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球总有些怅惘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62章 球总有些怅惘

江沉寒这一餐服务的很到家,球球几乎连筷子都不用动几下,就被喂饱了。 人一般在吃饱喝足的时候,都会变的很好说话,也不再那么的剑拔弩张。 江沉寒将饭后甜点送到球球面前,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这算是咱们俩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面吧,你觉得,我怎么样?” 球球摸了摸鼓鼓的小肚子,吃了人家一顿大餐,又敲诈了一百万,说两句好听话又不会掉肉。 “其实你还不错吧。” “就这样?” “你也说了,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我对你的了解还不够深,所以……就这样。” “吃甜点吧。” 江沉寒将叉子递给他,不再喂食了。 养了他六年的人,自然在他心里更重要一些。 他能得个还不错吧的评价,也算还不错吧。 毕竟…… 球球没有抗拒他,恨他,已经算是难得了。 宋宓儿那个女人,看来,并没有在球球面前说过他的不好,不管怎样,她做一个母亲,真的还是十分称职的。 江沉寒想到她往常有些娇滴滴又迷糊的样子,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带孩子的,又把孩子带的这么好的…… 不过也可能就是因为当妈的有点傻乎乎的,所以儿子事事操心,才历练的稳重成熟的缘故吧。 “我吃饱了,我们回去吧。” “我给你订好了酒店……当然,你如果想要和我睡,加深一下我们之间密切的关系的话,我也愿意的。” 球球想了想:“暂时还是不要了吧,你虽然还不错,但我还是站在宋女士这边,在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没有完美解决之前,我和江总仍是对立关系。” 江沉寒望了他一会儿,眼底笑意深深:“好,听你的。” “那就劳烦江总给我订间酒店吧。” “我记得我刚在你卡里转了一百万。” 球球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看着他:“人要各司其职,钱也一样,再说了,那是陪你吃午餐和买机票的钱,现在,午餐吃过了,扣掉九十九万,余下的就是机票钱,不能动。” “你都快比上你妈的出场费了。” 江沉寒啧了一声,摇摇头,站起身来:“走吧,祖宗。” 球总挺着小肚子起身,将自己的英伦风大衣穿上,努力吸了一下肚子,扣好扣子。 江沉寒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 球总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昂首挺胸出了餐厅。 江沉寒跟在他身后,倒像是他的‘跟班’了。 将球总送到江氏集团名下的酒店,江沉寒叮嘱了酒店负责人,一定要照顾好这位小爷,有什么事随时和他联络,这才驱车离开。 球总回了房间之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 事情,好像完全与他的预期不符了。 他本来是要来和江沉寒撕破脸算账的,怎么后来这么轻易就被一百万给收买了。 但…… 他和他想象的,亦是有些不一样。 他以为这世上每一个不要孩子的男人都和电视上演的一样,有一张很丑恶的嘴脸,让人无法亲近,天然的就存着厌恶。 可球球此刻有些颓丧的发现,他对江沉寒真的是厌恶不起来的。 他是个很有风度的男人,除却他把宋女士气哭了之外。 球球忽然有些羞愧自责,他本来是要为宋女士撑腰,助她跳出泥潭的,可现在,他除了得到一百万之外,好像没有什么收获。 而这一百万,宋女士随便参加个小活动露露脸,就轻轻松松收入囊中了。 球球叹了一声,不行不行,年纪小,道行还是太浅,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他还要多修炼几年才行。 只是委屈了他家宋女士,球总都搞不定,宋女士自然想都不想要了。 球总活了六个年头,这是头一次觉得心里十分怅惘。 如果那个人和他想象中一样坏,就好了。 这一点,他和他妈一个样,受不了别人对自己有丁点的好,哪怕那好是应该的,却还是做不到坦然的接受,然后无动于衷。 …… 赵承巽开车的途中手机响了。 他回帝都之后自然换了所有联系方式,这个手机还是宋宓儿给他的,他自己买了张手机卡换上,号码也只有这几个人知道。 赵承巽戴着耳机,直接按了接听:“喂……” 耳边是短暂的一阵沉默,旋即却有男人的笑声低低响起,那笑声实则十分的低沉悦耳,但赵承巽却瞬间毛骨悚然脊背凉透。 “承巽,别来无恙啊。” 一身军装的男人,将穿着长靴的双脚从茶几上放下来,他点了一支烟,起身走到窗边,望着南疆的万家灯火。 戚公馆里灯火依旧辉煌,不日小四就要和心上人成婚,戚公馆多年也没这样热闹过了,是好事。 赵承巽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手掌心却被汗水湿透了,他紧紧咬了咬牙关,到底还是将车子缓缓停在了路边。 路灯的光芒从高处落下,初春的夜风夹杂着寒凉,他身上的衣衫却全部湿透了。 那些噩梦像是又缠绕住了他,男人身上浓烈的烟味儿席卷而来,将他层层叠叠的包裹,演武场上,他一次一次的被那个人摔在地上,却又倔强的爬起来再次缠斗在一起。 刺目的烈日下,他看到戚长赤着精壮的上身,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的落下来砸在地面上,他趴在地上粗喘着,再无力气起来,戚长居高临下望着他,声音沙哑森冷:“赵承巽,什么时候打得过我,再来给我谈条件吧。” 他在南疆摔打了五年,到最后,也不过是堪堪和他打成平手。 “戚长……” “难为承巽去了帝都,还记得我。” 戚长轻笑了一声,长指掸了掸烟灰:“听说赵公子初回帝都就有艳遇,对方还是娱乐圈永不过时的绝色宋宓儿小姐……” “戚长,我的事和旁人没有任何关系……” “啧,这就护上了,看来还真是上了心。” 戚长垂下了眼帘,灯影在他脸上投下了一片暗影,让他那张立体威严的五官看起来越发的沉郁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