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江先生,你要珍惜现在陪吃饭只要200万的我!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63章 江先生,你要珍惜现在陪吃饭只要200万的我!

戚长垂下了眼帘,灯影在他脸上投下了一片暗影,让他看起来越发的沉郁了几分。 “戚军长,您知道我如今的处境,赵家败落成这般,我肩上担子重的很,男欢女爱的事,我暂时不打算考虑。” “九十九朵玫瑰花送美人,又怎么解释。” 赵承巽狠狠咬了咬牙关:“只是为了回报当日一些恩情。” “承巽……你这是,在给我解释?” 赵承巽忍不住心里‘操’了一声,压了火气没有发作。 戚长的心情却好了几分:“我过几日要去帝都公干……我们见一面。” “戚军长,您是大忙人,自然是没工夫和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打交道的……” 戚长抬起手,将烟送到嘴边,缓缓抽了一口,他眯了眯眼,斜靠在墙上,吐出了一个漂亮的烟圈:“承巽,你是不是以为你回了帝都,就可以彻底脱离我的掌控了?” “戚军长您是大人物,我知道您手段了得,但我赵承巽,已经落魄到这样的地步,也不过就剩下一条烂命而已,戚军长若是想要,那就拿走好了。” 耳边又是一阵沉默,赵承巽等了几秒钟,那边依旧没有声音,他直接把手机挂断了。 香烟几乎燃尽,忽然烫到了指尖,戚长冷笑一声,抬手扔了烟蒂,他垂眸望着指上烫出的一片红,赵承巽,他的骨头还真是硬,在南疆五年,他软的硬的手段都用尽了,可赵承巽却还是不肯低头。 戚长像是入了魔,赵承巽拼了命的要逃离,可他却愈发的欲罢不能。 回了帝都又如何,他若是依旧这样不肯从了他,他这一趟帝都之行,就绝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等到他在帝都在无立足之地的时候,他会让赵承巽明白,这辈子他被他戚长给盯上,是插翅都难逃了。 …… 球总早上六点半,准时醒了。 以往宋女士也在国外的时候,这个点,还酣睡不起,而他从四岁开始就养成了这样的生物钟。 虽然昨晚有些认床,但睡眠质量还不错。 球总洗漱完毕,查了一下机票,航班是下午的,那么他还有一个上午的时间在帝都逗留。 六年以来,他回来过一次,就是去年的除夕,但也只在宋女士的公寓待了三天,没能出门去看一看。 球总其实挺想去看看干妈的,但干妈和宋女士那样好,他只要一露面,肯定宋女士很快就知道了。 自从他开始去幼稚园之后,宋女士对他只有一个最严格的要求,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无故跷课,必须要认真读书,所以球总是绝对不敢挑战这个底线的。 宋女士若是知道他竟然敢私自请假两边瞒着跑回了国内来,她一定会水漫金山哭晕在他面前的。 球总想了想,还是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宋女士毕竟演过那么多戏,眼泪是说来就来的那一种。 球总还记得宋女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他讲自己的过往,说她当年就是没有能够读大学,才被人嘲笑是个不学无术的花瓶,要是她当年好好去上大学,她现在说不定也是个白领啊科学家啊什么的,也不用在娱乐圈混饭吃了。 球总觉得宋女士这些话说的不对,据他平日里和宋女士的交谈中得知,她没能上大学是因为她实在没有读书的天赋,成绩烂的一比,唯一的长处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也只能走娱乐圈混口饭吃这条路了。 但球总身为一个高智商又体贴的儿子,是从来都没有拆穿过宋女士的谎言的。 但宋女士的担心也完全没有必要,他挺爱去上学的,尤其是喜欢碾压那些学渣的感觉。 那这足足一上午的时间用来做什么? 球球正为难不已的时候,房间电话忽然响了。 球球接了电话,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是江沉寒的,球总眼底不由得闪过狡黠的一抹笑,送上门来了,那么他不再敲他一笔,就对不起他叫宋熠,也对不起宋女士的委屈! “吃早餐了没有?” “没有。” “我带你去吃早餐?” “当然可以,不过……” “我明白,要给你‘出场费’。” 球总满意的笑了笑:“早饭和午饭的费用是不一样的。” 江沉寒想了想:“早餐和午餐比起来,费用应该是少一些的吧。” “错,你没听营养专家说吗,早餐是一天三餐中最重要的一餐……” “好了你直说要多少。” 球总咬了咬小奶牙,摁了摁自己有些怦怦乱跳的心脏:“再加一个0。” 江沉寒倒不是在乎这些钱,只是球球毕竟年纪太小,就算再溺爱孩子的家庭,也不会给五六岁的孩子上千万的零花钱。 球球很聪明很懂事,情商又高,江沉寒不希望他走到一条歪路上去。 “200万,你看能不能谈,不能谈,那就算了,酒店也有免费自住早餐。” “抠门!” “我的钱也是我一分一分挣来的,不是刮大风吹到我身边来的,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你和我有血缘关系,我才会这样纵着你胡闹,要是换做不相干的人,只会笑你是傻子。” 球总耸耸肩:“好吧江先生,请珍惜现在身价只有200万的宋熠,我觉得用不了太久,我的出场费你就会出不起了。” “我倒是很想那一日快点到来。” “那就努力多挣钱吧江先生,毕竟,要砸钱才能让自己血缘关系上的儿子陪自己吃饭的成功人士,这个世界上还是很少见的。” 江沉寒:“……” 早餐吃完,球总摊着鼓起来的小肚子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江先生,还要再约个午餐吗?” 江沉寒抽了一张纸巾丢在他脸上:“我已经安排好了司机,一会儿送你去机场。” “对了,你说我以后可以随时回国,这话不是骗无知小孩的吧。” “不骗。”江沉寒蹙了蹙眉,他怎么有一种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的感觉? “那既然江先生自己毁了约定,那么以后我再回国来,还要劳烦江先生费心招待了……” 江沉寒:“……”他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