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若是女儿,就叫无双吧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22章 若是女儿,就叫无双吧

静微不由伸手捂住平坦小腹,眼眶一阵热痛:“大师,是不是我的寿数就要尽了……” “并非如此。”慧慈大师摇了摇头:“您的寿数合该是少了三十年,可如今,却又被续上了……” “被续上了?”静微不由大惊:“这怎么可能……” 大惊之后,却又是无法言说的狂喜涌上心头,她自从有了身孕之后,那三十年寿数就如同悬在心口的利剑一般,她不知什么时候会掉落下来,将她这辈子的幸福直接斩断。 她想要伴着孩子们长大,看着他们成家立业,得所圆满。 她更想,和含璋能白头偕老,相伴一生,不留遗憾。 “老和尚也揣不透这天机,只能说,静微小姐你实在是福缘深厚,才会有这样的福报。” “慧慈大师……” 静微喜极而泣,她不懂为什么明明到了绝境之事,此时却又有了柳暗花明的转机,也许真的是上天厚爱。 “静微小姐,您福泽深厚,老和尚还有一事相求。” “慧慈大师您尽管说。” “当年动乱之后,法华寺收养了很多无家无亲的孤儿,老和尚单凭一己之力,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少,还想请您出面,帮一帮这些可怜的孩子……” 静微敛了神色,肃容道:“大师,不瞒您说,我身无长处,却也想为国为民做一些事,为含璋分担几分,您的提议,也正是我心中所想,如今我也要为人母,我更懂那些无依无靠的孩子是多么的可怜,大师您请放心,我正在筹备慈善基金会,我会亲自出任会长,务必将每一分善款都用在孩子们的身上……” 慧慈大师站起身,双掌合拢深深鞠了一躬,“老和尚代孩子们谢过静微小姐的善心了……” 静微连忙起身还礼:“大师,是您宅心仁厚,心怀天下众生,我更该感谢您几次出言点化,出手相助,我和含璋才能一次一次化险为夷,柳暗花明。” “如今再无忧患,静微小姐您今后,就是前路坦荡,顺顺遂遂了……” 冬日刚过,初春的时节,帝都还是十分的冷。 憾生穿了厚衣服,兼之常年习武的缘故,因此倒也不惧这扑面冷风。 他远远看到了未来的总统夫人,穿浅米色的长大衣,中等的身量,雪肤乌发,眉眼秀美沉静,她的眼神尤其的让人着迷,大约是怀着身孕的缘故,她眼睛里都是母性的慈和。 憾生忍不住的想,若是他的母亲没有因为生他而难产死去,那么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是不是也是这般模样。 他从来没见过母亲的模样,听说母亲留下的是有一张小像的,但后来,也被他的生父派人夺走毁掉了。 他如山里的野孩子一般,挣扎着活了九年多,然后他好命遇上了少主。 他不知自己的身世,只是知道母亲郁郁而终全是因为他的生父,后来母亲颠沛流离难产而亡,也是因为他那个生父的太太逼迫的缘故。 可母亲死了,他尚在襁褓,他连自己的生父是谁,都不知晓。 少主说,要报仇,必要等到自己有那个能力的时候再去做,他会听少主的话,耐心的等。 憾生绕过那些长出了新芽的枯树,迎向静微。 静微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个小少年向她走来。 不同于小白那种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小白杨气质,这孩子,从衣着到相貌,都有些过于沉郁了。 但看到他,静微心里就想到了玄凌。 这孩子,和玄凌的气质到有些相似。 “你是……憾生?” 憾生眸中有小小的惊讶,可下一瞬,静微温软的手已经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帝都天寒,你在滇南住惯了,来这里不习惯吧?” 她和人说话的时候,会看着你的眼睛,她的声音很柔很暖,眼神也是那样的温和,她握着憾生的手,她的掌心柔软而又温暖,竟让他舍不得挣开。 “您怎么知道我是憾生。” 憾生望着静微,静微笑了笑,牵着他的手向前走:“因为你很像他啊。” “您说的,是少主吗?” 静微轻轻点了点头。 憾生眼圈胀痛的难受,声音有些微微的哑了:“您还记得他啊。” “当然啊,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就只是救命恩人吗?” 静微怔了怔,“憾生,他离开金三角去哪里了?” 憾生摇摇头:“少主说,他兴致来了,会寄明信片给我。” “那憾生收到明信片,可不可以告诉我一声?” “为什么?” “我想要知道他在哪里,过的好不好呀。” 憾生眼圈红着轻轻点了点头:“好,那我可不可以让他把明信片直接寄给您呢?” “可以呀。” 憾生仰脸对静微笑了:“他一定很开心。” 静微没有说话,牵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 “您将来若是生一个女儿,可不可以给她取名叫无双?” “无双?”静微低头望着憾生:“这名字还真是不错呢……是你想的吗憾生?” “是少主告诉我的,他说,您的女儿将来必定是天下无双……” 静微心头缓缓的滑过了一抹悸痛,像是不知在何处大约是梦中……也听到过这个名字。 “好啊,要是我生下女儿,就给她取名叫无双吧。” “总统先生说,十年后,让我再来帝都,若是您的双胎是龙凤胎,那么,十年后,我来帝都,可不可以见到无双?” “当然可以啊。” 静微摸了摸憾生的头发:“玄凌也太惫懒了,就把你这么小的孩子丢在金三角坐镇,他倒好,此处去逍遥行乐。” “少主说,他从前过的太辛苦,现在有我在,他当然要好好玩乐了。” 憾生的话,让静微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憾生,你说他会不会遇到一个很好的姑娘,然后就安定下来了?” “会的吧。”憾生轻轻说着,目光渺远望着远方:“他那么好,谁又会不喜欢他呢。” “是啊,他其实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憾生想,可是他宁愿少主不是个好人。 因为好人,从来都只会自苦而已。

下一篇   第723章 迎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