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迫不及待的登报公开分手消息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73章 迫不及待的登报公开分手消息

江沉寒笑意更深了几分:“我被人退婚了,怎么,不能高兴高兴?” 陈景然懵了,片刻后回过味来,不由吃惊无比:“退婚了?程曼提出退婚了?唉哟这事儿谁能想得到,毕竟之前人家爱你爱的要死要活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要你了……” “算她还是个聪明的。”江沉寒淡淡笑了笑,拿了手机拨了帝都那边下属的电话,让他们直接通知江家旗下的报业集团,登出他和程曼和平分手,已经解除婚约的消息。 “二哥,您这样迫不及待登报公布于众的,是想……” 陈景然试探着询问,毕竟,江家老爷子临终时的遗愿,他们也是知情的。 更何况还有江沉寒三叔的事儿搅合在其中,二哥要是透出口风要娶宋宓儿,首先他三婶和几个堂兄妹就要不依。 毕竟,就算这事儿怨不得宋宓儿,是江家三老爷主动纠缠的,但三房的人还是恨死了宋宓儿。 本来江家三老爷是上一辈中最出息的子弟,若不是出了这样的事,依着江家老爷子对三儿子那般疼爱器重,江家说不定如今的掌权者是谁呢。 三房的人本就不甘心,江沉寒若是要娶宓儿进门,三房定然要闹破天,到时候,免不了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场官司。 尤其江沉寒那位三婶,向来泼辣而又蛮横,一直以来,她都认为是江沉寒抢去了自己孩子在江家的地位,但是江三老爷自毁前程,她有怨气心中怀恨,也不能明言。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只是程曼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退婚,那自然还是第一时间公布于众的好,免得天长日久的,再生变故。” 陈景然不由腹诽,您老人家就承认您是想安某位的心不行吗? 这样嘴硬,也难怪几年了还没让人家宋小姐回心转意。 …… 霍沛东不知道自己在厅内坐了多久,直到他听到楼上传来细碎的几声男女交谈。 他抬起头,看到婷婷和戚长沣携手而来,他的目光像是被黏住了一般,再也难以从她的脸上移开。 那一日在帝都花朝见她一面之后,他回去,曾无数次的劝自己,既然她如今过的极好,那不如就放手成全她。 她如今瞧着整个人的状态,比嫁给他那两年实在好了太多太多。 可见那位戚少帅,待她何其用心。 但他终究还是走不出自己的心魔,在得知戚长沣带她回了南疆之后,他再也按捺不住,到底还是一个人不管不顾的追到了南疆来。 益清原本想着,既然自己死过一次又捡回了一条命来,那么过去的人事实在都没必要再惦记着了,一些旧人,也就真的没有再见的必要。 但霍沛东还如从前一样,做人做事都颇有韧劲儿,难以打发。 戚长沣倒是洒脱,她原本不打算见,他倒是劝她来见一面。 毕竟,他们婚期近了,有什么事有什么话,还是早日说清楚更好一些。 该说的说完了,该做的也做了,此后才能不留遗憾的走下去,再不回头。 “怎么不给霍先生换一杯热茶?” 戚长沣微蹙了眉,看着霍沛东面前已经没有热气的那一盏茶,轻声呵斥佣人。 “是我没让他们换。” 霍沛东开了口,他瞧着竟不像是三十来岁的年纪,两鬓微白,面颊瘦的凹陷,眼角和眉心的纹路,也深刻的有些吓人。 益清脸上的笑到底还是散去了,她轻叹了一声,转脸看向戚长沣:“你先去处理你那些公事,我和霍先生说几句话,一会儿再寻你。” 戚长沣丝毫没有不虞,点头应了:“那你好生招待霍先生,他远来是客。” 益清一笑,抬手自然为他整理了一下衣襟,“去吧。” 戚长沣对霍沛东点点头,又笑着看了益清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益清让佣人换了茶,也退到了厅外去。 她坐在他的对面,低着头,好一会儿,方才缓缓抬头看向他,笑着问了一句:“你这些年还好吧。” 霍沛东一双眼立时红了:“婷婷……” 益清淡淡笑了笑:“这世上没有什么林婷婷了,沛东,这么久了,你也该走出来了。” 霍沛东摇头,使劲摇头,那个在帝都赫赫有名的男人,此时却像个无助而又慌乱的孩子一般,不知所措。 “我原本不想见你,因为我觉得物是人非,见面也没什么必要了,但长沣劝我来见你一面,也许他更了解我,知道我这些年在南疆看似无忧无虑,实则心里头还是有个结没有打开的吧。” 益清望着面前杯盏里袅娜升腾的水雾,自始至终她的声调都十分的平和:“霍沛东,起火那一夜,你是从徐若的公寓出来的,对不对?” 霍沛东点头,没有否认:“是,那一夜我确实送她回了公寓,是因为她受伤出了一点事,所以我才多逗留了半个小时,到医生过来之后,我就离开了……” “你爱徐若吗?” 霍沛东摇头:“不,婷婷,我不爱她,我自来爱的人,都是我的妻子林婷婷。” 益清笑容更淡漠了几分:“可是霍沛东,我嫁给你两年半,那两年半中,但凡你空闲时间在帝都,你算一算,你是陪着你的妻子更多,还是陪着徐若更多?” “婷婷……我和她算是一起长大,后来她年少时家中变故,母亲早丧,她母亲临终之前曾拜托我母亲多照看着她,怕她将来有后妈被欺负虐待,因此我母亲常接她来我家中小住,我将她当作妹妹一般看待,没有任何别样的心思……” 益清抬头望着霍沛东笑了:“霍沛东,你还不知道吧,嫁给你那两年半,我听你这一席话听的耳朵都要长茧子了,我甚至都能倒背如流了……” “可是婷婷,我并没有骗你。” “是啊,就是因为知道你没有骗我,所以那时候,再多的委屈我都忍了,只是霍沛东,后来,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当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你是舍不得委屈她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遇总统定终身》,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