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故人总要见一见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76章 故人总要见一见的

如今撑着他的,不过是那个要为婷婷讨一个公道,给他自己一个交代的信念上。 “沉寒,景然,我想明日就回帝都,我想查当年的失火一事” “可是大哥,当年的大火,不是警方也定了案,说就是意外吗?” “是,大火可能是意外,但这意外,却也可能是人为伪造,都怪我当年太愚钝,我把人心想的不够阴毒,才害惨了婷婷” “大哥,您是知道了什么吗?” 霍沛东凄凉一笑,忽然抬手狠狠搧了自己一耳光:“我枉为人夫,我不配活在这个世上,自己妻子差点惨死,我却要从别人口中知道,这不是一场意外景然,沉寒,你们说,我是不是该死?” “大哥,那件事实则不能怪你,当年那场大火咱们明里暗里都查过了,确实是一场意外” “大火是意外,但整件事却并非意外,沉寒,我当时整个人都沉浸在婷婷葬身火海这件事中无法自拔,根本无暇去深想这背后有什么阴谋” “阴谋?” “对,阴谋,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彻底查清楚,若是这辈子我都被人蒙蔽了双眼,那么我霍沛东,根本不配当一个男人” “好,那我们就陪大哥你查清楚当年那场大火到底是谁在幕后下的黑手” “沉寒,为了我的事,让你和景然又跑了这一趟” “咱们兄弟之间,不用说这些。” “苏樱那孩子怎么也跑来了?” “她执意要来,都闹到了含璋跟前儿,实在也是没办法了,苏樱脾气也执拗,怕是跟大哥你一样,不撞南墙不回头。” 霍沛东脸容立时有些微微沉了下来:“胡闹!” “我们也知道是胡闹,但还要她想明白这其中关窍才好。” “想明白?我看她完全是失心疯了” 霍沛东年纪更长一些,自然更忍不了苏樱这样行事,毕竟,从苏樱到姐姐身边之后,霍沛东一直都是将她当外甥女看待的,他怎么能接受自己的外甥女喜欢上自己这样狗血的事呢。 “苏樱到底年纪现在容易钻牛角尖,也是常理,你慢慢和她说,等她再大些,遇到喜欢的男孩子,就好了” “我怎么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啊。”陈景然忽然开了口,他更爱和高斌混在一起,两个人的性子都比较外放又开通,陈景然没觉得苏樱的事有多么的匪夷所思,毕竟又没有血缘关系,年纪的问题更算不上什么事了,八十多岁的老头子想娶的还是十八岁的小姑娘呢。 再说了,霍沛东如今也不过三十六岁,正是男人的好年纪。 “苏樱虽然是大哥您的外甥女,但却只是名义上的,又没有血缘关系,而且苏樱这小丫头又漂亮又机灵,大哥您性子这样闷,也正好和苏樱互补” “嘿,你是收了苏樱那鬼丫头什么好处了?”江沉寒不由得挑眉,他们这一群人,是都不赞成苏樱喜欢霍沛东的,毕竟一直都当个晚辈看待的小丫头,忽然开始暗恋明恋他们大哥,这样的事,自然让众人难以接受。 “都什么年代了啊,现在社会这样进步,你们还拘泥于这一层名义上的关系,也太封建落后了吧” “这不是封建落后的问题,苏樱一直都是我的外甥女,我也是将她当作疼爱的晚辈看待的” “那就试着把人家当个普通的小姑娘看待呗,我觉得这都不算事儿。” “不可能的。”霍沛东斩钉截铁开口:“不要说我无心男女情爱之事,就算将来某一日我有了这些心思,我也不可能接受苏樱。” “大哥” “不要再说她了,等回帝都,我就让大姐把她继续送出国去,沉寒有句话说的对,时日久了,她喜欢上别的男孩子,慢慢也就放下了。” 陈景然无奈摇摇头:“唉,都是痴男怨女。” “行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明日咱们又要启程回去” “大哥,您和景然先回去,我还有点私事要处理,需再耽搁几日。” “那行,你自己也多加小心。” “放心吧。” 江沉寒这是第一次见到南疆那位掌权者。 倒是和他想象中,略有些出入。 戚长烆年纪将将三十,不穿军装穿便服的时候,倒似个如玉的郎君一般,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但江沉寒却并不敢掉以轻心,南疆戚家,家大业大,子孙昌茂,戚长烆能脱颖而出,掌舵戚家,又怎会是等闲之辈。 “江先生真是稀客,倒是我有失远迎了。” “江某冒昧前来拜访,戚军长不曾怪责已经让江某十分感激了。” 江沉寒态度这般客气,戚长烆更是笑语晏晏招待备至,一时之间宾主相谈甚欢,两人竟颇有些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意思来。 “戚军长,实不相瞒,今日冒昧前来拜访,为的是您一位故人。” 戚长烆其实隐约猜到了他此行的目的,毕竟,他关注着赵承巽在帝都的一举一动,又怎会不知道赵承巽和宋宓儿之间那些你来我往,而宋宓儿,和江沉寒的关系,亦是外人难以揣测。 “江先生要说的是承巽吧。” 戚长烆轻轻笑了笑:“承巽向来性子烈,又有傲气,回帝都这么久,我倒是也一直有些担心他。” “赵承巽确实是人中龙凤,只是被赵家所牵累,这些年方才前途暗淡。” 戚长烆点点头:“他也是时运不济。” “如今赵承巽在帝都立足不稳,戚军长若是肯出手帮一把,想必他心中定然感激。” 戚长烆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江先生对承巽还是不算了解。” “戚军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不日我要去帝都面见总统先生,既然去了帝都,故人总是要见一见的。” 江沉寒微微颔首:“戚军长若去了帝都,定要与江某再好生一叙,介时,咱们不醉不归。” “好,江先生是痛快人,倒合我的脾气,介时,一定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