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第三十七更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78章 第三十七更

她和宫家的事,是是非非再辩驳一番,已经是全然没有任何意义了。 事到如今,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已。 宫泽想通肯放手,她也不会圣母的不答应让自己一辈子就这样葬送在宫家。 其实,当日回来帝都,救下秦九川一命之后,如果不是宫泽以死相逼,她大约也不会嫁给宫泽。 “司星,你还这样年轻,这样漂亮,又有这样好的出身和家世,我强留你在宫家,只会毁了你的一辈子,如今,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我何必耽误你呢……” “宫泽,我嫁给你之后,我想着,就这样和你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吧,既然嫁了,我就没有想过离婚……” “是我不好,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是我无法调解你和母亲之间的矛盾,这些都不怪你,所以,这些错也不该由你来承担,司星,你不要有什么负担,离婚的事情,我已经想好了,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一定要和你离婚,我不能看着你一辈子就这样的葬送掉……” “我记得你生日就是这几天了,宫泽,我陪你过完生日吧。” 司星轻轻开口,她眼中的泪不停的落了下来,她穿过花树走过来宫泽身边,轻轻握住了他苍白冰凉的手:“宫泽,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变的这样糟糕……” “司星,我也永远都没有想到,我真的如愿以偿和你结婚了,却是在这样的情境下……” “宫泽,谢谢你……” “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当初如果不是你答应嫁给我这个废人,我早就死了。” 宫泽望着她,柔柔的笑了笑:“司星,你会陪我过完这个生日的,对不对?那么,我能提一个小小的请求吗?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应你……” “生日那天,我只想让你一个人陪着我,你陪我喝点酒,我们好好儿说说话,好不好?” 司星破啼笑了;“这有什么难的,我一定会好好为你庆祝的……” 宫泽抬起手,轻轻抚了抚她乌黑的鬓发:“司星,我很期待。” 司星望着宫泽的身影远去,秋高气爽的好时节,天空湛蓝渺远,让人也不由得心旷神怡。 宫泽在回到房间后,让佣人都退出了小楼,他关上房门,抬手将两个古董摆件摔在了地上。 他不过是出言试探了她几句,她连装腔作势的挽留几句都不敢,就这样急急忙忙的应下了…… 可见她心里早就想着赶紧和他离婚了吧。 而和他离婚之后,她想必很快就会和秦九川勾搭在一起…… 宫泽坐在轮椅上,他脸色铁青的紧紧盯着落地的窗子。 那个他原本万分抗拒的念头,竟是渐渐的从他心底沉了下来,他想,老太太终究还是老辣,那个法子,虽然让自己作呕,无法忍受。 可是现在,除了一个孩子,他又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困住她呢。 他以死相逼才将她娶到手,他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婚去嫁给秦九川? 她若是当真和别的男人恩爱幸福,那么,不就像是在他的心口上,亲自扎了一刀么。 司星…… 你招惹了我,你就得负责到底。 这辈子,就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葬在一处! …… 早上八点,厉慎珩的车子准时停在了医院楼下。 昨日虞家出事,淘淘落水,厉慎珩自然得了消息,但他彼时正在会见外宾,没能亲自前来,让夜肆代他来医院看了淘淘和静微。 知晓他们二人都无事,他才放下心来。 今日是订好的要与静微去领证的日子,厉慎珩特意腾出了一小时的空闲,亲自来医院接静微。 静微晨起收拾妥当下楼时,已经和昨日的狼狈惊惶判若两人。 虞夫人亲自送了女儿下楼来,远远看到厉慎珩的车子等在那里,虞夫人不由得面上带了喜色:“快些过去吧,别让含璋久等了……” “妈……他等我一会儿也是应该的嘛。” 静微心情极好,抱着虞夫人的胳膊撒娇。 “傻孩子,他毕竟身份贵重,不一般,你们现在感情好,他宠着你,可你也不能恃宠生娇……” “我知道啦,您就放心吧。” “那快去吧。” “含璋说,今日领证是大喜事,晚上两家人要好好吃一顿饭庆祝庆祝的。” “知道了,晚上我和你爸爸哥嫂们都会去的。” “那我走啦。” 静微欢快的转过身,快步的向着厉慎珩的车子走去。 离的还有段距离,厉慎珩就看到了她面上掩不住的欢喜之色。 他也不由得唇角微扬,曾经盼了那么久的事情,今日竟真的要得偿所愿了。 从此以后她就是他的妻子,两个人朝夕在一处,再也没人能分开。 厉慎珩正这般想着,手机忽然震动响起,夜肆连忙将手机递过去:“先生,是九爷的电话。” 厉慎珩略有些讶异,今日他特意腾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和静微领证,那些繁琐事都暂时让秦九川去处理了,他明知道自己马上要去领证,这会儿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总统先生,是有一桩大事,牵扯到了静微小姐,我不得不给您打电话问一声……” 厉慎珩看着车窗外,静微已经走了过来,夜肆打开了车门,静微欢喜的上车:“含璋……” 秦九川的声音略滞了滞:“总统先生,您这会儿……说话方便吗?” 厉慎珩看了静微一眼,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就拉开车门下了车,静微没多想,坐好之后就拿了小镜子仔细的检查着自己的妆容。 “你说吧。” 厉慎珩开了口,秦九川方才沉声道;“……之前静微小姐牵头给南方灾区募捐,您是知情的。” “对,我知道这件事。” “但是现在,慈善会的账目出了问题,募捐到了两个亿的善款,但是现在账面上,只有不到一亿的钱款。” 厉慎珩一双飞扬入鬓的长眉一点一点的蹙了起来:“你怀疑,有人做了手脚,贪了募捐的钱?”