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许你下辈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52章 许你下辈子

静微看着厉慎珩脸色不虞的样子就直乐:“我觉得也是……” 这俩人一唱一和的,厉慎珩的脸WwΔW.『kge『ge.La 小白这小贼头,从前惦记他老婆,现在又惦记他女儿,真是贼心不死。 依他看,该私底下和徐慕舟说一声,过两年就给他丢到国外去,省的在跟前碍眼。 吃了饭静微让人把小白送回去,小白离开时又拉了静微说悄悄话:“我们家那一对儿祖宗,这也不知道怎么了,前段时间刚闹了一场,这几日又闹腾起来了,周念把婚戒都扔了,微微宝贝儿,你是没看见我老爸当时那脸色,啧啧,我看啊,就我老爸那种闷葫芦,也就是一辈子单身狗的命了。” “这怎么又闹起来了?你知道怎么回事么?” 小白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白天在学校,都不在家,还是听佣人偷偷和我说的。” 静微也有些发愁:“这样吧,我改天去找周念,我问问她,整天这样闹两个人,徐军长大约也没心思工作了。” 小白撇嘴:“是啊,没心思工作就来整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看我不顺眼,得,小爷我就是个出气筒,他又不会动手打女人,又不会吵架,只会折腾我让我负重跑,微微宝贝儿,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非被他折腾死……” “行了行了,我明日就把周念接来,好好问问她。” “拜托你啦,其实我爸那个大猪蹄子,他就是有什么事都揣兜里不肯说出来,你说,这夫妻两个,不沟通怎么行?” 静微听的哭笑不得:“得了得了,你都成婚姻专家了,赶紧回去吧,明儿还上课呢。” 打发了这小爷,静微想想周念和徐慕舟,又想想宓儿那边,只觉得头疼。 回了房间好一会儿,她还在想着周念和徐慕舟的事,直到厉慎珩自后轻轻拥住她细腰,在她耳边有些委屈的抱怨了一句:“微微,我都饿了这么久了……” “啊?不是刚吃了晚饭吗?怎么又饿了,那我让厨房去做碗面……” “我又不是肚子饿……”男人有些沙哑的声音擦着她耳畔传来,下一瞬,那原本箍着她细腰的大手,就从衣襟里钻了进去,隔着一层薄薄胸衣攥住了她心口处的软:“微微……我想要你。” 静微面颊不由得有些微红,她毕竟怀的是双胎,临产时肚子就大的吓人了,虽然小心呵护着,可肚子上还是长了几条妊娠纹,而且,她觉得自己还没有恢复,腰也有些粗,肚子上的肉也有点松…… 谁不想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是完美的,静微虽知道厉慎珩不会有丁点的嫌弃,可她自个儿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含璋……可不可以再等等。” “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静微轻轻摇头:“没有什么不舒服,就是,就是……你不觉得我现在肚子很不好看吗?” 厉慎珩低头,看到静微轻轻咬了咬嘴唇,似有些不安的样子。 那些旖旎的情思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将她从怀中转过身来,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微微,对不起。” 他从没有觉得她有什么地方不够好,她为他孕育了两个孩子,一个女人,该是怎样爱着一个男人,才肯为他生儿育女,走一趟这生死关。 这世上的男人,最不能最不该辜负的,就是那个为他生了孩子的女人。 “说什么对不起啊,是我自己想的太多了……” “爱美是你们女孩子的天性,是我疏忽了,没有想到你的这些顾虑。”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在意过,也从来没有觉得我有什么地方不好。”静微抬起手,轻轻抚了抚他的下巴,又仰脸亲了亲他的嘴角:“含璋,我说的对不对?” “这世上最懂我的人,只有静微。” 厉慎珩与她头抵着头,二人相视一笑,所有默契,都在这不言之中。 “我们不要再生孩子了,有厉峥和无双就够了。” “可是厉家和秦家当初都只有你一个男孩,长辈们肯定都盼着多子多福吧……” “是奶奶和我说的,外婆也是这个意思,她们说,你身子又不是那种结实的,生了双胎就损耗了很多气血,再怀孕生子,对你身体也不好,儿孙多了是好事,但是两个孩子教养好了,也尽够了。” “再说了,看你进手术室生产,比我自己上战场还紧张,我实在受不了再来一次了,微微,我不想你再承担任何的风险了。” “其实,我也觉的两个孩子挺好的,哥哥肯定会好好保护妹妹的……” “你觉得咱们无双要哥哥来保护?” 静微忍不住笑了,又睨着他:“还不是遗传了你这个混世魔王?” “还有小白和咱们看着长大的这些孩子,若是能从中挑一个,自然更好,只是无双这性子,我估摸着,咱们也做不了她的主,还是等她长大再操心这些吧。” “是啊,儿孙自有儿孙的福气,那么久远以后的事,现在想了也无用。” 静微与厉慎珩相视一笑。 窗子外月影如练,整个世界都是柔和的银色,总统府的官邸被这月光所笼罩,他们的孩子在婴儿房里甜甜的睡着了。 那些遥远的,上辈子的事和伤痕,终究还是被圆满的幸福抚平了。 静微靠在厉慎珩的怀中,抬起手,纤细的手指上,还套着那枚子弹壳磨成的戒指。 她倒是不太爱戴着婚戒,相反总是喜欢戴着这枚戒指。 “你就最爱这一个……永远都是不离身。” “这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个戒指,我想戴一辈子。” “你想一辈子,可我想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永远在一起……” “下辈子的事,谁知道呢。” “是啊,下辈子的事,谁知道呢,但只要我有下辈子,我就会去找到你。” 静微低头笑了:“好啊,下辈子我等着你,你可一定要来。” 厉慎珩将她拥的更紧了一些,静微望着窗外,这一刻,不知怎么的,她心脏某一个角落里,忽然隐隐的疼了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