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大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16章 大婚

总统府的宴会早就散了,江沉寒却还没有回来。 江太太又打了一次电话,却提示那边关机了,这个半辈子顺顺遂遂没受过委屈受过气的中年贵妇,却没想到临到老了该抱孙子的年纪了,却要为儿子操碎了心。 心里隐约猜到八成又和那个宋宓儿有关,但江太太却不愿在程曼面前说破。 说到底自个儿的孩子自个儿偏心,江太太虽然气急了江沉寒的作为,却还是不愿在未来儿媳妇面前下了儿子的面子。 “小曼啊,你也知道的,沉寒和总统先生他们打小就一起长大,这年年过年都要好好聚一聚的,今晚大约也回来的晚,不如……我让人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程曼眼圈倏然就红了。 江太太不免有些怜惜道:“小曼,沉寒八成是脱不开身,若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晚还不回来的……” 程曼苦笑了笑:“伯母,我都知道,沉寒和总统先生关系好,被重用,这是好事儿。” “好孩子,你明白就好。” 江太太拍了拍程曼的手:“先回去休息吧,等到沉寒一回来,我就让他去亲家母家拜年去。” 程曼点点头,拿了手包向外走,佣人将她的外衣拿了过来,为她披上。 程曼站在廊下,看着漫天飞舞的积雪,此刻,江沉寒和宋宓儿是在一起的吧。 除夕夜这样的大日子,他也惦记着宋宓儿,要和她一起度过。 虽然她的那个私生子不被允许回国,可却难保,她不会避着人将儿子偷偷接回来一家三口团圆。 程曼不由得轻轻抚了抚自己平坦的小腹,江沉寒不曾碰过她,她又如何能怀上孩子呢? 就算是怀上了孩子,江沉寒对她这样毫无感情,这漫漫婚路,一辈子那么久,又怎样才能撑下去。 放开手吗? 妈妈曾无数次苦劝她,抹着泪劝她,强扭的瓜不会甜的,让她放手,可是……放开手。 程曼缓缓的伸手去接这飞舞的雪片,如果真的放开手,就连这最后的一丝虚幻的幸福,也再也抓不到了…… …… 镜中映照出年轻娇媚的女孩儿纤瘦却又曼妙的身姿。 服装造型师小心翼翼的调整着婚纱后腰的丝带。 虞夫人和两个儿媳含笑坐在一边,看着静微梳妆打扮。 今日是试穿婚纱,明日是婚礼彩排,很快,就是静微和厉慎珩的大婚了。 之所以时间赶的略微有些急,是因为静微新年后不久就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厉慎珩心惊肉跳的把人送到医院,一检查,却是有了身孕了!还是怀了双胎! 一时间,从厉家秦家到虞家,上上下下都欢喜不已,尤其厉慎珩和静微,他们二人心中怀揣着上辈子的秘密,此时如愿以偿,欢喜自然无法言表。 两家长辈商议之后,想着若按照原本的婚期,静微那时候已经显怀了,穿婚纱自然会不如腰肢曼妙时好看,更会让那些多嘴多舌的人私底下议论总统夫妇是奉子成婚。 可若是婚期延后,等到生下孩子之后再补办婚礼,厉慎珩直接就否定了这个决议,他是不肯让静微有分毫的委屈的。 那就只能提前,好在静微这一胎怀相倒还不错,寻常孕妇妊娠初期的时候大多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妊娠反应,但静微除却闻不得姜的味道之外,一切都和常人无异。 医生也说,只要不过分的劳累,就不会有任何忧虑,婚礼虽然过程繁复琐碎,但实则新娘子只要负责漂漂亮亮就行了,也不用去操劳费心,因此婚礼这一天,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但饶是如此,厉慎珩也组织了最精英的医疗团队,从婚礼前开始要试婚纱试妆试首饰开始,就一天24小时待命,以保证整个婚礼行程下来,都不会让静微有任何的不舒服。 也因为这忽然而来的身孕,原本厉慎珩想要大肆操办的婚礼,也不得不稍稍的消减了一些规模,但一国总统的大婚,再如何消减,那规模也是惊人的。 更何况厉慎珩与静微这般感情深厚,只恨不得没能将天底下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又怎舍得真的让她委屈出嫁呢? “腰部不要收的太紧,妹妹有了身孕,腰部收的过紧了还是会不舒服,更何况妹妹腰肢这样纤细,就算稍微松一点,也依旧是纤腰一把……” “我也觉的该这样,不管怎样看,还是孩子最重要。” “嗯,我听妈妈和嫂子的。”在静微心里,亦是如此,她是将孩子看的比自己更重要数倍的。 “静微小姐身材这样好,真是随便穿什么都好看。” 造型师嘴甜的夸赞着,一会儿说静微身材好,一会儿又说再没见过比她皮肤更好的人了,一会儿又夸赞她特别适合上妆…… 静微都被弄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整场婚礼下来总共有九套礼服,最重要的两套,一是婚纱,二是中式礼服。 婚纱并未用那些耳熟能详的国际高定大牌,反而是a国一个年轻女设计师的私人品牌,前不久刚在巴黎时装周上大放异彩,很为a国争光,静微最喜欢她的设计风格,简约又有自己独特的心思,而中式礼服,却是唯一亲手设计一针一线刺绣而成的。 其实最初,许唯一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作品会被选中,她只是单纯的很喜欢服装设计,所以当日知晓总统夫妇要大婚之后,就开始私底下筹备这件事了。 如果能选中,当然最好,如果选不中,也没有什么遗憾。 但静微偏偏在那一大堆的设计图中,一眼选中了许唯一的作品。 别人设计的中式礼服大多都是民国风,秀禾服之类的,但许唯一的设计作品,却是独出心裁的改良汉服风。 因着静微年纪并不大,与厉慎珩两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所以颜色也没有全部选用那种更庄重沉稳的深色系,反而是用了天水色与正红色交织中和的色系,再加上唯一设计的时候从发饰到衣袂,添加了很多飘带的元素,因此整个造型下来,格外的仙气飘飘,比那些全身大红色佩戴金首饰头面的造型,简直是清新了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