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江总被当成一团空气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71章 江总被当成一团空气

“你和霍大哥非但是舅甥关系,更相差了十六岁,苏樱,你还是个小孩子,把这些不该有的心思,好好收起来吧!” “什么是不该有的心思?光明正大的喜欢一个人,就是不该有的心思?总统先生,您和夫人伉俪情深,没人比您更懂,喜欢一个人,爱着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滋味和一种感觉!” 苏樱一双眼亮的逼人:“我知道我和他的身份会让这个世上的人都怀着偏见来看我,但那又如何,我就活这一辈子,如果到了我死那一天,我也不曾努力追求一次,那么我岂不是白活了?” 江沉寒望着这样的苏樱,就像是看到了曾经的宓儿。 那时候的她,也是这样飞蛾扑火决绝的姿态,不问前程不计后果,满腹真心如热火一般灼烧烫人,却也真切的,再也寻不到分毫。 “她说的对,就让她去撞一撞南墙,苏樱,只是丑话我先说在前头,如果大哥动怒对你无意,你以后就收了这心思老老实实待在国外,你听清楚了!” 苏樱喜极而泣,转向江沉寒满面感激:“江叔叔,我就知道您一定能理解我的……” 江沉寒看了她一眼:“别把我的说的那么高尚,我不过是想要让你自己撞的头破血流然后彻底死心而已。” “我不管这些,我只知道是江叔叔帮了我!” 苏樱欢喜不已:“我东西都收拾好了,随时可以走。” “你母亲那边,你说了吗?” 苏樱的养母是霍沛东的亲姐姐,虽说是养母,但从襁褓时就养在身边,和亲生也没有两样。 厉慎珩还记得,当年霍沛东大怒将苏樱送出国,苏樱的养母还为此病了一场。 果不其然,听到说起母亲,苏樱的脸色立刻有些发白起来,只是,这个年纪比霍沛东小了将近十六岁的女孩儿,却红着眼倔强的咬紧了嘴唇:“等我将小舅舅接回来,我自会去向母亲跪着请罪。” “苏樱,苏夫人待你如何,你心知肚明,不要因为年少冲动,伤了你们母女之间的情分。” 苏樱忍不住的眼泪就滚了下来:“我知道,就这一次,我就任性这一次……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了!” 江沉寒临走之前还是往宓儿的公寓去了一趟。 他敲门,宓儿问了是谁,倒也没有避讳,大大方方给他开了门。 只是,开了门让他进来,却不曾看他也不曾和他说一句话。 她似是准备出门的样子,头发散在肩上有些微湿,坐在梳妆台前往脸上一层一层的涂着护肤品。 “我要出门一趟,归期不定。” 江沉寒站在她身后,双手轻轻按住了宓儿的肩,宓儿似是微微颤了一下,旋即仍是精心的护着肤,没有应声,也没有看他。 就好似他整个人都只是一团空气。 从前她最是一点就着的性子,但是现在,她竟也能这样沉下心来了。 “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事,都等我回来再说。” 江沉寒握着她的肩,俯身亲了亲她的脸,宓儿微微蹙眉,抬手挡了:“我刚抹完脸。” 江沉寒倒也不置可否,握了她的手,在那葱白的指尖上轻轻吻了吻。 宓儿自始至终神色平静。 江沉寒离开之前,却又折转了回来:“以后我会考虑周全,那种药吃了对身体不好,这次,就算了……” 宓儿垂眸,仔细的往指甲上涂着指甲油,像是根本未曾听到他说什么。 江沉寒沉默了片刻:“等我回来。” 宓儿听着他远去的脚步声,还有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 她抬起手指,轻轻吹了吹指甲上还没有干透的指甲油,容色之间依旧是一片寂寂的平淡。 从前像是个炮仗一样,和他对着干,争吵,闹的翻天覆地,平白将自己折腾个半死,还是一样的结果无可更改。 那么以后,她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他当成一团空气好了。 她不吵不闹不说话,这点自由,总还是有的吧。 嘴在她自个儿脸上长着,她不想说话,不和他说话,他总不能为这个逼死她。 …… 程曼卧房的门依旧紧紧关着。 程夫人不免有些忧心忡忡。 佣人把午饭送上去,又原封不动的端了下来,程夫人再也坐不住了:“我上去看看小曼。” 话音刚落,程曼卧房的门却打开了,程夫人一眼看到程曼哭的红肿的一双眼,不由得心如刀绞。 孩子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连着心呢。 看着她难过痛苦,比自己受罪还难受。 “小曼……” 程夫人知道,自己家这个傻女儿,这两年来掉的眼泪加起来比这几十年都多,全都是因为江家那个少爷。 可是偏生,做娘的劝也劝了,哭也哭了,无济于事啊。 程夫人做梦都希望自己女儿能开窍醒过神来,他们不是那种有攀龙附凤心思的父母,再好的金龟婿,不喜欢女儿,将来也不幸福不是? “妈,爸,我要去江家一趟。” 程曼强挤出一抹笑来,她抬起手,手腕上那枚祖母绿的玉镯子已经不在上面了。 程夫人一阵心惊肉跳,有些不敢相信女儿忽然迷途知返了:“小曼……” 程曼一步一步走下楼梯,神色憔悴不堪,精神瞧着却还算不错,“爸,妈,这两年,让你们跟着我受委屈受气,都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 程曼心头发酸,爸妈原本多好的名声,程家又是出了名的书香之家,她这两年糊涂成这般,父母又流了多少的眼泪? 她如今总算是想明白了,江沉寒一点都不爱她,就算是她昨夜得逞,怀孕生子,做了他的太太,又如何? 他依旧还是不喜欢她,而这样的感情,婚姻,未来,真的就是她所需要的吗? 与其这样一辈子全都毁了,还不如痛下决心把这段错误的感情给斩断了。 更何况经历昨夜那样一场羞辱,但凡稍稍还有点自尊心的女人,都不会再厚着脸皮纠缠下去。 江沉寒的话说的那样清楚,程曼终是清醒下来,江沉寒给她留着最后一点脸面,也是给程家留着最后一点遮羞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