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第二十更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701章 第二十更

他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手中。 她没有拒绝,沉默的接了过来,小口小口的喝了一杯。 厉慎珩把空杯子接过来,轻声询问:“还要不要再喝一杯?” 静微轻轻摇了摇头。 “那个……冒充了我的人,是谁啊。” 厉慎珩没想到她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问题。 他在床边坐下来,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缓缓的抽了出来。 “蒋琬。” “是蒋琬啊,那倒是也不奇怪,我们做了几年同桌,身高也差不多。” “对不起,微微。” “其实我知道不怪你,只是……” 静微眼底有了淡淡的泪雾:“含璋,很抱歉,我现在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可能……我需要一点时间吧,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厉慎珩的眼圈倏然红了,他微微垂了眼眸,搁在膝上的双手一根一根的攥紧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看着她,轻轻开了口:“好。” 静微看着他此刻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阵剧痛,重活一世,很多东西其实都该看淡了,与他的感情,她从不曾怀疑过。 只是总免不了去想,若是他当日真的和蒋琬成婚了,她又该怎么办? “你把我从滇南带回来……玄凌没有说什么吗?” “他不愿。” 厉慎珩低头苦笑了一声:“只是后来,还是放了手。” 静微轻轻点了点头,玄凌如何想通的,又是如何肯放手的,她此时也无暇去想这些。 “爸妈,知道我回来了吗?” “他们刚才来看过你了,只是你还睡着,就没有吵醒你,明日还会过来的……” “你帮我联络一下宓儿好么,我想和她说说话。” 厉慎珩点点头:“我让夜肆去接她。” “好。” 说完这些,两个人又沉默了下来,厉慎珩心里难受的几乎要发疯,他身为一国总统,处理国家政事自来游刃有余,甚至与世界顶级强国三年拉锯战他都寸步不让,最后还是咬牙撑了下来赢了这一仗。 但在面对她的时候,他很多时候,其实都是束手无策的。 “我让他们端点吃的上来好不好?” 静微点点头,厉慎珩站起身来,复又深深看了她一眼,方才转身出去了。 静微吃了一点粥,夜肆就把宓儿接了过来。 厉慎珩没有来打扰她们说话,就守在楼下。 宓儿看到她,立时就哭了出来,静微一直克制的情绪,也有些失控:“你这段时间好不好?” 她哽咽询问。 宓儿摇了摇头:“一点都不好,我还以为你受了伤失去记忆,就嫌弃我了……” 宓儿哭的有些狼狈:“我这个人这样不讨喜的性子,没人喜欢我,就你这一个好朋友,你若是嫌弃我,我以后就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我现在回来了啊……” “是啊,你终于回来了,我一直觉得,你性子温柔,我这么泼辣,我又比你大一些,自然是我罩着你,可现在看来,根本是我离不开你,这些日子,我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一点主心骨……” “宓儿,这段时间江沉寒还纠缠你吗?” 宓儿点了点头:“我合约在盛世,这是没办法的事,有些见面是避不开的,只是……” 宓儿抱了静微手臂,在她耳边说悄悄话:“赵承巽向我告白了……” “啊?真的?”静微也不由得有些吃惊,那赵承巽如今变了性情,极其稳重,他想要在帝都重新站稳,撑起赵家门户,更是会谨小慎微的行事的。 追求宓儿,江沉寒这样睚眦必报性子的男人,一定不会放过的。 若是从前的赵承巽,自然是不怕的,可是如今赵家这个样子…… “是啊,我也有些意外,所以,我现在还在考虑接不接受。” “你喜欢他吗?” 宓儿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怎么说呢,反正我对他印象挺好的,如果再接触接触,喜欢上他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一点,我有球球,我还不知道赵承巽怎么想的。” “他既然对你告白了,那么球球的事他一定是想过的,我觉得这一点不太需要担心,最重要的,还是你喜不喜欢他。” 宓儿垂下了长长的睫毛,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宓儿,你心里是不是还有江沉寒?” 宋宓儿忽然自嘲的笑了笑:“微微,你知道我上辈子怎么死的吗?” 静微有些心疼的抱了抱她:“宓儿,那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帝都,只是听说了一些你的事……你上辈子,身败名裂,又被那个白彤算计染上了毒瘾……后来,你吸毒过量,死在了片场。” “片场?那你知道是什么片场吗?” 静微心头一阵的难过:“我知道,我听人说,你最后为了赚钱吸毒,走投无路,接拍了那种片子……” “那你知道江沉寒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对我伸过一次援手吗?” 静微轻轻摇了摇头。 宓儿自嘲的笑了笑:“不怪他,上辈子,他恨我入骨,见死不救,是有原因的。” “宓儿……” “上辈子我怀孕生子都是为了嫁给江沉寒,我爱他几乎到了疯魔的地步,可是当我知道我就算生下孩子也没有那个可能嫁给他的时候,我所有的恨意都转到了孩子的身上……” 宓儿笑着,眼泪却又落了下来:“我厌恶那个孩子,他没能帮我嫁给心爱的男人,却反而让我的事业一落千丈,因此,我对他不管不问,甚至连保姆苛待他,打他,我都装做没有看到……” “江沉寒有一次去看孩子,正好撞上了,他当时大怒,让人将那保姆几乎打死,又要拿走孩子的抚养权,可我死都不肯,告诉他,想要带走孩子,必须要娶我……” 宓儿笑着,眼泪落得更凶,她抬手,一耳光搧在了自己脸上:“他当时对我厌弃入骨,自然不肯,后来我们就僵持在那里,谁都不肯让步,而后不久,就出了意外,我在家酗酒喝的烂醉,没有注意到孩子一个人从窗户爬了出去,掉在了楼下草坪上,摔伤了头……”

上一篇   第700章 第十九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