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他当初就该以权势压他直接睡了他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77章 他当初就该以权势压他直接睡了他

戚长烆看着江沉寒离开,他半靠在沙发上,微微眯了眯眼,这事儿倒是有趣了,看来赵承巽和宋宓儿之间还有什么是他所不知道的,若不然,这位江家的天之骄子,又怎会来亲自见他,与他说这些场面话。 戚长烆倒是没怎么生气,赵承巽这样的人,到哪都不缺了艳遇,那些年在南疆,他一无所有,从最顶层的兵士做起,可又如何,部队里的女兵们,明里暗里爱慕着他的,不知多少。 甚至不乏一些高干家庭出生的二代三代们狂热的追求他,他听的耳朵都倦了。 他若是为这些生气,这些年也早气死了。 不过,从前和现在又有些不一样。 从前是别人明恋暗恋他,他从来不为所动,所以他戚长烆也压根不放在心上。 但如今这位宋小姐,却是他也有几分意动的。 毕竟在五年前,他还没来南疆的时候,就与那宋宓儿有过眉来眼去的一段了。 如果赵承巽真的对宋宓儿有了感情 戚长烆眼底渐渐翻搅了一片阴鹫之色,在南疆那五年,看来,赵承巽从来都未曾将他放在眼中,如今回了帝都,他更是对他不屑一顾,将他所说的话都抛掷在九霄云外。 看来,他身边那些狐朋狗党有句话说的倒是没有错的,当初在南疆时,他就以权势压他直接上了他,说不得他如今已经服服帖帖跟着他了。 只是当初,他心里对赵承巽总还是有几分的怜惜,不忍心将他逼的太过,也怕自己逼的太过,将他给逼到绝路上去,反而得不偿失了。 但此时想来,他这一时的心软,倒让他越来越不将他戚长烆放在眼里了。 戚长烆站起身,吩咐副官“长沣马上要成婚我暂时走不开,你让人去帝都给我盯好了赵承巽,但凡他有一点越轨之举,绑也把他给我绑回南疆来!” “是,军长,我现在就派人去帝都。” 戚长烆点了点头,看着副官出去,心头却仍是烦躁不休。 他就不该让赵承巽钻了空子走了总统先生的路子得以回到帝都去,他就该将他困死在南疆,困死在他的官邸里,让他这一辈子都休想离开他半步! 霍沛东望着站在他面前,哭的毫无形象的苏樱,他向来在感情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若非如此,和婷婷的那一段婚姻,也不会将她伤的千疮百孔,以至于,她再不肯给他第二个机会,再不肯回头来。 “你根本不是我小舅,我不过是妈抱回来的一个孤儿,我根本连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凭什么就因为我到了你们家,我就失去了追求你的权利?” 苏樱哭的眼睛红肿:“霍沛东,这对我来说不公平,如果你是我亲小舅,拿我喜欢你就该天打雷劈,可你不是,我为什么就不能喜欢你?这些年,你为了林婷婷没有一日开心快乐的,可她现在已经走出来了要嫁给别惹了,你还想着她又有什么用?” “苏樱,我想着她,忘不掉她,这是我自己的事,和婷婷无关,也和你无关。” 霍沛东拿了纸巾递给她:“把眼泪擦了,去给你母亲道歉,然后,继续去国外读你的书” 苏樱没有接纸巾,只是哭着摇头:“我不会再去国外了,我已经自己申请退学了,我要留在国内,我就是要缠着你,我就不相信,这一辈子这么长,你就没有心软的时候” “你真是疯了!” “你要是觉得我是疯子,那我就是疯子,霍沛东,我没觉得喜欢一个人是多卑劣的事情,我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我苏樱光明正大的喜欢一个人怎么了,总好过有些人只敢背地里做一些卑鄙无耻的事端” “有些人又是谁?” 苏樱冷笑一声:“还能是谁,你的那位好妹妹徐若啊,这么多年她在霍家兴风作浪,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