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荒唐,真是荒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36章 荒唐,真是荒唐!

宋枕词心头也不由矛盾了起来。 说起来,这些年,她对宋家真的是失望透顶了,但宋芊芊这个侄女,她从前还是很喜欢的,当日帝都大乱,人人人心惶惶,孙家出了那样的大事,她想要自保和孙靖西离婚,也有情可原,只是宋家对孙家落井下石的嘴脸实在让人作呕。 罢了,她就私底下问一问孙靖西的想法吧,若是他对芊芊还有一分情意,她也愿意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做一次说客。 宋枕词正在心烦意乱,佣人来说宋致庸到了,宋枕词倒是有些吃惊。 这个弟弟向来游手好闲胡作非为,她对他简直深恶痛绝,而他大约也知道在姐姐这里讨不来好处,等闲是能避就避,绝不肯亲自登门的,今日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宋枕词让人请了宋致庸进来,宋致庸比她年纪还小几岁,可如今看着却比她苍老了太多。 宋枕词瞧着他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心里就又气又恨,孰料,宋致庸进门就直接跪下了。 “你这是干什么?赶紧给我起来,一把年纪了,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宋枕词看他这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可宋致庸却跪着不肯起:“大姐,还请你救我的女儿一次……” “你也是来帮芊芊说话的?” “不是芊芊。” “不是芊芊,你又哪里来一个女儿?” “大姐,您还记不记得……江梵素。” 宋枕词微微蹙眉:“江梵素……” “对,江梵素,是我年轻时喜欢的女人,我认识她时,我已经结婚有了芊芊,可我对她一见钟情,所以就隐瞒了我结婚的事实……” 宋枕词忽然想了起来:“我记得有一年你从外地回来帝都,忽然找到我说要离婚,我逼问你为什么离婚,你开始不肯说,后来你对我说你遇到了喜欢的人……就是这个江梵素?” 宋致庸跪地垂头:“是,就是她,我对她是真心的,我想要娶她也是真心的,但是后来……我回来帝都不久,筠如就查出有了身孕,还是个男孩,家里上上下下一片欢喜,离婚的事,我也不敢再提了……是我对不起梵素,我没脸去见她,我只知道她也为我生了个女儿,我让人去送了钱,可她不肯收,再后来,我就没有她们母女的消息了……” 宋枕词气的脸发白;“无耻,宋致庸你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面!” “大姐,我知道我错的离谱,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无辜的梵素和苹苹,所以我想请大姐帮帮我,救救苹苹……” “她出什么事了?” “五年前,苹苹来帝都,不知怎么找到了我家中去,她们母女的事,就被筠如知道了……” 宋枕词霍地站了起来,脸色渐渐凝重。 她这个弟妹的性子,她可是最清楚不过了,说起来,宋致庸和一双儿女如今成了这般模样,大半功劳都是这个弟妹的。 若是被她知道自己丈夫多年前还有这样一段艳遇,并且想过和她离婚,她必定恼羞成怒,那江梵素母女,怕是要被她磋磨死…… “是不是她对江梵素母女下手了?” “是,筠如不知威逼了梵素什么,让梵素心甘情愿留在她身边为奴为婢,我想,能牵绊梵素的,唯有苹苹,所以我很担心……前些日子,我又无意间知晓,芊芊根本没有怀过身孕,可念念又是从何而来?所以我怀疑是苹苹……” “荒唐!真是荒唐!” 宋枕词气的脸色雪白:“周筠如让梵素留在她身边为奴为婢,那你在做什么?你就看着她被人欺凌?” 宋致庸老泪纵横:“这些年家中事都是筠如说了算,她又有老太太撑腰,两个孩子都向着她,我根本说不上话,梵素的事,是我对不起她,我也直不起腰杆……” 宋枕词气的笑了出来:“宋致庸,你真是把你们男人的脸面都丢尽了,你自己的风流债,最后却要无辜的江梵素母女替你偿还,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我知道我错的离谱,但我不想再错下去了,大姐,求你了,救救苹苹吧,我怕芊芊这一胎生下来,苹苹就活不了了……” “你说芊芊从没有怀孕过?” “是……我也是无意间听到了她们母女谈话……方才知道的这一切,我从她们话里隐约听出来,念念那孩子,八成就是苹苹替芊芊生的……” “生孩子不是小事,孙家的人难道都没一个察觉的?” “您忘记那时候芊芊和孙靖西闹了矛盾,回了娘家住,整个孕期都没回孙家……大约也是为的掩人耳目,更何况那孙靖西身有眼疾,也就比常人更容易蒙蔽一些……” 宋枕词忽然目光锐利看向宋致庸:“你想好了?你可知道这事揭出去,芊芊这辈子就全完了,她也是你的亲生女儿……” “我亏欠梵素母女太多了,如今筠如对梵素起了杀心,我实在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为我误了终身,又丧命在帝都……” 宋致庸老泪纵横:“大姐,我是个窝囊废,我护不住自己喜欢过的女人,我如今能做的,也就这些了,求你出面,留住她们母女性命……” “你做的孽,却要报应在她们这对无辜母女身上……而今我年过半百,还要为你来操这样的心……” 宋枕词眼圈微微红了,娘家人个个都这般不争气不省心,拼着命的拖后腿,幸好秦钊从来都不是那样狭隘的性子,也未曾迁怒于她,伤了夫妻的情分。 “大姐,您就看在苹苹那个无辜的孩子的面上,救救她们母女吧…… “你回去吧,别惊动人,我会让人暗中去打探这件事的。” 宋枕词上前把宋致庸扶了起来:“过些日子,都搬回老家去吧,宋家在帝都,还怎么有脸待下去?” 宋致庸喏喏点头应是。 宋枕词看不惯他这窝囊废的样子,蹙眉道:“我会回去亲自和老太太说。” “大姐,您若能出面就最好了,老太太如今糊涂了,老是惦记着过去的荣光,还做着让宋家东山再起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