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宋小姐,江总知道,会杀了我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53章 宋小姐,江总知道,会杀了我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疼,只是,说起下辈子的事,心脏的疼就重了一分。 冥冥之中,好似有个人,也说过这样的话。 但她想不起是在何时,也想不起是谁了。 静微举目望着窗外的明月,厉慎珩轻轻吻了吻她的鬓边:“微微,我爱你……” 她当然知道他爱她,她也在深深爱着他啊。 她在他怀中转过身来,踮起脚仰脸亲了亲他的嘴唇:“含璋,我也爱你。” 厉慎珩唇角有深深的笑意弥漫,忽然又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什么,静微一怔,忽然想到他们刚认识那一年的中秋。 他从帝都赶回来找她,而她,刚刚拒绝了宋业成…… 好像也是这样的月色,这样的夜晚。 她说愿意和他交往,但只和他在一起三个月。 静微忍不住的摇头轻笑,谁能想到呢,就这样纠缠了数年,以后,还要纠缠一辈子。 两人十指相扣,不知这样站了多久,直到一声嘹亮哭声,忽然把这所有宁静打破。 静微与他对视一眼,二人都忍不住笑了,无双这小丫头,哭起来总是惊天动地的响。 哥哥晚上都不要吃夜奶了,她却偏偏要吃两次,真是磨人。 夫妻两个手牵着手去了孩子们的房间,两个保姆垂着头不敢看,慌忙退到了一边,静微抱了无双喂奶,被吵醒的厉峥有些困倦,却依然安安静静不哭不闹。 无双吃的一头汗,很快吃饱了呼呼大睡。 静微把无双放在小床上,厉峥也闭了眼,兄妹俩头挨着头渐渐睡的香甜。 静微和厉慎珩守在小床边,只是看着孩子熟睡的样子,好似都看不够。 无双睡觉不老实,小脚丫翘着放在了哥哥腿上,静微笑着给她拿下来放好,没一会儿,又翘了上去。 两个人看的忍俊不禁,瞧着哥哥没被吵醒,也就不再管她了。 “以后,有个人能像哥哥这样纵着她宠着她,给她最自由的生活和最宽容的爱,让她一辈子都无拘无束……但我觉得,有你这样一个爸爸,她的择偶标准一定高的离谱。” 厉慎珩不由自豪一笑:“那当然,找不到我这样好的男人,不准她嫁!” “真的难以想象她将来出嫁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男人。” “爱她,用这颗心去真真切切的爱她,微微,一定会有一个人,爱她胜过自己的命。” “会吗?” “会的。” …… 在冷的风里和夜里,一个人穿行在熟悉的院落里。 月光也是冷的,滇南怎么会让人觉得冷呢? 憾生想着,站定了脚步。 滇南的月,和帝都又是怎样的不同? 他拿出手机,划亮了屏幕,屏幕上十岁的少女有着最明艳夺目的一张脸,她的表情骄纵却又让人喜欢,她有长长乌黑发亮的头发,说话的声音清脆动听。 他能想象出来的少女最好的样子,她都有。 憾生已经不再是昔日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如今的他,眉目冷峻,双颊瘦削,眉峰下那一双细长的眼,竟有些像玄凌的样子。 他身量长高了许多,如雨后拔节的春笋一般,已经是一个男人的模样。 憾生的手划过了屏幕上女孩子有些骄纵笑着的那张脸,十年,竟也是这般一晃而过。 他记得和总统先生的约定,他要去帝都,就要,再一次见到她,和早已看过无数次却从未见过一次的她了。 憾生点了一支烟,轻轻放在了地上。 少主,若你还能看到这一切,该有多好。 …… 那时帝都的冬日刚刚过去,总统夫妇的大婚犹然在整个帝都是最大的新闻。 帝都迎来了春日,冰雪消融,枝上蔓生了几点嫩绿,有年轻小姑娘已经耐不住换上了单薄的春装。 黑色的宾利疾驰而来,在盛世楼下停住。 司机快步过去打开车门,江沉寒下车,长腿阔步几步跨进门去,前台众人慌不跌的鞠躬问候,江沉寒看也不看一眼,脸色沉冷如凝霜。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直到他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众人方才回过神来,长长舒出一口气对望了一眼,个个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八卦之光。 那位刚才在公司里又闹了起来。 听说是因为一部电影的合约,她的经纪人林菱在老板的授意下,推掉了那一部文艺大片,那一位就炸了毛。 也不知道这一场角逐,到底最后又是谁赢。 不过瞧着那一位性子这样烈,估计江总也要愁的薅头发了。 林菱站在办公室,大气都不敢出,都说阎王打架小鬼遭殃,她两边都不能得罪,真是快头疼死了。 宓儿气的嘴唇都有些发白,江沉寒是越来越变态了,将她控管成这样,好,她的合约在盛世,她没有办法,她认了,可她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不能做了? 既然盛世也不需要她来赚钱,那么她拍文艺片这种票房不能走高盈利的对公司也没有什么影响吧? “你现在,立刻打电话给邹导,给人家道歉,并且告诉他,我不要片酬也会参演!” “宋小姐,真的不行,江总要是知道了,会杀了我的……” “他会杀了你,那你就不怕我也杀了你?” 宓儿气的浑身发抖,脑中不禁又想起那一日在静微婚礼上,程曼与她所说的那个请求。 如果说之前她还有些挣扎的话,那么现在,她只想让江沉寒赶紧滚回去和程曼生儿育女,永远别再出现在她眼前。 “宋小姐,真的不行……”林菱都快哭了。 “好,不行。”宓儿深吸了一口气,把满腹火气压了下来:“那你去告诉江沉寒,管他吗的什么合约不合约,老娘不干了,他要赔多少违约金,我砸锅卖铁都配给他!” 江沉寒站在虚掩的门外,宓儿因为愤怒而稍微有些尖利的声音,清晰传了出来,他眉眼冷凝,嘴角却轻轻勾了勾,他知道她性子烈,可没想到都到如今这种地步了,她还是这么大的气性。 上次松口让她接拍那部小文艺片,她在电影里露了背和肩,还演了一段唯美的百合戏份,他是咬着牙忍下来的,没想到她如今学会得寸进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