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两个男人都等在她公寓楼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57章 两个男人都等在她公寓楼下

球球眉毛都没皱一下,哄的玛丽小姐晕头转向,这才优雅的挂断电话,无奈摇了摇头,瞧瞧,女人就是这样好哄,几句甜言蜜语就哄的团团转了,怨不得他们家宋女士被人家拿捏的死死的。 看看他这高智商就能看的出来,那个男人心机城府该有多深,傻白甜的宋女士怎么可能是对手? 球球想到这里,不免又有些摩拳擦掌的蠢蠢欲动起来。 高手过招才有趣。 哪里像和宋女士在一起,自从四岁之后,他不用动什么脑子就轻易ko了她。 …… 宓儿一觉睡到晚上八点钟,睡饱了之后皮肤好的不像话,整个人也神清气爽的。 看了一眼手机,手机上有江沉寒打来的一通电话,还有赵承巽的。 大约是她没接电话的缘故,两个男人都给她发了简讯。 宓儿忽略了江沉寒,直接看了赵承巽的。 赵承巽约他晚上一起出来吃饭,说是赵家的事有些眉目了,他妹妹离婚的事也有了进展,要感谢她介绍了那么厉害的律师给他们兄妹,所以请她吃饭。 宓儿正觉得饥肠辘辘,立刻回了电话过去:“赵承巽,你现在在哪?你开车过来接我吧,我想去吃川菜。” 宓儿虽然不是川妹子,但是超级爱吃辣,而更气人的是,不管吃了多少辣,也从不会长痘痘,皮肤依旧好的惊人。 赵承巽抬腕看了看时间,都八点多了,“你确定这会儿要吃这样重口味的?不怕变胖了?” 女明星不都是吃水煮青菜和黄瓜然后吃两三粒米就说自己撑死了的吗? 宋宓儿又一向爱美如命,这样大晚上要吃重口味略油腻的川菜,赵承巽自然有些讶异。 “确定,反正这段时间也不用拍电影,就两个综艺,到时候去参加之前饿两天就行了。” “这样对身体不好吧,要不然我带你去吃点清淡的……” “就吃川菜。” 赵承巽不由得笑了:“那好,你收拾一下,我过去接你。” 宓儿挂了电话,又躺在床上怔怔发了一会儿呆。 那一次赵承巽与她告白,她当时并没有应下,后来,赵承巽又给她打了电话,对她说不用有心理负担,其实,他也有些冲动了,他很坦诚的对她讲,他对她的感情其实很复杂,诚然,他是喜欢并欣赏她的,但却还未到非卿不可的地步。 赵承巽的坦诚,无疑让宓儿大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和赵承巽的想法差不多,她对赵承巽是有些欣赏和喜欢,可这喜欢却也无关男欢女爱,也许,如果天长地久的相处下去,感情会逐步的加深,也未可知。 两人又回到了朋友的关系,这样相处起来却反而十分的轻松。 宓儿起床冲了个澡,衣柜里挑了一条漂亮的连衣裙,又拿了薄薄的到脚踝的羊绒大衣,长发吹卷随意散在肩上,化了淡妆,赵承巽电话再打来的时候,她就出了门。 一向神经有些大条的她,完全忘记了江沉寒刚才还给她发了一通简讯。 赵承巽开着他回来帝都之后买的那辆三十万左右的车子停在宓儿所住的公寓楼下时,他看到了一辆有些眼熟的宾利。 待看到车牌是嚣张的四个3时,他立时认出了这是江沉寒的座驾。 如果是普通人,买辆三十来万的车子其实也不差了,可在江沉寒这辆近千万的顶配宾利跟前,赵承巽的车子实在有点不够看。 但他此时和当年的心态早已不同。 从天上掉下来的人,熬过最初那一段最难熬的时光之后,就会变的无坚不摧。 赵承巽只看了一眼,就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他曾经也不是没有拥有过这一切,可人从天上掉下来,实则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江总……” 下属忽然小心翼翼开了口:“那好像是赵家那位公子的车子。” 江沉寒蓦地抬头看向了车窗外。 “之前我见过两次,所以认出来了。”下属觉得呼吸有些紧绷,说话完全不敢大声。 江沉寒定定看了一眼那辆黑色车子,复又收回了目光,什么都没有说。 他拿出手机,又打开信息,依旧没有任何回音。 而赵承巽为什么会出现,总不是无缘无故的,也许是两人早已约好了。 江沉寒瞳仁倏然缩紧了。 “我听人说,有几家赵家从前的世交,暗中想要拉赵承巽一把。” “是,江总,非但如此,总统先生让他从南疆回来,也有起用他的意思。” “总统先生那边我会去说,想办法让他在帝都待不下去,滚回南疆去。” 下属不由得苦笑:“再回南疆怕是不太可能,听说,听说赵家这位正是因为在南疆待不下去,所以才想尽办法将路子走到了总统先生这里,才得以回来帝都的。” “哦?为什么在南疆待不下去了?” 江沉寒忽然来了兴致,下属忙道:“这个消息现在没得到证实,也只是我们捕风捉影得来的一些小道消息,听说是南疆戚家如今掌权的那一位,瞧上了他……” 江沉寒忽然嗤笑了一声:“原来是被人看上要捉他当兔儿爷啊,怨不得这般火烧屁股的回到帝都来,也难为他了,我和他算是老相识,对他的老底知道的也听清楚的,赵公子可是不折不扣的直男,喜欢的是女人,现在戚家那位想要掰弯他,怕是难如登天。” “谁说不是呢。” “那他就这样走了总统先生的路子回来帝都,戚家那位就善罢甘休了?” “这个暂时还不得而知。” “那就去好好打听打听,若是戚家那位还没死心,咱们就帮一把也成人不美不是。” “是。” 江沉寒重又将目光投向窗外,赵承巽,当年他就觊觎宓儿的美色,与她眉来眼去,若不是赵家倒了,后面的事还真不好说。 他敢打宓儿的主意,他江沉寒,就会让他明白,他会付出什么代价! 宓儿走出电梯,出了公寓,远远看到一道车灯亮着,她快步向车子边走去…… 可快走到车边时,宓儿忽地停了脚步。 赵承巽的车子她认得,可江沉寒的座驾,她更是认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