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我被人退婚了,不能高兴高兴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72章 我被人退婚了,不能高兴高兴吗?

如果她依旧执意要做他江沉寒的未婚妻,他大约也会毫不留情的撕破脸,让人都瞧瞧程家的女儿能做出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来。 纵然是未婚妻又如何,终究还带着一个‘未’字,一个未婚妻给自己的未婚夫下药勾引人家来睡她,这样的事传出去难道不是更落人笑柄? “妈,我想去江家一趟,亲自和江夫人说,我想和江沉寒退婚……” 程曼轻轻靠在母亲肩头:“江夫人待我算是不错了,于情于理,我都要好好和她说一声。” “小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忽然就想明白了……” 程曼苦笑摇摇头:“妈,您就别问了,您就当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不想再自取其辱了……” “想明白了好,想明白了好啊小曼,妈等着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了,那江家少爷,不是你的良配,妈是过来人,妈看的出来,他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嫁给他,会有吃不完的苦……” 程曼用力点头:“我知道,妈,我都知道,我已经想通了……” “去吧,去和江家夫人好好说清楚,咱们不耽误人家,也成全了自个儿,我就知道我的女儿这样聪慧,绝不会一条道走到黑的。” 程夫人欣喜不已,亲自送了程曼出去,看着司机将车子开出程家园子,程夫人方才欣慰无比的对丈夫道:“盼着这一日不知盼了多久,如今总算盼到了,却又好似并不是太过开心……” “都说儿女是债,这话果然不假,小曼执迷不悟时你担心,现在女儿想明白了,你还担心……” “我怎么不担心,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委屈,才会一下子想明白了。” “现在受点委屈算什么,总好过将来结婚生子了再受不完的委屈。” “你说的也是,好在咱们小曼现在还年轻,这婚事,一直都没成……” 程家父母感慨不已,忽喜忽忧。 江夫人那边在得知了程曼的来意之后,也不免大吃了一惊。 程曼将锦盒递到江夫人的手中:“伯母,真的很抱歉,是我辜负了爷爷的期盼,也辜负了您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好,我已经想明白了,与其这样和沉寒绑在一起,是为难了他,也是在为难我自己……” “小曼,你告诉伯母,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是不是沉寒那混小子又欺负你了?” 江夫人握了小曼的手,面上的担忧还是带着几分的真切的。 程曼摇头:“并没有,是我自己的原因,伯母,我会去爷爷墓前和他老人家好好说清楚,退婚不是因为沉寒的缘故,是我自己的缘故,是我不想和沉寒结婚了,所以,还请爷爷他老人家在天之灵能不生沉寒的气……” 江夫人听得她这样说,倒是真切的动容了几分:“小曼,这怎么会是你的错,一直以来,你受了不少委屈,伯母都看在眼里呢……” “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也是我自己钻了死胡同。” 程曼苦涩一笑:“伯母,人人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再僵持下去,说不得两家都要结仇了,还是算了吧,能平和的分手,也是好事。” “小曼,你这是下定决心了?” 程曼用力点头:“嗯,伯母,我已经彻底想明白了,既然要退婚,还是早日公布于众的好,我和沉寒自己对外界说清楚,也省的外面胡乱议论,对他和我的名声都有损。” 程曼将话说到这样的地步,江家这样的门庭,身份地位摆在这里,江夫人就算再喜欢程曼,也不可能缠着不放,小了自家的身份。 江夫人沉吟了片刻,轻叹了一声:“那好吧,我也就不再多劝了,小曼啊,伯母是真的挺喜欢你的,你是个好姑娘,错过你,是沉寒自己的损失。”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分,也许就是我和沉寒无缘吧,伯母,东西您收好,我就先走了。” “嗯,我送你出去,沉寒今日出门了,有事要处理,等过几日他回来了,你们俩看看怎么对外界说……” “行,伯母留步吧,家里车子在外面等着呢,我这就回去了。” 江夫人看着程曼的身影远去,一时之间心中倒是也有些难过。 程曼长的文静,性子也温柔,江夫人实则是真的对程曼很满意的。 但自己儿子不喜欢,又有什么办法。 江夫人想到自己相熟的那些世交家的夫人太太,孙子都快会打酱油了…… 可是她这个宝贝儿子,却连婚都不肯结。 江夫人转身回去,想到孙子,不知怎么的心头一动想到了宋宓儿生的那个孩子。 生下来没多久就去了国外,再没回来过。 听说当初还是沉寒勒令宋宓儿不许让这个还在回国内,那时候瞧着两个人是崩了的,沉寒对那宋宓儿也没什么感情了。 可现在怎么又热乎起来,而且宋宓儿还有了总统夫人那样的大靠山。 江夫人自然也不是眼皮子浅的人,只是这些事,她实在觉得匪夷所思罢了。 听说宋宓儿生的那个小孩子十分漂亮聪明,那也是自然,沉寒的相貌不用说了,宋宓儿也是娱乐圈的绝色,孩子自然不会差了。 只是,一想到这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把江家上一辈儿里最出息的三老爷都彻底毁了,江夫人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 都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虽然是江家三老爷自己自酿苦果,可那宋宓儿总也难逃其咎。 江夫人轻轻叹了一声,愁的不行,原本想着程曼会和沉寒结婚,如今人家自个儿想明白了,不趟这趟浑水了,江夫人自然也只能作罢。 程曼到江家来的事,自然在江沉寒刚下飞机时就报到了他耳边。 一路沉郁半个字都不愿多说像是全飞机的人都欠了他老人家几千万的男人,忽然脸上的神色云开雾散,竟是眼底嘴角都带了几分的笑意。 陈景然不由得纳罕:“二哥,什么好事儿啊?刚才谁的电话,难不成是宋小姐的?” 江沉寒笑意更深了几分:“我被人退婚了,怎么,不能高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