竟有些声嘶力竭,宓儿恍惚了,他不是从来都不爱球球的吗,他不是从来都不在意球球的生死的吗? 他甚至,在球球出生后,总共也只看了他三次…… 可他此时这般的在意又是因为什么? “你不知道吗?江沉寒……你不知道怎么了吗?我死了……可是你还好好的活着啊?” “就算他变傻了,可他还是你的孩子,你那么有钱有势,只要你施舍一丁点的怜悯,他这辈子至少能衣食无忧的好好过完……” “宋宓儿,你给我清醒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清楚……” “我都说了啊……你还想让我说什么?说我被人下了套染了毒瘾……说我为了能吸毒不惜去拍三级片吗?你不是都知道吗江沉寒……你全都知道的啊……” 陆邵北一口酒就喷了出来…… 他虽然也拍过大尺度的文艺片,可文艺片和三级片可不一样…… 这宋宓儿真是个人才,这剧本编的叫一个活色生香啊! 江沉寒却已经死死捂住了宋宓儿的嘴,一张脸气的铁青。 他以后再让宋宓儿喝一口酒,他就把江字抠了! “跟我回去!” 江沉寒二话不说,掰开宓儿的双手,直接把她扛在了肩上。 许是他动作有些粗鲁,也许是他将她扛在肩上压到了胃部,宓儿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理所当然的,也吐到了江沉寒的后背上。 陆邵北痛心疾首的敲桌子:“哎呀呀这么贵的西装……真是可惜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 江沉寒咬了咬后槽牙,满腹的怒气到最后发不出来,打又舍不得,骂也开不了口,只得把气又咽下了肚中去。 将宓儿放下来,让她吐完,江沉寒平素是有些洁癖的,此时也只得亲自动手把脏污的西装外套脱掉,直接丢到了垃圾桶里去。 宓儿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脚下却不稳,江沉寒正要去扶她,她却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江沉寒,为什么你会见死不救……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睡了我那么多次了……就算我有千般过错你也不该见死不救吧……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拍那种片儿,让我被那些恶心的男人摸来摸去亲来亲去吗……” “你胡言乱语说的都是些什么?”江沉寒听她说这些,虽然知道她酒醉了说的胡话,可听着还是觉得十分不舒服。 “你不相信啊……”宓儿忽然仰脸对他轻轻笑了笑,却又放低了声音,似是呢喃一样轻轻说了一句:“你不相信就算了……反正你对我除了厌弃,就什么都没有了……那时候,你心里喜欢的,已经是陶菲了……” “陶菲?你和陶菲不是早就不来往了吗?而且我这几年根本都没有见过她……” “你不想承认就算了,反正现在说那些都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已经死了……死了的人,也管不了活着的人的事了……” 她最后这几句话说的很轻很轻,莫名的透着心灰意凉的伤感。 江沉寒原本是怀抱着怒气而来的,可此时这怒气却好像骤然都被浇熄了一般,湮灭的无影无踪。 “先跟我回去吧,你要喝点醒酒汤好好睡一觉。” 他再次弯腰抱起她,她这一次没有挣,也没有动,却闭了眼,像是睡着了一般靠在了他的怀中。 江沉寒垂眸看她,心头一片柔软无可遏制的泛涌而出,他想,他以后会学着对她更好一点的。 陆邵北看着自己的酒友被人就这样抱走了,活生生被塞了一把狗粮的大影帝觉得有点心塞。 本来从来都没有觉得孤独寂寞冷的,可这会儿大约是真的被这狗粮给伤到了,整个人都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嘿,有什么啊,撒狗粮啊,难道他还不会吗? 陆邵北拨了一个电话。 某个正在片场忙的团团转的女大佬乍一看到陆邵北打来电话,手里的大喇叭差点都摔了,慌忙走到一边去接听:“怎么了?怎么这会儿打电话过来?不是在喝酒撸串儿吗……” 陆邵北有些醉了,喝醉酒的人不就是要做糊涂事的嘛,不趁着喝醉酒撒泼还等到清醒的时候让人看笑话啊。 “你的悍马在片场吗?” “在啊,怎么了?你要开吗,我让助理给你开过去……可是你喝酒了啊,要不这样吧,我让司机也跟着去……” “你来。” “我?我不行啊,这几百个人等着我开工呢……” “你来不来?” “好好好我来我来。”女大佬口气不由自主就温柔了下来:“那你乖乖在那等着,我得半个小时。” “路上记得买花。” “买花?”女大佬一头雾水:“你要花干嘛?” 转而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心头有些泛酸:“好了我明白了你是要送给谁是吧……那你要什么花啊,我别买错了。” “红玫瑰吧。” 果然是要送给哪个女人的,女大佬此刻心里酸的难受,可片场这么多人盯着,她还是要做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来。 “那……要多少朵啊?” “把你车子后备箱都塞满的那一种。” “哦。”女大佬轻轻应了一声:“我知道了,那你先等我一会儿,我这估计折腾过去,就要一个小时了。” “嗯。”影帝直接挂了电话。 女大佬颓丧了好一会儿,站在那里怔怔的有些回不过神来。 “头儿,还开工吗?” “开你妹啊,收工收工!” 女大佬一脚踹了过去,小徒弟一溜烟的窜了。 秦好失魂落魄的换掉身上的工装,拿了车钥匙上了自己的座驾悍马,车子潇洒疾驰远去,片场的人才偷偷议论几声:“秦姐脾气这样大,怪不得快三十了还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