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报应不爽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48章 报应不爽

杜玉容耳边嗡嗡的一片,其实这么久以来,因为陈洋和她之间的联络实在少的可怜,女孩子天然都是敏感的,她能感觉到陈洋对她,好像并没什么兴趣WwW.КanShUge.La 她来江城,真的只是有些担心他,她没有其他复杂的想法,可她没想到,陈洋会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陈洋……我知道宓儿一定和你说了什么,你,你不要有压力,也不要顾及宓儿和总统夫人的关系……” “我没有顾及那些,玉容,如果我考虑宋小姐和总统夫人的关系,那么,在宋小姐给我你的电话的时候,我就应该疯狂的开始追求你才对。” 陈洋低头,专注的看着杜玉容,凭心而论,她真的没有薛荨那么漂亮,可陈洋却觉得,这天底下最可爱的女孩儿,大约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这些日子,我也一直都在思考这件事,和你聊天的时候,我总是很放松,很开心,而今日,当我知道你只是因为担心我,就万里迢迢飞来了江城时,我更是心潮涌动,玉容,我不能现在就和你说,我有多喜欢你或者我对你很倾心,你也知道,我刚从一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我需要一点时间……” 杜玉容一边流泪一边点头:“陈洋,我都知道的,你和我这样说,我开心的很,我能听得出来,你不是在骗我,也不是在说那些花言巧语,这样真好,这样比你说你喜欢我在意我,还让我心安……” 两人不过只有这么一些交集,何谈多深的感情? 正是这一份坦诚,才更让杜玉容动容。 “所以,我们可以试着开始交往,玉容,我会努力做一个最好的男朋友,如果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都告诉我。” “我也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女朋友……我没有做过别人的女朋友,陈洋,如果我做的不好,你也都告诉我。” 陈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好。” 杜玉容破涕而笑:“陈洋,你带我去看看阿姨吧,听说她病了,我买了一些补品,想要送给她。” 陈洋眼底柔色更深:“好,我们现在就去。” …… 宋芊芊和周筠如母女的所作所为,虽然令人发指,但她们到底都是宋家人,虽然宋枕词说了,要厉慎珩和静微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用顾及她的脸面。 但厉慎珩和静微权衡再三,还是放弃了让这母女俩去蹲监狱的决定。 只是,厉慎珩亲自下令,让宋致庸和周筠如离婚,将宋芊芊也赶出了宋家,以后,也不能再姓宋,只能随了母姓。 非但如此,宋家所剩不多的财产,周筠如母女半毛钱都没有分到,而周家,更是立时放出话来,不会认这个女儿和外孙女,他们周家也没有这样狠毒的儿孙。 周筠如和宋芊芊离开宋家的时候,两人一人带了一只小皮箱。 里面却只装着一些贴身衣物和生活用品,唯一值钱的,大约也就是周筠如的一枚结婚戒指了。 宋家的大门缓缓在她们眼前合拢了。 宋芊芊整个人早已麻木,周筠如更是面如死灰。 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被揭出来,还是借由宋枕词之手被揭出来的。 她没有想到她高高在上做了一辈子的贵夫人,到头来,却落得了这样凄凉的局面。 总统府亲自出面,她以后,是再也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了。 听说,宋致庸和江梵素所生的那个小贱人,快要生产了,等她生产之后,孙靖西会娶了她进门做太太。 周筠如真的很想笑,这一切曾经都是她女儿的,可又是她们自个儿丢弃不要的,到最后,便宜了她恨之入骨的人,又怨得了谁? 罢了,命该如此,她折磨了江梵素和江苹母女那么些年,这是她的报应。 她曾想用自己一死来替宋芊芊顶罪,可总统府那边却没有答应。 周筠如彻底死了心,她知道,他们之所以没有让她们母女去坐牢受罪,将她们逐出宋家,从此无名无份无家可归的活着,才是最大的惩罚。 在帝都这样的名利场,当你高高在上时,每个人都捧着你,用最动听的话来奉承着你,但当你跌落谷底的时候,就会有几千只几万只脚来踩你,恨不得让你万劫不复。 “走吧。” 周筠如缓缓的转过身去,活着,为的就是一处栖身之地和一日三餐。 她的结婚戒指,至少也能当个几十万块,她和芊芊,还有活路。 可周筠如很快就傻了眼,没有任何一个典当行收她的戒指,也没有任何一个珠宝店,回收她的钻戒。 这枚近百万的钻戒,此时对于她来说,甚至不如一百块钱有用。 她们最初还用仅有的一点钱住酒店,很快就搬到了更便宜的旅馆,最后,搬到了帝都郊区的棚户区租了一间小房子。 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和贵夫人,为了生计也不得不去打工看人脸色。 宋芊芊很快就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为了一个月区区八千块钱,她竟然做了一个包工头的姘头。 周筠如最初差点将她打死,可她很快也在生活的磋磨下屈服了,甚至,凭着她半老徐娘的姿色,也跟了一个土老板做小三…… 这些,却都是后话了,当日她们将江梵素和江苹母女当牲口一般折磨凌辱的时候,她们怎么也未曾想到有这样一日吧。 而比起去坐牢风不吹日不晒饿不着的日子,这样一点一点的让她们受尽生活的磋磨,才是最大的惩罚,也是她们活该受到的惩罚。 …… 江苹在盛夏时节,早产生下了一个小姑娘,因着她孕期营养不良又早产的缘故,小姑娘十分的孱弱,哭声像是猫儿一样,生下来就被送入了保温箱。 一直住到了满月方才从保温箱出来,江苹为了这个女儿,几乎快要把眼泪都流干了。 静微亦是挂心不已,亲自去了慧慈大师那里,求大师给小姑娘取了小名,就叫草儿,说是贱名好养活,那春日的风一吹,草儿就都长了出来,最是坚韧好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