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出阁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25章 出阁

“我们淘淘已经很棒了呢……”静微竖了竖大拇指,淘淘这才开心的笑了。 新人下楼,向新娘父母磕头敬茶,这一去,可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都说做媳妇就是再轻松舒服,也比不得做闺女的时候。 虞君谦和虞夫人都舍不得女儿,这回来他们身边才这么短短两年,中间又弄丢了一次,夫妻俩还没有好好疼够这唯一的娇女儿,就要把她送到别人手里了。 虽然女婿也是天下无双的人物,又对女儿好的再挑不出一丝的瑕疵来,可两个人心中还是浓浓不舍和难过。 若不是静微有了身孕,他们是真想再将她多留在身边一些日子的。 “爸,妈,您瞧,总统先生抱了咱们微微下楼呢……” 高蘅见虞夫人不停的抹眼泪,赶紧劝道:“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往哪去找比咱们总统先生还要好的丈夫呢,小妹又不是远嫁,随时都能回娘家来住,公婆又都是慈和的人,两家的老太太又稀罕的眼珠子似的,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知道你说的都对,就是这心里像是割肉一样的舍不得……她统共也没有在我身边留多久……” “三天后就回门呢,总统先生又对微微这样用心,嫁人也和没出嫁一样,微微想住哪里就住哪里,再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新人要下跪敬茶了,佣人们赶紧把准备好的茶都端上来,虞君谦帮妻子擦着眼泪:“这会儿就别哭了,赶紧看看红包准备好没有……待会儿要给女婿改口费呢……” 虞夫人破涕而笑,赶紧拿了红包出来检查。 两家都是大家大族,红包里的改口费自然也就是图个吉利的数字而已,哪里真会塞上几十万几百万的红包,反而落人口舌成为笑柄。 厉慎珩消音意义将静微放下来,宓儿和杜玉容赶忙帮她整理长长的婚纱下摆。 佣人摆了软垫,厉慎珩和静微跪下来,磕头敬茶。 虞夫人哭哭笑笑,静微也哭的哽咽,她舍不得父母,舍不得这么好的亲人…… 淘淘好似也察觉到了什么,知道小姑姑以后嫁人了,就不会再住在家里了,抱着高蘅哭的眼泪汪汪的。 “岳父,岳母,请您二位放心,我今后必会好好待静微,这一生一世都用心爱她敬她,护她周全……” “静微嫁给你,我们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只希望你们夫妻俩,以后和和顺顺,儿女都康健平安……” “新郎官该改口了呢……” 厉慎珩又毕恭毕敬的磕头:“爸,妈……” “哎,哎……真好,好孩子,你们快起来吧……” 虞夫人和虞君谦将改口的红包递过去,厉慎珩毕恭毕敬的接了。 “好孩子,今日出嫁,就要为人媳为人母了,以后,要好好和含璋过日子,你们夫妻和睦顺遂,爸妈心里也就安心了……” 虞夫人细细的叮嘱着,轻轻的给静微擦去眼泪。 “去吧,妈看着你走……” 虞夫人万般的不舍,可再耽搁下去,就要误了吉时。 厉慎珩不舍得她辛苦,又担心她怀孕身子不舒服,一路将她抱到了车上去…… 虞家众人站在大门口,一路目送着车队远去…… 这一路到总统官邸,陈景然都打着十二万分的精神,老老实实规规矩矩,连礼仪性的牵手都没有做一次。 二哥可是个醋坛子,尤其现在,和程曼订了婚,宋宓儿又和赵承巽过从甚密之后,他就像是整个人都扭曲了一般,性子古怪的很,他可惹不起。 卫兵将通往总统官邸的长街封了起来,可民众们却还是挤满了长街两侧欢呼恭贺。 长长的车队匀速驶过长街,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喊声几乎冲破云霄。 a国这位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统先生,真的是深得民心啊。 厉秦两家的长辈早就翘首盼着了。 车队快接近官邸的时候,众人都按耐不住,喜气洋洋的迎了出来。 秦钊夫妇亦是满面喜色,他们夫妻俩,一辈子都没有孩子,从前厉慎珩小时,将他当亲生儿子来抚养教育,如今成了才,他们夫妻也不用再操心,过的是闲云野鹤一般的日子,万事不理,可在得知静微怀了双胎之后,却再也坐不住了。 左右他们夫妻闲着无事,干脆就留在帝都,等着静微的孩子出生,他们也好帮一把手。 静微和厉慎珩也正有此意,毕竟从前秦钊夫妇,将厉慎珩教的这样好,将来两个孩子有他们两位在旁边教导,他们也能放心了。 厉太太亦是如此,在知晓静微怀的是双生子后,所有心思都放在了为静微调养身子,让她安心养胎这件事上。 “也不知道静微累不累,婚礼行程这般琐碎,孕初期其实该好好休息格外注意的……” 厉太太满腹忧心,宋枕词就笑着劝道:“我看静微怀相很好,也没什么反应,含璋又是个知疼知热的,哪里会辛苦到静微呢……” “我就是担心,这毕竟是初次怀孕,他们小年轻的又没经验……” “那不正是需要我们的时候了?以后可有事情做了,双生子,一家子都要忙的团团转呢……” 厉太太欢喜的合不拢嘴:“忙了好,再怎样忙碌,这心里也是满足的,甜的……” “是啊,咱们到了这个年纪的,盼望的不就是儿孙满堂,含饴弄孙吗?还是你有福气啊令仪。”宋枕词话音里到底还是带了几分的艳羡。 无子无女,是她和秦钊这辈子的遗憾。 幸好还有厉慎珩,这般出息争气,稍稍能抚慰他们几分。 “含璋还不是如哥嫂亲儿子一般,咱们都是一家人,身上的血都一样……” 厉太太握着宋枕词的手,轻声的安抚着。 宋枕词点点头:“含璋争气,微微又这样让人喜欢疼爱,我瞧着孩子们,这心里也就不再空落落的难过了……” “来了来了……” 官邸的佣人们都忙碌起来,车队驶近,两个老太太都惊动了,忙不迭的也迎了出来,炮仗也不让放了,只怕惊到了静微肚子里的一对金贵重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