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10章 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

而其余众人,亦都是家常却又不会随意的装束,偏生只有林彤一个,一到现场就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就连小白都看出了不对劲儿,拉了拉林彤的手小声道:“小姨你是不是穿的太闪了一些?” 林彤尴尬的不行,一张脸红透直到耳根处,可人已经到了,这时候再回去换衣服也来不及,何况众人已经看到了她,只得强撑着故作镇定的入了席。 徐慕舟的脸色很难看。 他如今处在这样的地位,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纵然知道他功劳卓著,合该有今日的地位,但人在人上之时,更要低调谨慎。 他从来不是张扬奢华的性子,在帝都这么久,口碑亦是极好,可今日林彤这般招摇入场,怕是要落人口舌了。 林彤一眼瞧到徐慕舟满脸不虞,不由得更是尴尬委屈,她本是一片好心,不想丢姐夫的脸,让人也瞧瞧她虽然是滇南来的,但在帝都也是数得着的名媛闺秀 却不想用力过猛,反而成了众矢之的,也让姐夫不喜,林彤不由得懊悔无比。 尤其在看到总统夫人周身上下也不过一副耳钉和一枚戒指,而自己却从头到脚齐齐整整的戴了一整幅首饰,倒显得像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暴发户一般,林彤更是气苦无比。 怕是明日,她就成了这满帝都的笑柄了。 静微也注意到了林彤,林彤虽然打扮的出格一些,但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她唯一觉得不解的却是,徐慕舟有妻室,却为何不见他的妻子周念,随同他一起出席的,却是这位脸生的姑娘。 静微与周念有过几面之缘,她是很喜欢周念的性子的,听说他们夫妻这两三年都是分居状态,此时徐慕舟身边有了新人,静微自然为周念担心。 但这样的场合也不好多问,静微只得压下心头的担忧,想着,等到宴会结束后,着人打听一下的好,她是觉得周念是个好姑娘,好姑娘被人辜负了,会更让人痛心。 秦九川与霍沛东几人坐了一桌。 他依旧是孤身一人,霍沛东亦是,江沉寒本有未婚妻,但今日却也是孑然一身前来。 陈景然和高斌带了女伴,但却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他们明显粉对女伴也不十分上心的样子,自然不用再提。 秦九川与众人碰了一杯,霍沛东年过三巡,正值壮年,整个人却略显沧桑,鬓边都似隐约的有了一层白霜。 江沉寒亦是闷头喝酒。 静微和厉慎珩去长辈那边敬了酒,回到座位上,静微瞧着江沉寒一杯一杯喝闷酒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又气又叹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别喝那么多了,吃点东西垫一垫吧。” 到底还是瞧不过眼,想到两人纠缠了两辈子,纵然江沉寒最后对宓儿实在无情,可却也是情有可原,这些账,是早就算不清楚了。 江沉寒低声道了谢。 “怎么没有带程曼一起。” 江沉寒轻笑了一声:“为什么要带。” “二哥,我多嘴问一句,你心里,到底有宓儿吗?” 江沉寒摩挲着酒杯,复又仰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有没有,又如何。” “若是没有,二哥就安安生生的和程曼结婚过日子,别再祸害另一个无辜的人,若是有,就理清楚自己的感情,该舍弃的舍弃,该把握的把握。” “她和姓赵的不是早就双宿双飞了。” “宓儿还没有答应赵承巽的追求吧。” 江沉寒握着酒杯的手倏然一顿,片刻后,他忽地站了起来,对众人道了一声失陪,转身向外走去。 高斌刚想喊他,陈景然急忙抓住了高斌的胳膊:“喝你的酒吧。” 静微看着江沉寒伸手拿了外衣出了大厅,她收回目光,轻轻笑了笑。 不是每个人,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的。 她后来常常都在想,江沉寒上辈子如果对宓儿全无情意,又怎会那样恼怒于宓儿的算计和对孩子的利用呢? 他若是在意孩子,大可以直接抢走孩子的抚养权监护权,位高权重的江家大少又何必因为这点小事和宓儿拉锯战。 他其实,也并未如世人所想的那样薄情吧,若不是最后孩子失足从楼上跌下摔坏了头,他想必也不会对宓儿恨之入骨。 以至于最后,见死不救,至死都不肯再见宓儿。 宴席到了尾声,大家都有些醉了。 孙靖西抱了早已睡着的念念,黑色的长风衣裹住念念小小的身子,佣人在旁撑着伞,可飞舞的雪片还是不停的落在他的肩上身上。 他更紧的抱住了念念,拉好了他头上软软的小帽子。 宋芊芊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抱着念念上了车,今日是除夕,他依旧没有出言说一句让她也回孙家去。 宋芊芊站在大雪之中,看着他的车子远去,大雪遮住了她的视线,她再也看不清前面的路了。 她转过身去,一步一步上了自己的车,车子在雪中行走的缓慢,到了她所住的那栋公寓时,已经是深夜。 今日除夕,公寓里的佣人都放了假回去,只有那小小的卧室里,单人床上蜷缩着一个瘦削单薄的身影。 宋芊芊一脚踹开了门。 门撞在墙上,发出剧烈的碰撞之声,床上侧卧的小小身影条件反射一般惊惧的坐了起来。 宋芊芊靠在门框上,轻轻冷笑了一声。 江苹缓缓的睁大了眼,极度的恐惧让她整个人都在颤栗,而她嘴角的那一道疤痕,在灯影下更是触目惊心了几分。 宋芊芊上前一步,伸手攥住她的胳膊将她从床上扯了下来,江苹踉跄的下床,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 宋芊芊看着她这样的举动,一张脸不由越发扭曲,她抬起脚,踹在江苹的膝盖上,要她就穿着薄薄一层单衣跪在冰凉地面上:“贱人,给我好好儿跪在这里跪到天亮,你要是敢不听话,我立刻让人杀了你妈那个老贱人,再杀了你这个小贱人!” 江苹整个人剧烈的哆嗦着,大滴大滴的眼泪凝聚在眼窝之中,又摇摇欲坠的落下来,她死死的咬着嘴唇,不敢哭出声来,宋芊芊看着她这般模样就越发气恼,又往她身上踹了两脚,方才甩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