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你们江总是我亲堂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59章 你们江总是我亲堂哥!

这辈子的宓儿,她永远都清醒无比,因为,两辈子的认知加起来,对于江沉寒这个人,她是从来都不信也不会怀抱任何希望的。 宓儿起身关掉了电视,去浴室卸妆泡澡,她可是女明星,要靠脸吃饭的,再怎样丧,护肤美容也要撑着去做。 人人都说她是花瓶,被称为花瓶的迫不及待想要摆脱花瓶的称号,可她却觉得,当花瓶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 当你足够美丽颠倒众生的时候,那个花瓶的价值,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 不过就是十年的合约而已。 十年,很快也就过去了,江沉寒那句话说的还是很对的,十年后,她也不过三十多岁,依旧是风韵犹存美艳如花,到那时,她想要开启个第二春什么的,江沉寒就再也无话可说了吧。 不过,人家也许那时候早就一家三口和和美美了,说不定她根本就不用等十年那么久。 宓儿泡了澡,回了卧室,刷了一会儿手机。 这会儿忽然想到江沉寒的那一通电话和简讯,宓儿想了想,还是打开了简讯。 只有很短的一句话。 “我在你公寓楼下等你,晚上一起吃饭,川菜怎样?” 宓儿看了看时间,是六点半的样子。 她睡到八点才醒,又收拾了好一会儿,下楼至少八点半了。 也就是说他在楼下等了最少两个小时,对于日理万机忙的不可开交的江总来说,算是难得了。 毕竟从前,就算两人感情最好的时候,他也没有等过她这么久。 却是她,经常一日一日,一夜一夜的等着他,等到最后,眼泪也流干了,心也凉了。 宓儿直接删除了简讯,将手机放在一边床头柜上。 骄傲如他,只有无法征服的,才会让他念念不忘。 宓儿之前甚至想过,他厌烦纠缠不清的女人,得到手的就不稀罕了,不如她就如上辈子那样对他死缠烂打让他自己受不了再也不想看到她,也是个办法。 只是,她只要想一想,那些男女之间可能发生的一切,她就发现,她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过那一步去这样做了。 不过现在,这一切也都快要结束了。 如果程曼顺利的怀孕…… 宓儿在黑夜里轻轻闭上了眼。 如果程曼顺利的怀孕,那么,一切就该结束了。 她侧躺着,整个身子都微微的蜷缩起来,那是一种极其缺乏安全感的睡姿,宓儿闭着眼,她以为她可能会失眠,可她很快就平静的睡着了,这一夜,她甚至连一丁点的梦,都没有做。 …… 球球背了个小背包,站在机场大厅的人群之中。 他翻出手机查了查,那人今天如果没有其他行程的话,依旧是上午九点钟准时到江氏的集团总部。 据球球小盆友的观察,这个男人还是十分自律的,几乎每日雷打不动的上下班时间。 自律的人,是很可怕的啊,球球轻叹了一声,像宋女士那种爱吃又爱睡全靠老天爷厚爱才保持美貌和身材的女人,实在是太凤毛麟角了。 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生下了他这样一个绝顶聪明又自律稳重的孩子的。 球球走出机场大厅,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报了江氏集团总部的地址。 出租车司机是个很和善的大叔,见他一个人出门,不免就关心的多问了几句:“小朋友,你一个人出门你家里都不担心的吗?” “为什么要担心?就算是坏人想要拐走我这样出类拔萃的孩子,也要考虑后续能不能卖出去有没有人敢买的问题啊。” 司机大叔:“……” “可是,如果真的被坏人拐走卖到国外去了呢?” “国外?”球球托着腮想了想,小爷从出生就在国外长大,卖到国外去他还省了一张机票钱。 喂!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A国和国外两个国家啊宋小爷! 宋熠小朋友当然知道这些,只是比起他自己,他还是更担心大条的宋女士一些。 “司机大叔,您刚才注意到您经过了几个路口几个红绿灯几个便利店吗?” 司机大叔一脸懵:“几个路口我还有点印象,几个红绿灯便利店,怎么可能记得住……” “您刚才过了八个路口,一路上十二个红绿灯,三十六个便利店。” 球球平静自若的说着:“就在刚才三分钟前,我们刚刚路过一个派出所,而且沿途我已经把我的行踪定位发到了邮箱里,所以,您不用担心我会被拐卖的问题,就算被卖掉了,我还是可以循着记忆走回来的……” 司机大叔:“……” 下车的时候,球球很大方的拿出红钞票来付账,还依着他从小到大被培养的绅士规矩付了小费。 司机大叔目送着球球走向江氏集团大楼,不由得感慨万分,这世上是真的有神童的,他今天也算是开了眼了。 前台小姐看着那个漂亮的小孩子背了双肩包穿了一件英伦风十足的灰色大衣走进来,这应该是公司里哪个高管家的孩子吧,长的也实在太可爱漂亮了。 前台小姐不由得绽出最温柔的笑来:“小朋友,你是来找人的吗?” 球球站定,望着年轻的前台小姐忽然甜甜笑了:“姐姐,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了!” 前台小姐被逗的笑开了花:“哎呀小嘴怎么这么甜,来,姐姐给你糖吃好不好呀小可爱。” 球球握着双肩包的带子,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摇摇头:“我妈妈说不可以随便吃人家的东西,不礼貌的。” “没关系的,就一颗糖而已。”前台小姐硬是把巧克力塞在了球球的手里。 “姐姐,我不用吃糖,只是看着姐姐就觉得很甜了……” “我的天啊,你怎么这么会撩……”前台小姐捂着心口,整个人都快化了,幸好他还只是个小孩子,要是个成年男人,她真的会沦陷的啊。 “姐姐,我想问您一件事,江先生这会儿在公司吗?” “你找江总?” “对啊,我找他有点事。” “你和江总什么关系呀?” “他是我堂哥,我今天在家挨训了,不想回去,所以来投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