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没羞没躁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79章 没羞没躁

霍沛东赶到警局的时候,苏樱蜷缩在问询室的角落里,不肯说一句话。 “霍先生……” 警局的负责人慌忙迎了上前,霍沛东看向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苏樱:“她惹什么事了?” “苏小姐和出租车司机打了起来,自己身上受了点伤,但司机也被她打的不轻……” 霍沛东看向另一侧那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男司机,眉毛皱的更深了:“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和司机打起来?” “这司机好像是对苏小姐动手动脚了……” 警察说到‘动手动脚’这四个字,苏樱忽然剧烈的颤了一下。 她倏然抬头,一双通红的眼望了望霍沛东,复又垂了下来。 霍沛东一肚子的火气,怎么也发作不出来,苏樱到底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怎么能不疼爱几分? 就算她任性妄为胡闹,可她现在受了委屈,霍沛东的胳膊肘自然还是向内拐,护着自家的人。 “人我带走了,余下的事你们‘好好’处理。” 霍沛东走到苏樱跟前,“走吧,跟我回家。” 苏樱望着伸在她面前的那只手,修长,有力,不用握着,就好似给了人无边无际的安全感。 他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她,也不肯试着喜欢她,接受她。 苏樱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她倔强的把眼泪擦去,扭过脸去:“你管我干什么呀,你让我被人打死好了,我死了你就省心了,也没人缠着你了……”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都悄悄的退了出去。 霍沛东看着苏樱这样子,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你走不走?你要不走,我可走了……” 苏樱瘪了嘴,委屈的眼泪涟涟望着霍沛东:“我被人欺负了你就不会哄哄我吗,就算我是你外甥女,你这个做舅舅的也要好好哄哄吧……” 霍沛东不想和她多废话,捉住她小细胳膊将她拎了起来,苏樱哎呦哎呦的喊疼,一会儿说胳膊断了一会儿喊腿也断了,霍沛东冷着脸没搭理她,一路将小姑娘拽到楼下,苏樱踉跄着差点摔在地上,霍沛东才看到她小腿上那一道长长的伤口。 是和那司机打起来的时候,在车门上刮蹭的,流了不少的血,皮肉翻卷着,看着都疼。 “你怎么不早点说。” “我刚才都说了腿要断了……” 苏樱骨碌着一双大眼睛,委屈无比。 霍沛东一时噎住。 “我不能走了……小舅,要不然你别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霍沛东不由得气笑了,这会儿又装模作样喊他小舅了。 “你既然喊我小舅,我当然不能不管你。” 霍沛东走到苏樱跟前,像从前她还很小时那样,他半蹲下来:“上来吧,我背你上车。” 苏樱眼睛倏然亮了,忘了腿上还有伤,跳起来直接窜到了霍沛东的背上去,两只小手死死勾住了他的脖子,贴的紧紧的:“小舅舅,我就知道你还是疼我的……” 霍沛东没有吭声。 但心里却隐隐做了决定,这该是最后一次,他像苏樱小时候那样背着她走了。 女孩子长大了,就算是亲的舅甥,也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何况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苏樱,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小孩子了,这样亲密的接触,也实在不适合他们了。 霍沛东心里在想什么,苏樱全都一无所知,她此刻心中只有满满欢喜,毕竟,从她成年之后到现在,霍沛东再也没有和她有过任何亲近之举了。 苏樱不由得更紧的抱住了霍沛东,小姑娘身子轻柔仿若无骨,呵气如兰在他耳边软软开口:“小舅舅,你是有点心疼我的,是不是?” 霍沛东轻‘嗯’了一声:“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自然会心疼你。” 苏樱轻轻瘪了瘪嘴:“你看着长大的多了,可你背过的小姑娘,就我一个。” “那是因为家里只有你一个适龄的而已。” “反正我就是不一样的。” “随你怎么想。” 苏樱嘴角翘了翘,双臂勾的更紧了,她趴在他耳边,忽然声音很轻很小的贴着霍沛东的耳朵说了一句什么。 霍沛东脚下步伐一顿,当即板了脸:“苏樱,你再胡扯,就给我滚下来。”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有什么嘛,毕竟我这么年轻貌美,你就是有生理反应也是正常的……” “苏樱!” “我错了我错了……”小姑娘赶紧举手求饶。 霍沛东忍了几忍,才没将苏樱从身上扔下去。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没羞没躁的,霍沛东心里不由得想,若是他有个女儿,一定能被气出三高来。 …… 新综艺就要开拍,宓儿也渐渐忙碌起来,要去见导演,看行程报告,商议各种各样的细节,不过忙碌起来也好,人总是这样,忙起来,就很少再有功夫去胡思乱想了。 只是宓儿总觉得身边人对她的态度都隐隐的变了。 自然,她是最红的一线女明星,去哪从来都是前呼后拥的,巴结逢迎的从来都不缺,她自然也早就习惯了。 只是这些日子…… 宓儿就算再傻,也想到了关窍。 大约是江沉寒和程曼解除婚约的事情在帝都传的沸沸扬扬的缘故吧。 宓儿觉得好笑,怎么,难不成江沉寒和程曼解除了婚约,她就能嫁入豪门去做江家的少奶奶了? 而且,宓儿心里更清楚,这些人明面上对她越来越毕恭毕敬,但实则心底里怕是都快把她骂死了。 毕竟,程曼和江沉寒分手,她一定会被当成小三,这个坏名声,是再也休想洗清了。 工作间隙休息的时候,工作人员们凑在一起玩手机聊八卦,宓儿也百无聊赖的翻了翻微博。 果然微博热搜上有个排在十几名的话题#宋宓儿小三#。 林菱见她脸色有些微变,慌忙拿过手机看了看。 “宋小姐,没事儿的,我这就告诉江总……” “没什么好说的,不就是事实吗。” 宓儿轻笑了笑:“随便吧。” 她拿过手机,点开那个话题,爆料人倒是还有些实锤,发出来的几张照片,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能看出来江沉寒从她公寓出入的背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