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若是她有了他的孩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30章 若是她有了他的孩子……

“宋小姐,您该知道我和沉寒已经订婚了。” 宓儿点了点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全帝都的人都知道。 程曼抬手抚了抚头发,宓儿看到了她手腕上套着的那一只镯子,她想起除夕夜,江沉寒套在她手腕上的那一只,她不由觉得好笑,唇角也勾出了几分的笑意来。 程曼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她的目光闪了闪,复又看向宋宓儿:“江家长辈,都很喜欢我……” 宓儿不言语,等着她说下去。 好像不管怎样,她这个第三者的身份都甩不掉。 说了是错,不说也是错,但是不说,总归还是稍稍好一些。 “但是沉寒,他的心里没有我。” “他的心里,大约永远都只有他自己吧。” 宓儿自嘲的笑了笑:“程小姐,我知道你找我想说什么,但是我真的很抱歉,如果我有办法让江沉寒回到你身边一心一意跟你在一起,我割肉舍命都愿意去做,只是如今,我也不知该如何做,才能让他别再纠缠着我,或者说,程小姐你有什么好主意,也可以与我说一说……” 宓儿的话,不期然的让程曼愣住了。 在她的猜测和认知里,在她闺中密友的分析里,宋宓儿绝不是一个清白的人,名面上看着她一直都避着江沉寒,但那不过是她欲迎还拒的手段而已。 可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程曼不由得想到她和那位赵家昔日风光无比的公子哥儿的传闻。 难不成,她现在真的移情别恋,爱上那个赵承巽了? 正因为她爱上了赵承巽,所以江沉寒才无法忍受,醋意大发,一直纠缠不休? “程小姐不信?” 宋宓儿靠在墙壁上,精致的下颌微微抬了抬:“也许程小姐心里不信,若是我,我也不信,我若是程小姐,大约我也会想,若是那宋宓儿没有暗中勾缠着江沉寒,他怎会恋恋不忘一直纠缠呢?” 程曼抿紧了嘴唇不说话。 宋宓儿垂眸笑了:“程小姐,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活的很累,我没有太多贪婪的想法和念头,我只想凭借自己的这张脸和微末的努力,在娱乐圈混口饭吃,养活自己和孩子,我从前是很傻,可是生了孩子后,我已经清醒了,有些东西,我不该去奢望,我也早就斩断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你……真的这样想?” “信不信由你,若是程小姐现在有什么好主意,能让江沉寒对我死了心,我真的感激不尽,我愿意向程小姐起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和江沉寒有任何的瓜葛……” 程曼轻轻的咬紧了嘴唇,她一点一点攥紧了手指,乌蒙蒙的一双眼紧紧盯住了宓儿:“宋小姐,不瞒你说,我这些日子过的很不好,几乎没有一天不落泪的,我太爱沉寒了,我从来没有这样过,连尊严和脸面都不要了去爱着一个男人……” 宓儿看着程曼眼底连绵滚落的泪,她何尝没有过这样的时刻? 她很能体会并了解程曼的感受,因为在这世上,再没有人比她更懂,那种绝望爱着一个人的感觉了。 “我也想过放手,可我根本做不到……宋小姐,我这辈子没有做过坏事,我也从没想过我会去做那种无耻卑鄙的事,但是现在……只要想到我会彻底的失去他,我就痛不欲生……” “宋小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 “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但是,我若是不这样做,他可能根本就不会娶我了……宋小姐,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宓儿看着程曼,那个苍白消瘦的女人,多么像上辈子的宋宓儿啊。 她走到了绝境,她不知道该怎样才能留住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天真的想,若是她有了他的孩子,他就会永远和自己在一起了吧…… 可她最终还是没能如愿,却换来了那样凄惨的结局。 可是程曼不同啊,她的出身比宋宓儿好了太多太多,她甚至早已得到了江家人的认可,若是程曼有了身孕…… 她和江沉寒的婚事,也就顺理成章了吧。 江沉寒娶了程曼,她也就能如愿以偿了吧。 宓儿靠在墙壁上,她自始至终嘴角都带着一抹笑意,真是好笑啊。 上辈子,她不许他身边有任何女人靠近,她像是投火的飞蛾一样,把自己烧成了灰烬,可他却离她越来越远。 这辈子,她再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瓜葛,可他却偏生对她上了心,动了情。 宓儿想,若是上辈子的自己,大约死都不会答应程曼的要求吧。 可是这辈子,她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她亲手将自己曾深爱过的男人送到了他的未婚妻的床上去,她想,她这是不是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宋小姐……你,真的答应了?” 程曼还有些不敢相信,整个人像是置身梦中一样,脑子里都是空白一片。 她没有想到她鼓足了勇气来找宋宓儿谈,竟然会得到这样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她更没有想到,宋宓儿,宋宓儿,她竟然是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想再和江沉寒在一起了…… “你和他本就是未婚夫妻,我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 “宋小姐,我说句冒昧的话,你不会故意答应了,然后再去沉寒面前……” “程小姐,你觉得我用费这么大的力气来算计你吗?程小姐又觉得,江沉寒现在对你的态度,值得我去这样做?” 宓儿觉得很好笑,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人之常情,程曼大约是真的没想到,她是一点都不想和江沉寒再有任何的瓜葛了。 “对不起……” 程曼有些尴尬:“宋小姐,我确实是有些无法相信,毕竟……你曾经那么爱沉寒,而沉寒,也确实是个很优秀很招女人喜欢的男人。” “我承认,我曾经是很爱他,只是我对他的感情早已消磨干净了。” 宓儿抬手按了按微痛的太阳穴:“抱歉程小姐,我内急,想去洗手间。” 程曼慌忙点了头:“那我不打扰你了,宋小姐……我稍后会和你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