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俩人再次闹崩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44章 俩人再次闹崩了

江苹眼底含了泪,可怜的不得了,像只被人蹂躏的小兔子,静微却要气死了,她这性子,怎么不被人欺负呢! “你要气死我了……”静微气呼呼的瞪着她:“算了,你就等我消息吧,要不然你们就一家四口,要不然两个孩子我都给你争取过来,一人带一个算什么,将来他再给念念找个后妈,念念被虐待怎么办?” “不要……”江苹立刻紧紧抱住了静微手臂:“从前宋芊芊都不疼念念……念念还这么小……” 江苹眼泪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还是把两个孩子都给我吧,我不嫁人了,我把两个孩子抚养大……” 静微无奈的说不出话来,伸手给她擦了眼泪:“你好好休息吧,这些事都别管了,我会给你处理好的。” 也不知道她是幸运还是不幸,遇到宋芊芊母女这样吃人不吐骨头的,还能逃出一条命来,还有她这样的闺蜜心心念念的为她撑腰,铺路,善后。 唉,静微叹了一声,她上辈子欠她的! “嗯,那我都听你的,微微,你给我做主就好。” 静微佯怒瞪她:“那我把你卖了也行?” 江苹笑嘻嘻的去拉她手臂,摇晃着:“你才不会呢,你对我最好了……除了妈妈之外,你是对我最好的人,微微,我相信,我只相信你一个。” “再说了,你现在是总统夫人,我这个小老百姓肯定都听你的……” “什么夫人不夫人的,咱们姐妹私底下在一起的时候,不论这些。” “嗯,听你的。” 静微看着江苹没心没肺的样子,受了这么多委屈,吃了这么多苦,转眼就要忘的干干净净了,她真是要为她操碎了心。 还是先好好看看孙靖西这个人吧,若是当真让孙靖西娶了江苹,他再欺负江苹了怎么办? 一个个的,都让她费心,宓儿那边一团乱麻,江苹又这样立不起来,陈洋和杜玉容,也一丁点的进展都没有…… 还有徐慕舟和周念,明明之前两个人参加婚礼时看起来也相处的挺好的,可前几日,忽然又闹腾了起来,听说在帝都官邸,徐慕舟气的把配枪都掏了出来,周念连夜哭着回了滇南,二人算是再一次闹崩了。 厉慎珩私底下问过徐慕舟发生了什么事,这人平日就是个锯了嘴的葫芦,任凭厉慎珩百般询问,就是半个字也不肯说,厉慎珩也拿他没辙。 静微偷偷问了小白,小白也是一问三不知,只说周念走的时候让人给他留了一句话,说她以后八成不能再给他当后妈了…… 小白十分无奈,大人们的感情世界真是复杂。 就没有一对儿好好的,她这边怀着身孕,还要为身边人操心,让她不要管吧,她又怎么能放得下,都是她在意的人。 而这边,孙靖西在得知了事情始末之后,惊的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你要不要先去看看江苹?” 一国总统抛下政务来关心他的私事,还不是看在总统夫人的份上,孙靖西若是个汲汲钻营一心往上爬的,在知道了江苹和静微感情这样好的时候,肯定立时就会表态要娶了江苹。 但孙靖西沉默许久却道:“总统先生,我知道,江苹被宋芊芊这样利用,给我生了两个孩子,于情于理,我都该娶了她,对孩子们也好,但是,我的婚姻失败了一次,我不想再这样草率了,您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慢慢的理清楚,也让我和江苹相处相处,若是我们合得来……” “你能这样说,这样想,我反而更放心了一些。” “总统先生,我想去医院见见她,念念这边,我怕他一时转不过弯了,慢慢再告诉他,您看行吗?” “你想的很妥当,就按照你自己想的去做吧。” 孙靖西不由感激不已:“您日理万机,还要为我们这点微末小事操心,我真是羞愧……” “家事不是小事,你是个有才干能力的,将来也要为国出力,家事不宁,你也不能安心为我做事,并不冲突。” 孙靖西恭敬送了厉慎珩离开,他一个人站在宅子门口站了一会儿。 “江苹……” 他忍不住轻轻念了念这个名字,他的记忆里,好像念念曾经一个保姆就叫苹苹。 那时候他的眼睛还看不到,但是他有好几次都听到那个苹苹温柔哄着念念的声音。 现在想来,她之所以会那样温柔那样耐心,是因为她是念念母亲的缘故吧。 孙靖西忽然有些说不出的难受,宋芊芊这般下作,做出李代桃僵之事,又逼得江苹和念念母子生生分离,如今,一切大白天下,若是江苹想要念念呢…… 他是给,还是不给。 还是,如总统先生所说,不如试着在一起,孩子们也好有个完整的家。 可是…… 有了宋芊芊这样的前车之鉴,对于婚姻大事,孙靖西还是想要慎重一些。 …… 江苹再次醒来的时候,护士进来告诉她,有人想要见她,问她方不方便。 江苹立时想到那人可能是孙靖西,手指攥着被子,咬着嘴唇不安了很久,还是点了点头。 护士应声出去了,江苹躺在床上,缓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微微说,等到孩子出生后,她过了哺乳期,会找最好的外科医生把她脸上这道疤去掉。 她其实并没有太在意自己这张脸,因为她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好看的。 可是现在孙靖西要来了…… 他看到这样的自己,又会是什么反应? 江苹想到孙靖西那张英挺的脸,还有他安静坐在那里,温和沉静的模样,她心里一阵滚烫一阵冰凉,整个人竟是前所未有的惶惶起来。 孙靖西推门进来,他的眼疾逐渐痊愈,现在视物已经很清楚了。 他看到了江苹,她瘦的吓人,却越发显得齐眉刘海下,那一双眼睛又大又黑,她靠在那里,被子下肚腹高高隆起,嘴角有一道略显狰狞的伤疤,她似乎是很害怕很忐忑的样子,眼睫毛忽闪着根本不敢看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遇总统定终身》,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