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他都老成这样了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12章 他都老成这样了啊……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一遇总统定终身最新章节! 益清伏在沙发扶手上,眉眼灵动如含了一汪水:“好玩啊。” “你就不怕,被人瞧上,截了我的胡……然后吃个大亏?” 益清得意洋洋的一抬小下巴:“谁敢截南疆少帅的胡?怕是活的腻歪了吧……” 益清话音刚落,却听的叩门声响起,戚长沣长眉一皱,益清也翘了翘眼角:“你手底下的人也越来越没规矩了吧……” 叩门声不停,继续响。 益清懒洋洋站起身,随手拿了戚长沣的外衣裹住自己,窝在沙发上端了戚长沣喝过的水,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戚长沣面上带了薄薄一层愠怒,站起身来,走到门边。 门拉开那一瞬,两个男人,四目相对,戚长沣薄淡的一笑,缓缓的挑了挑眉梢,霍沛东眼底一片赤红,面色冷凝含霜一般,两人对望足有半分钟,霍沛东方才开口:“戚少帅,霍某久仰大名。” “霍?帝都霍家不少,但唯有一个霍家最是尊贵,我亦听过他的名讳,敢问,阁下可是霍沛东先生?” “正是。” 戚长沣眼底笑意更深了二分:“霍先生……找我有事?” “确实有事,霍某就直说了,方才送入戚少帅房中之人,是霍某的旧识……” “你说益清?” “正是。” 戚长沣细长凤眼里笑意更深了几分:“那还真是有意思了。” 他回身,看向沙发上盘膝坐着的年轻女人:“益清,你在帝都有旧相识?” 益清摆摆手,将水杯放下:“帝都的人多尊贵,我可高攀不起。” 那一把声音,清泠泠传出来,像是陡然间一盆冰水泼在了霍沛东的头上。 那声音肖似她,却又根本不是她说话的声调和口气。 戚长沣转过脸来,看向霍沛东:“霍先生……” “可否,让我与益清小姐见上一面?” 霍沛东缓步走入室内,远远,看到那窝在沙发上的女孩儿,散着一头漆黑长发,他只隐约看到她精致侧脸,心脏像是痉挛一般紧紧缩了起来,好似连呼吸的本能都失去了。 这些年,他不是没有见过肖似婷婷的女孩儿,或者和她一样爱说爱笑爱吃,或者和她一样笑起来眼睛弯弯,可却都不是她。 “戚长沣!” 益清蹙了眉,有些娇嗔的瞪着戚长沣:“你怎么随随便便就把不认识的人放进来啊。”说着,又咕哝了一句:“我衣裳都没穿好呢……” “你叫……益清?”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益清蹙了蹙眉,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奇怪的很。 “你从前……叫什么名字?” 明明面前这个年轻女人和婷婷并不算十分肖似,也只隐约眉眼间带了几分,可是莫名的,那一种熟稔的感觉就缭绕在心头,怎么都挥之不去。 “你难道从前和现在是两个名字吗?”益清觉得好笑:“还是帝都都流行取两个名字啊。” 霍沛东定定的望着益清,“你的名字,是谁给你取的?” 益清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戚长沣,那表情好像在说,你怎么放了个傻子进来。 “霍先生,人你也见到了,话也问了,现在……” 戚长沣走过来,在益清身边坐下,益清很自然的靠在了他的怀中。 霍沛东眼瞳深处好像越发红了两分,他看着益清,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转过了身去:“对不起,打扰二位了。” 门又关上了,室内只有戚长沣和益清两人。 益清脸上的笑也淡淡的消散了,戚长沣轻轻抚了抚她的鬓发:“我们明天就回南疆去吧。” “我不知道……他都老成这个样子了。” “往事已矣。” “是啊,往事已矣。” 益清轻轻叹了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哂然一笑:“我还是喜欢南疆,咱们明儿就走。” “好啊,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戚长沣展开手臂,益清扑过来挂在他的脖子上:“戚长沣,你后悔过吗?” “后悔什么?” “我嫁过人,容貌也毁了,身上都是烧伤的疤,可能……我连生孩子都不能了……” 戚长沣亲了亲她的眼稍,手指拂过单薄衣衫下凸凹不平的那些疤痕:“如果后悔,当初我就不会救你出来带你走。” “我一直都有个疑问,你是南疆少帅,这天底下的女人想要嫁给你的,能排到天边儿去,你为什么偏偏对我这样好?” 戚长沣轻轻笑了笑,他错过了她一次,失而复得的欢喜和幸福,他比谁都清楚。 “我没那么贪心,也不想享那左拥右抱的福气,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平淡度日,也就足够了。” “平淡度日……我当年,也曾是怀抱着这样微末的希望,只是后来,世事无常。” “益清,南疆不同,南疆的男儿也不同,南疆戚家的男人,更是一言九鼎,永无更改的可能。” 益清含笑看着他,眸光灵动:“戚长沣,那把大火早就把我烧的清醒了,帝都于我来说,是上辈子的一场梦而已,如今,我梦早醒了,我的家在南疆,其他任何地方,都对我再无任何的吸引和值得留恋之处了。” “益清,我喜欢你这一句,我的家在南疆……” …… 霍沛东一个人走在落雪的长街,下属不敢惊动他,远远跟在后面。 他不知自己走了多久,直到大雪落满了他的肩头。 他站在早已空旷的长街上,就静默的望着这场雪。 那一年的除夕,一场大火烧毁了霍家的别墅,也烧死了他的结发妻子。 而说来可笑,那一夜,他正被拍到从青梅竹马的多年好友香闺中深夜出来。 与霍家大火,霍家少夫人惨死一起上了头条的,是他霍沛东出轨夜宿友人香闺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 纵然他清清白白,但婷婷魂灵都不肯饶恕他,所以这么多年,他从不曾梦到过婷婷。 今日在花朝见到益清,他有五分肯定那人是她,却最终还是落荒而逃。 就算真的是她,他又有何面目来面对她? “先生,雪越下越大了,咱们还是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