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你要守活寡,那就安分守己的守着吧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31章 你要守活寡,那就安分守己的守着吧

宓儿‘嗯’了一声,转身踉跄走入了洗手间。 程曼盯着她的背影,知道她的身影看不到了,她方才缓缓的转过身来。 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跳着,片刻都无法安生,心里忽喜忽悲,喜的是宋宓儿真的对江沉寒无意了,悲的却是,自己竟会成为了这样的人,竟会为了一个男人,也这般的不择手段…… 程曼失魂落魄的向外走,江沉寒喝了不少酒,上头的厉害,也往洗手间这边来,想要洗把脸清醒一下。 他远远看到了程曼,但却并不愿和她说话,程曼亦是满腹心事,竟没注意到他。 直到江沉寒看到地毯上歪斜放着的一双高跟鞋,他忽然顿了脚步。 这是宓儿在婚礼上穿的鞋子,那么说明她刚才也在这里,而程曼…… 江沉寒只觉得心头一紧,第一个念头就是,程曼是不是对喝醉的宓儿做了什么。 “程曼!” 江沉寒回身喊了程曼的名字,程曼一惊,回头看到是江沉寒,不由得眼底溢出欢喜神色:“沉寒……” 她慌忙折身走回去,江沉寒却抬手捏住她手腕将她推到了走廊拐角处:“你方才见了宓儿?” 程曼眼底的笑容,一点一点的黯淡了。 “你对她,说了什么?”江沉寒满身酒气,眸中翻搅着一片愠怒和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担心。 程曼觉得心尖子上都泛着说不出的苦楚,她怔怔的望着江沉寒,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程曼,你知道我的性子。”江沉寒一点一点眯起了眼,捏住程曼手腕的手指渐渐收紧力道。 “我没有做什么……” “没有?你最好祈祷真的没有。” 程曼轻轻摇了摇头:“沉寒,在你心里,我这个未婚妻子,是不是永远都这样的不堪?” 江沉寒倏然的松开她的手腕,拉远二人之间的距离,他抬起手,扯开了领带:“程曼,当初我已经把丑话说在了前面,那么就怪不得旁人,如今不管我对你怎样,你都记住你当日的话,心甘情愿给我受着!” 程曼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摔碎的声音,她垂下眼帘,眼泪连绵滚落下来,可她却没有力气抬手去擦一下:“沉寒,你这样护着她,可她不爱你啊,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灯影在江沉寒冷峻脸容上投下一片阴翳,他声色沉沉微哑:“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沉寒,你明明曾喜欢过我,为什么我和你之间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喜欢过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每一个都得娶回家?” 程曼绝望的闭眼流泪:“沉寒,你是不是已经爱上她了?” 江沉寒目光冷冷的自上而下望着她:“程曼,如果你愿意主动退婚,那么最好不过,如果你不愿,执意要守活寡,那就安分守己的守着吧!” “沉寒……” 江沉寒却再没有回头,程曼怔怔望着他绝然远去的背影,她又轻轻喃了一声:“沉寒……” 他的身影消失不见了,程曼像是忽然被人抽走了全身的骨头,她软绵绵的靠着墙壁滑坐了下来,若是,就算有了他的孩子,可他还是不肯接受呢…… 就如当年,他不肯接受宋宓儿和她的孩子,一样呢…… 可这是她如今最后的希望了。 若是当真退婚,如今她在帝都怎样被人艳羡,日后,就会怎样被人嘲讽……纵然她还保留着清白之身,可曾和江沉寒订过婚的女人,帝都数得着的人家,又有几家肯娶她要她? 若她当真对江沉寒段情绝爱了,这些也就算不得什么。 只是她……她满心满眼都被江沉寒给占据了,她又怎会舍得放手? …… 总统夫妇大婚,当夜整个帝都几乎都成了不夜城,满城的烟火将夜空照亮,那般盛景,直到多年后,A国的小公主出嫁之时,方才得以再次看到。 厉慎珩自后拥着静微,两人立在窗前,静静看着这漫天烟火。 “会不会太过奢靡了?” “大婚就这一次,奢靡一次,又何妨?” 厉慎珩轻轻吻她鬓边细发:“微微,这一生一世,我们定能白首偕老。” 静微纤细手指与他的手指紧紧交握相扣在一起:“嗯,我们一定可以白首偕老,再不会分开了……” “微微,你还有什么遗憾,或是心愿吗?” 静微想了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我的遗憾,大约都留在上辈子了,而这一生,我很快乐,很圆满……” “若说心愿,我倒是有很多很多,我想让玄凌下半生幸福快乐,我想让宓儿也如我一样的幸福,我想知道江苹过的好不好,我还期盼着大嫂能平安生产,还有玉容,还有周念,司星……我想让这些好女孩儿,都能收获属于她们的幸福……对了,还有我以前在一中那个同桌,陈洋……这辈子,希望他能过的很好,有个好结局。” “你就只惦记着旁人,一点都不想自己?” 静微笑的眉眼弯弯:“因为我已经很幸福了啊,我所想要的一切,都已经得到了,我怎么能再贪心的奢求更多?” “正是因为你不贪心,所以上天才会给你更多啊。” 厉慎珩牵着她回到床边:“你有身孕,还是不要站太久,这会儿困不困,要不要去洗澡?” 自从得知她有了身孕,连洗澡这样的小事,厉慎珩都不肯再让她一个人去做了。 静微细细的手指摩挲着他胸口的衣扣,“含璋,你这段时间要很辛苦了……” 她怀着双胎,身子又有些羸弱,虽然暂时没有大碍,但更要小心谨慎,医生婉转提醒过,孕期最好不要同房了。 前三个月胎儿不稳,不宜同房,而三个月后,她肚子会渐渐大起来,会比寻常孕妇更大一些,更要处处小心,因此,最好是整个孕期都戒了房事的好。 “要不然,我们先分房……” 她话音未落,就被厉慎珩出言打断了:“你想都不要想分房的事。” 静微脸色微红:“那你怎么办……” “不过就是几个月的功夫,从前和你分开那么久,我不也过来了。” “可是不分房,要一直睡在一起的……你会不会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